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18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標籤:打鐵/鐵器

早期的農家上山砍材、開山、下田、耕種,家裡生活家用,全都需要打鐵師傅的一雙巧手,一鎚一鎚的鐵杵磨成繡花針。打鐵已有百年歷史了,從鄧仁富的曾祖父到祖父,鄧仁富父親到鄧仁富這一代,再下來年輕人已經不接了,一方面是落沒,一方面也是實在太辛苦的工作。 開一間打鐵店不是容易的事,工作辛苦沒打緊,警察三不五時也會來問東問西,這邊看、那邊看,鄧先生講:聽我父親講,清朝時代到日據時代,到現今一直都一樣。 日據時代,打鐵的人更辛苦,一方面有刀械管制,二方面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所有的鐵都給日本警察收去製造砲彈,連老百姓的窗子的鐵都要捐出去。這一行又叫「鍛工」老一輩的人說打鐵是「抬轎」的工作,兩人合力才能完成,到了夏天在火爐旁,全身濕透了又乾乾了又濕,像烤鴨一樣。 俗話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農業社會當中,是不可缺的,實在辛苦,要用力,要用好「目水」,要忍耐高溫,實在不簡單,不過看到鄧先生每日在爐公先師旁奉香,傳承這種行業,我們這一代的朋友,是不是瞭解老一輩的艱辛生活?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相關影片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0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採訪車在苗栗的山野中疾馳著,我們心裡都有一個期望,希望能夠趕緊完成手工打石達人楊慢發先生的訪問。因為我們很早就和他取得聯繫,但是他總以他的手藝是雕蟲小技,不值得報導為由,而加以拒絕。於是我們透過各種管道去尋找其他的手工打石達人,可是不是老成凋謝,就是打石工具已經沒有了。失望之餘,不免感嘆:才10、20年,手工打石行業已經被機器代替了,時代巨輪實在轉得太快了。然而,皇天不負苦心人,輾轉了多次,仍舊回到原點。一位朋友來訪,相談之下,他認識楊慢發先生,願意幫我們介紹。經親自拜訪,楊慢發先生終於答應我們的採訪。採訪時,楊慢發先生很靦腆,他表示,石器是最古老、也是使用最久的器具。石匠和木匠供奉的都是巧聖先師魯班。據說是因為魯班用木頭建金鑾殿時,一不小心,做柱腳時,做得不夠長,魯班就在木柱下面補上一塊圓石頭,就足夠長了。後來這種形式的柱子,在寺廟、廳堂隨處可見,也成為2個不同行業卻同一個祖師爺的典故。石器雖然笨重,但不容易損壞,像支撐屋宇的石柱、磨米的石磨、舂米的石臼,登山步道的石階,以及豬食的豬兜,一用就數百年的器物。這些都需要靠打石師傅的一雙巧手。楊慢發先生今年73歲(2011年),從16歲起開始,就跟隨父親(楊茂成)學。他父親、他、他兒子,共三代,他已打了50幾年。民國54、55年開始生意最好,每個月做27天,晚上還加班。靠著打石,他賺了一位妻子、五個小孩,買了兩分半地,還有一棟房子。打石很粗重的,專門靠腰力,要翻要撬。手掌會有厚皮,長起厚繭,甚至氣管會受傷。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1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2

