top
×

系統訊息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哨吶」,據載流傳於波斯、阿拉伯一帶,金元時期傳入中國,當時漢人不得為官,民間以自製嗩吶吹奏,以娛樂生活,之後演進為客家八音的主奏樂器。   彭衡通先生表示,父親是做木工裝潢,他喜歡拉弦,空閒時候常常和宗親們一起吹奏客家八音娛樂生活。而當時的樂器大多是就地取材自己製做的。 彭衡通在十七、八歲的時候就對拉弦有興趣。三十六歲時開始學八音,遇到一位長輩教他吹嗩吶,此時愛上嗩吶的高亢音色,有機會就在婚喪喜慶中吹嗩吶。 吹奏嗩吶有多種技法,如滑音、吐音、氣拱音、氣頂音、循環轉氣(長時間吹氣不斷)。當時宗親說學吹嗩吶並不簡單,要學會吹嗩吶,還要學會做嗩吶,才能找到一支最適合自己的嗩吶。 於是彭衡通開始學做最適合自己吹奏的嗩吶。   吹嗩吶最難的是學轉氣,學轉氣可以藉吹吸管來練習,在吸管下放一碗水,鼻子先吸氣,嘴含吸管緩緩一直吹氣,碗內會冒泡,吹到氣沒有了,碗內的水不會冒泡為止。 有人天生就很會轉氣,有人學了很久,都不會轉氣,也不會吹。彭衡通轉氣的功夫佳,連吹幾首曲子,嗩吶可以不離口。天份是很奧妙的。   2003年,「關西祖傳隴西八音團」的傳人,彭宏男老師向彭衡通先生訂購哨吶,當場試音並且糾正彭衡通先生製作嗩吶的缺點。因此機緣之後,他不斷的修正,成為現今製作嗩吶的達人。 製作嗩吶要精挑細選材料,做好後還要反覆試音,才能做出好嗩吶。 嗩吶分為:吹嘴、氣盤、芯子、管身、喇叭五個部分。   用蘆葦桿做吹嘴:吹嘴也叫做哨子,是嗩吶的發音器,哨子的好壞取決於蘆葦的選料,直接影響嗩吶的發音。 彭衡通在新埔橋下採蘆葦,仔細檢視長長的蘆葦中哪一節可以做成吹嘴,然後截成約四公分一小段的蘆葦桿,再用紅銅線紮好,有時需要十幾根的蘆葦桿才能做好一個吹嘴。再用銅線紮蘆葦桿,但紅銅線代表著吉祥,所以一般都用紅色。   哨子紮好修剪後,要用口水含溼,直到口水裡有黏黏的感覺,用蘆葦做的哨子就會密合。做好的哨子要試吹,如果吹不出聲音或很費力,表示哨子做得太硬,可用刀片將哨子兩面刮幾次,再橫刮哨嘴的振動部分;如果太容易吹出聲音,表示哨子太軟,就要修剪哨子頭,但要邊剪邊試音,直到合口為止。 氣盤的主要功能是唇的依托,使吹者可以吹得比較久。以前用木頭做氣盤,現在用黃銅或紅銅做氣盤。 芯子是連接吹嘴與管身的部分,有調音作用,長短粗細影響嗩吶的音色和音準,上細下粗呈圓椎形。   管身看起來好像只是一枝有孔的木桿,製作的時候也是要嚴格要求尺寸,才能保證發音的準確度。   彭衡通表示:我們客家人喜歡就地取材,利用當地的木材做樂器。 嗩吶的管身用檜木、肖楠木都可以做,不過,老祖宗用茄苳木做管身,吹起來最好聽又耐用,也有用紫檀木做管身的嗩吶。 彭衡通先生多半使用新埔的茄冬木做管身,有時也用檜木、肖楠木。   排子班用的嗩吶,管身有一節節的階,客家八音用的嗩吶,管身平滑。   音孔:四四方方的茄苳木用車床刨成管身,接著鑽音孔,以前是用燒熱的鐵條鑽孔,現在用電鑽鑽孔,輕鬆多了。 目前客家八音和一般國樂內使用的嗩吶不同,客家八音所使用的嗩吶前面七個音孔,後面有一個音孔,其音孔的距離是勻孔。 氣盤和管身上的銅環(芯子),以前是用黃銅,現在沒有了;改用紅銅但紅銅會生銹,也用比較漂亮的不銹鋼,可是客家人不喜歡白色,用紅銅比較多,芯子和紅銅氣盤,都是彭衡通用銅版自己裁剪製作。 喇叭的部分則是向工廠購買。以前手工製的黃銅喇叭有接縫,但聲音柔和,但現在多是鍍銀喇叭,雖然一體成型,但聲音比較硬。 做一支嗩吶,最快要一週才能完成。 客家人從中原輾轉遷徙到台灣,將各地音樂融合,並保有客族的音樂風格,而形成「客家八音」。八音主要是在宴饗、迎賓與祭祀中演奏,而嗩吶的音色高亢、熱鬧,就成為主要的樂器之一。現在客家八音式微,七十一歲的彭衡通只在祭神和少數典禮中偶爾出場吹嗩吶。有知音同好訂購才會製作嗩吶,對他而言,生活中的樂趣大於商業價值。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相關影片
熱門排行榜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