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6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標籤:砌石/防洪

花蓮縣吉安鄉南華村是典型的傳統農村,百年來水圳映照著烏桕與苦楝,初陽灑落,金黃色的葉片在風中搖曳,只要稍加注意,你就可以發現綿延的砌石田埂環繞的美麗村落,隱約中也透露出,早期人們以無比的毅力與刻苦精神開墾的痕跡。 砌石是南華村珍貴的文化資產,這個純樸傳統的農村,過去處處砌石圍牆環繞,低矮的石埠維繫著長輩們情誼、更拉近鄰居之間的距離,是一個非常具有特色兼具人情味濃厚的聚落。西元1971年左右政府積極推動的社區建設,將吉安鄉境內的村落排水溝、傳統砌石圍牆,以水泥取而代之,於是水流變成陰溝、圍牆讓兩旁行道樹不見了,空心磚築起了一道道封閉的高牆,也阻隔了人心。多年後,當初用來取代砌石圍牆的空心磚,卻因無法承擔風雨侵蝕而漸漸腐壞。居民的安全成為一大隱憂,更有孩童被塌落的空心磚壓到而受傷。 宋阿千老先生表示,砌石是為了當時生活而做,也沒有考慮什麼美觀、環保、生態保育,過了十年、百年才知道它經濟又耐用。 1950年代左右,砌石的工法技藝是當時南華村最搶手的行業,早在日治時代,村裡的人們就運用智慧就地取材,利用一顆顆堅硬的石頭相互交疊,堆砌起百年不倒的砌石田埂,來鞏固自家的農田。那時候採用古代工法以竹編的籠,放入石頭的砌石工法,這種工法雖方便,但是竹子容易腐壞破損,失去原有的防洪功能,因此1960年左右改用現代的鐵絲編成「籠」,這種鐵籠還是不敵大自然的力量,1980年左右採用鋼筋混凝土砌成,希望一勞永逸,但是經過了幾次風災暴雨,唯獨傳統砌石做成的石駁,仍在原地,屹立不搖。 古早匠師所砌的堤防有自然流暢的弧度、曲線;直角則整齊劃一,稜角清楚而自然,整座堤防看起來有自然之美;更重要的是,它可以阻擋強大的溪洪,保護堤下住戶的生命財產。 蕭民輝理事長侃侃而談,小時候石駁(砌石)是小孩子的遊戲天堂,他們會把石駁(砌石)當成藏匿小寶物的秘密基地,一起玩耍、一起捉迷藏、一起尋寶,這是他們兒時最美的回憶,也能看到石駁(砌石)中長出美麗的花草,魚蝦、小動物也可以在裡面生存,延續下一代。這是一個多麼美麗,又充滿童趣的美好畫面 經過幾次的水災,證明了傳統工法是對的,主要是要讓人們知道,不可以逆天行事,必須懂得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道理,所以南華村舉辦砌石技法的研習課程,希望能夠在老師傅逐漸凋零前,將這項特殊的技藝傳承下去。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相關影片
熱門排行榜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