67年,政府推廣種桑養蠶,68年開始養蠶。關於這份事業涂泉明決定自己經營。還沒養蠶之前,只是做一些稻子的事情,工作不夠做(田地租給人家),都要往外跑,像電力,電信還嘗試其他的工作。可是涂泉明的老婆說,天天都往外跑,家裡大小都照顧不到。民國67年,政府輔導在家養蠶,涂泉明便與家人商量養蠶的工作,剛開始種植桑樹,那時候涂泉明的父親有7分多的地,但是因為沒有安全感、怕沒有食物吃,不敢輕易投資。怕投資下去會虧損沒飯吃,儘管如此後來涂泉明把租給別人的地,拿回來養,剛開始先養一盒(1000多隻),一盒大約7000元。差不多快兩萬隻這麼多,成績做出來以後,涂泉明再向他父親說明,像這麼做工要做很久,種稻也賣不到什麼錢。後來就慢慢說服,他父親才給涂泉明種植桑樹,養育蠶卵。後來在養的過程,土地又不夠做,那時候還是必須到外地打零工,沒飯吃很辛苦。 後來去租土地時與地主談過好幾次,終於被涂泉明說服全部拿來種桑養蠶。蠶繭在一般農業來講,是只有公定的價格,公定價格就不怕大量載多,當時涂泉明跟蠶業老闆簽約,有吸收單位,那時候全部幫他們收,還有未來的輔導,所以就這樣慢慢一直養,養到現在約21年。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陶窯在現今社會算是夕陽工業,許多老師傅都已70幾歲了,年輕人不喜歡這種工作,又苦、又累,想要傳承卻是困難重重。像這些技能隨時會斷層也會轉型而失去傳統的美感,雖然各大學校教育有開窯藝術課程才有希望,但一般學生只學會普通拉胚,做比較抽象或小型的藝術,大型的醃缸全台灣僅剩下張家在做。 彭秀梅表示:早期從福州過來,只是做陶缸的其中之一,之後不易生活,只剩下他與丈夫傳承到第二代。陶土買來之後要試燒溫度,如果適合,才拿來用;不敢用來歷不明的土。土是很重要,土不好整個陶缸都會壞掉,不是專業用土而給工廠使用的話,這是很冒險的。做陶缸的方法是泥條用雙手擠坏,陶缸必須用五至六層,外面再用泥封住,密封度才夠。但是,陶土的拉力不夠就會像放鞭炮一樣的爆裂。彭秀梅謙虛的表示:做了20多年,只會擠坏,但是接的速度不快。而他認為:「會做的定義是擠坏速度越快,做得慢不算會做。」1位學徒正統學習,通常是兩年,再換算工作一天8小時以上,才能獨立做一個大陶缸。彭秀梅做的是客家福菜甕,甕有28公升,以前廠商就有30幾家,大家都有工作做,一出窯就有40幾萬個陶甕,有能力做多少就有多少,後來數量少之後廠商紛紛關閉,僅留下來的父子輩傳統窯業繼續做。一些傳統窯也都做一些生活陶。換句話說:貼近家庭生活的用品都可以做出半藝術品的生活陶,包括碗、缸之類,尤其是客家人喜愛懷舊的物品,所以才有一些銷路。但是深怕大陸便宜商品攻進台灣,我們這些傳統陶窯就會逐漸被取代。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15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基發棉被行,已是傳承三代至今50多年了,以前在彰化老家,由林聰老先生一手創始老店。我們從一進門望見熱心公益的匾額中,就能得知林先生在大湖鄉是位樂善好施的人,為人客氣中讓基發棉被行成為大湖鄉,成就了非常成功的店家。客家人吃苦耐勞的精神,是林先生做事的態度,因此跟在父親身邊,學習各式各樣打棉被的工夫。一件棉被的完成,期間須要許多的步驟來完成,一片片貼整平放的棉花,在封閉的空間開始打5萬多下在棉花上,好讓棉被能夠片片柔軟的交棉融合。假若一師一徒製作一件棉被來說,以6x7方寸,時間得花2天3夜才行。林先生亦有想過,若要有競爭力,就必須找上等的材料,於是進口各國棉花、羽毛,蠶絲材質,研製出羽毛被、棉花被、蠶絲被等等。工具是由大小不一的剪刀、針把、裁縫車、棉線、木槌、弓弦、攪碎棉花機具等等,才將一團一團的棉絮,經過幾天幾夜的敲打,汗流浹背、疲勞困頓的精練以後,才能裁剪出大小方寸,呈現柔棉輕盈的欣喜,而苦盡甘來滿足便寫在臉上了。但是50多年來,傳統的工夫技能,總比不上機械來取代人工,生意上便一年不如一年,更令心上唏噓的是,因為小孩各有前程,眼看三代的工夫,將在林先生傳承與否中,打被骨這行工夫亦漸漸走入了歷史。不過客家人不服輸的精神,促使林先生將會繼續製作,更溫暖的棉被呵護在人間。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1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從24歲接觸胡琴、推廣唱山歌等活動的賴老師到現在已30年。接觸胡琴機緣是父親會拉胡琴,那時買胡琴相當不方便,必須到彰化購買,買回後也受到長輩教誨,樂器未盡如意。賴老師慢慢深入接觸後,自我要求更加提高,從外面所購買的胡琴無法達到需求,之後到各地去找樂器,因緣際會在苗栗公館找到謝土和老師,雖沒跟謝老師拜師學藝,跟著謝老師耳濡目染之後,謝土和先生成為賴仁政先生的啟蒙老師。賴老師表示:謝老師所做的琴,音色優美、外型亮麗,質料以黑檀木做成,賴老師欣喜認為有這種價值感,特地麻煩謝老師訂作,也因此跟謝老師結下這份師徒關係,那時只買一顆椰殼就1000元(做琴筒用)。當時老師在電信局上班月薪才5800元,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學做琴。後來謝土和老師過世後,賴老師憑著印象親自製作胡琴,在製作過程中經歷許多失敗但他不棄餒。反覆不斷的嚐試,賴老師體會出,做琴的椰子殼要用自然成熟掉落,之前椰子殼在屏東購買,但多半是無法保障椰殼的好壞,後來到泰國發現那裡的椰子都是剝好的,好壞一目了然,所以帶30到40個椰殼回國再加工。整個製作過程,椰子剝開後,先做形狀椰殼再刨光,以前沒有刨光機,都以砂紙磨光,費時又費力,一個椰殼看形狀大小再便於裝上琴筒上的面板,面板是用梧桐木,也是聲音共鳴點。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1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早期為了肥育牲畜,發明了「去勢」後,即摘除牲畜生殖腺機能,性情溫馴,便於管理、使役、肥育和提高肉的質量。 國內目前閹雞以鬥雞(馬來雞)為主,其次是土雞、及仿土雞,去勢的雞亦被稱「太監雞」。 閹雞顧名思義就是「太監雞」,雞隻閹了之後,早期農業社會畜牧業為了增加收入,閹雞技術在當時非常盛行。 徐華採從最早騎腳踏車開始,到後來騎摩托車,到處幫村子的家畜結紮,幾10年來,摩托車就騎壞了17台,這輛已經是18台車。 閹雞的技術很難學,花蓮農校獸醫系的學生,常常也請徐先生教他們,但是教了幾年就不想去教了,因為要符合學校的程序,又要教學生怎麼操作,還不如自己在民間較自由。 徐華採老先生18歲跟著新竹師傅學,當時是他的叔叔做擔保人,用2000斤稻穀的錢換來一身技藝,20歲就出師。 徐老師傅很得意拿出閹雞與閹豬的器具,說明以前手術刀是用竹子作的,現在用不鏽鋼,工具還有夾子、撐勾、此外還有串著棕櫚線的油管。 閹雞的過程是由雞隻大腿旁倒數第二肋骨旁附近的腹毛拔去,割開約2~3公分的刀口,再用撐勾將刀口撐開,再用夾子將睪丸挑起至明顯狀態,然後再以棕櫚線將睪丸套住,以反覆抽取抽管內的棕櫚線將圍住睪丸之週遭輸精管或其他黏膜絞斷,最後才用杓子將睪丸取出後,閹雞傷口處抹上一些消炎藥。這樣閹雞過程即便完成。 雞隻最好是在出生後6個禮拜到七個禮拜就要閹掉囉。通常閹一隻雞約只要兩分鐘,不好閹的雞要三分鐘,閹雞體重可達10台斤至15台斤左右。閹雞的品種以鬥雞二代的品種最好,大部分「太監雞」都是這種品種,抵抗力強,肉質又鮮美。9斤雞不好閹,因為油質多,肉又軟,肚子裡面也比較深,睪丸距離較遠不好拿。 閹雞可飼養8個月至約1年,而且其肌肉纖維仍保持細質、多汁、柔軟,故閹雞肉被視為禽肉的上品。 以前因為沒有電話,所以要靠吹笛子通知大家閹雞師傅來了。笛子是自己用竹子作的。有電話之後,一通電話我就過去,雖然方便很多,但是閹雞這種行業已經被調理食品所取代,人們在吃的方面只重視快速,而不太著重在口感上了。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徐勤湖先生,為人厚道、含蓄誠懇,因此養成克勤克儉習慣。聽過日據既有放藥包這樣的工作,徐先生小時候在家幫忙維持家計,一直到退伍二十七歲,便跟著表哥從事放藥包的工作,現年七十二歲,依然還為少數固定客戶持續服務著。  徐先生剛初入放藥包這行業時,鼎盛時期競爭工廠就有高達20幾家,每一客戶家庭寄放存量,至少就有7、8種藥包來寄放,每個月固定時間必須辛勤的逐戶去尋訪收帳一次,可是收款時根本無法全數收齊,因為40多年以前,台灣生活貧苦,有時沒有收到帳款、大部份是積欠帳,有時只收1、2塊錢,實在入不敷出,生活非常艱苦。徐先生表示:30、40年以前,騎著腳踏車到處跑寄放藥包,但是一到山區村落的時候,得先把腳踏車放在山下,一切只能靠雙手拿著帆布袋,千里迢迢一山走過一山,一村換過一村,若要從山下走上去,時間差不多要花兩三個小時的腳程,真的很辛苦!我們放藥包的工作,都是這樣一步一腳印走出來的。為什麼會有放藥包這個行業,因為有時候須要照顧山上人家的方便性,所以也是一般家庭最重要的診所。可想而知!假若半夜生病交通相當不便下,且又山路難行,這時候家庭急救包,就可發揮給予最大的幫助,完全靠得是這個帆布袋內的藥引不可。但是!放藥包在這數10年來,因應時代科技的進步,相當現代化的醫院一間開過一間,便取代了放藥包的行業。雖然山區不方便的地區,還有在使用這臨時藥包,但是放藥包的這份工作也已經相當落寞了。不過!徐先生表示:如果現在還有人須要這的急助藥包,徐先生一樣還是會繼續堅持,照顧山區朋友的身體給予多一份熱情,以及多一份關心。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8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2

桃竹苗地區唯一專做米粉屏架的竹編藝師李謙宏、彭月英夫婦,竹編半世紀,憑著一手竹編技藝養大8名子女。李謙宏自我要求高,由於產品經久耐用,擁有許多老主顧。 75歲的李謙宏說,竹編這門技藝從祖父時代起已傳三代,他國小五年級輟學後,開始跟父親學竹編,從此和竹編結緣。妻子嫁入門後,也嫁雞隨雞,練出一手好功夫,夫妻倆人一起打拼,合作無間。 台灣光復初期,除了種田,只剩下木工、竹編、理髮等幾項技能可學,不像現在的孩子,有許多選擇。李謙宏很開明,並不要求孩子接棒,讓孩子們各有自己的出路。 李謙宏的工作室在北埔鄉南興村,家門總是敞開著。夫妻倆彎著身子認真工作,通常李謙宏剖竹子和削皮,妻子編製,一個月可做四十片,每片1400元,賺的是辛苦錢,並不如想像中輕鬆。 李謙宏和妻子彭月英結褵近半世紀,雖然一天下來蹲著工作都超過十小時,一般人恐怕吃不消,但夫妻倆身體硬朗,樂在其中。兩人常一清早推著手推車上山砍竹子,使用的竹材是桂竹,因為桂竹材質有彈性較耐用。李謙宏看著手上剖竹子的柴刀說,「8個孩子都靠這把柴刀養大的」,快樂又知足。 忙了大半輩子,李謙宏從未萌生退休念頭,雖然目前眼力稍差,但功夫純熟,能輕鬆編出各種樣式竹器,實用又美觀。常有人慕名請益,他也不吝傳授指導。 李謙宏感嘆,現在傳統竹編器具和技術逐漸式微,市面上的花籃、手提袋多數已被塑膠材質所取代,未來大概只剩觀賞和收藏價值了。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6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呂為榮夫婦坐在庭院裡打起草鞋。呂為榮老先生現年已經82歲以種田為生;陳意妹現年76歲,從十三歲就開始編草鞋現已有63年之久。 學校畢業後她就沒再升學,賺錢貼補家計。少女時代的陳意妹,每天得挑擔上山挖地瓜、割取地瓜葉回家養豬。為了想要有鞋穿,陳意妹有空就拿稻草摸索研究,竟然無師自通,13歲就學會編草鞋。第一次穿著自己做的鞋子出門工作,媽媽看了還嚇一跳:「妳怎麼有鞋穿?」 問起草鞋,是非得用稻草嗎?陳意妹解說:稻草容易編織以及扎實,而且帶點稻草香氣,走起路來也比較健康,也很耐穿。只要編織得夠實在,1雙鞋還能穿1年,濕了曬乾就好,材料也容易取得,如用藺草比較細,編織起來容易斷裂。 草鞋編織時,先以數根稻草扭成繩索,依腳長在自製的木頭架上、拉出4條鞋底的「經線」,再慢慢地穿繞緯線,才能編成一雙扎實的好鞋,最趕的時候可以編30雙,在農忙之餘,除了興趣之外,也兼具為傳統技藝留下痕跡。 一旁呂為榮默默地拿起一把稻草編織草凳。陳意妹表示:「草凳」可以說緣起於過去農村飼養家禽所需的「人造雞窩」,與之前所有傳統農家生活用具的脈絡截然不同。 陳意妹淺談編草凳的步驟:先抽一把稻草編成草毯,然後用「整形器」(捲草毯的工具),在捲草毯時能保持凳身的齊整,這是呂先生的發明,可是獨門工具。草毯的長度,決定了凳子的大小。草毯越長,捲起來的凳子當然就越大。捲完草毯以後,再以草繩裹緊,像是結實的護腰保持草凳的標準身材,做一個草凳需要一天的時間。 幾年前吉安鄉農會社區營造,把阿嬤這項古早的才藝重新挖掘出來,在農會家政班當老師,指導班員做草鞋,也算是發揚傳統技藝的一項貢獻。陳意妹安慰的說:好在大兒子有傳承草鞋功夫,他目前在台北縣淡水鎮開幼稚園,大兒子打算退休後回鄉傳承傳統技藝。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5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以前農村社會,唯一的娛樂就是撮把戲,撮把戲的團員會不定時到每個村莊演出、賣藥,一到現場地點選好、東西擺好,就用開始 “喊花”,撮把戲在1895年到1945年,就有客家的 ”撮把戲” 團出現,1945年台灣光復後,“撮把戲” 還是在大街小巷演出,這個 ”撮把戲” 團,在客家莊表演、賣藥,主要是唱山歌小調、客家小戲為主,就做 ”文套”,當然有些地方比較要新鮮的,就做 ”武套”,武套就是變魔術、吞火、拳腳功夫,到了1960年左右,開始有加入西方的樂器表演。 1945年到1970年之間,台灣的廣播事業發展到每一的家庭,“撮把戲”也開始進入廣播電台,開始唱起山歌、做客家戲劇、賣藥。 1970年代新的媒體電視出現,民眾從莊裡看戲到在家聽採茶,後來又加入電視進入每戶家庭播出各式各樣的電視節目,一條電線就將所有靠 “撮把戲” 賺錢的人打得遍體麟傷,從此消失。 一般傳統做撮把戲,大約三至五人,一張長板凳,前面放敲板、鈸、銅鑼、通鼓、40年代的電燈,簡簡單單就開始起唱山歌小調,等到觀眾漸漸多了以後,才開始演小戲。 表演撮把戲,沒有舞台服裝、打扮,一個人要擔任多種角色,靠賣膏藥、梅餅賺取生活費,戲劇可長可短,生意不好的時候,當晚劇情就可讓它結束,生意好的時候,劇情可隨意改編延續,該死的角色不死,可憐的角色再繼續被人欺負,可憐下去。表演戲劇會在最精彩的劇情時暫停,吊觀眾胃口來賣藥,等到賣得差不多,客人想要離開的時候,銅鑼鼓又會開始敲下去。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玉蘭有風香三里,樟腦有風十里香」,近年因受化學樟腦油大量進口的打擊,致使正牌樟腦業者相繼停工關廠,在新竹縣只剩下峨眉富興阿良頭樟腦寮一家生產天然樟腦油。 因為這種產業在別的地方已不多見,於是最近幾年好奇的觀光客,一車又一車的來參觀,這處「阿良頭」樟腦寮已成為峨眉很重要的觀光景點。 阿良頭樟腦寮除生產樟腦油外,也生產樟腦膏和樟腦砂等產品.。焗腦的過程,首先是將樟樹以機器削成小樹片,把樟樹片放入炊桶中,一炊桶約可裝1000斤樟樹片,經7.8個小時的蒸焗,可以提煉12斤左右的樟腦油。焗過的樟樹皮堆置一旁,做為燃料或肥料之用。 提煉樟腦的樟樹分為香樟和芳樟,香樟氣味清香,頗受消費者喜愛,可提煉出樟腦砂(樟腦油的結晶),但不能和芳樟一起熬煮。樹幹的碎片得熬煮7至8小時,若是熬煮樹根和樹頭,得熬煮10小時,但油質較多。1000斤的香樟中只摻雜5斤的芳樟,樟腦砂就會融化掉,所以香樟和芳樟必須分開熬煮。 樟腦樹都是向地主購買的,通常地主因建屋或開墾農田,必需清除土地上的林木,就會把土地上的野生樟樹賣給製樟業者。業者得自己去砍伐,鋸成一段段拖運回來,相當吃力。早期沒有自動化機器,完全得用斧頭劈樹,再以柴刀切削成小樹片,耗時且費力。 純天然的樟腦油白色略呈透明,有股清香不會有濃烈的刺鼻味,市面上販售的樟腦油呈黃色,有濃烈的刺鼻味,即為化工製品。劉文鈞說早期的「腦丁」,採割樟樹的枝葉,但枝葉含油質量稀少。後來改採割樹幹,腦丁手持挖削工具,身上揹著竹簍,切削下來的碎片丟入竹簍,樟樹仍根著土地,並未整株砍伐。後來因為土地拓墾為農地或建物需求,才連根挖起。 劉文鈞先生平時在竹科上班,週末才回到樟腦寮工作,雖然不是全職的製樟業者,但父親留下的設備沒完全閒置。劉太太(文鈞母)說,現在做這行難以維生,「加減做,加減賣」,當成家庭副業。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4

早期50-60年代,先人為了給飼養的鳥類有窩可住,故而將稻草編成「鳥巢鳥窩」。60年代當時鳥市崩盤以後鳥巢的生意就一落千丈,也就乏人問津了。   當時背景因為沒有電器之類可以保溫,後來先人在鳥巢上面加個蓋子,好來保溫熱茶,以後漸漸加以改良。直到人們口中所說的鳥巢對茶壺保溫的功能,竟由劉女士認為「喝茶可以長壽」有益健康。於是劉女士與她的先生討論,從鳥巢的靈感中演變成高尚藝術,取名為「茶壽」。   製作的手工具是將,幾隻大針頭,剪刀,幾種顏色的尼龍繩,以兩季新鮮的稻草為主,上面蓋子與茶身,尼龍繩一圈一圈將稻草紮製。蓋子由堅硬的中心點向四周延伸與同壺身吻合,壺身的內裡先由一層棉花鋪底,作為保溫作用,最後再用裡布縫織密合,1至3天就可完成,一件大小不一早期先人智慧的保溫箱。   現在傳統手工技能,一件茶壽可以放20、30年之久。目前茶壽只能賣給懷舊的觀光客當作紀念品。話雖如此依然對茶壽製造藝品熱度不減的劉女士,最重要的是她還推動當地產業文化,以及落實鄉村固有傳統教育,不只在婦女會,家政班,社區媽媽,學校等地方,謹將這門優秀精量的一門技藝「茶壽」,繼而希望能夠流傳下去。

熱門排行榜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