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客家安可-第1集
著作者:公視基金會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30

跟著仁杰的腳步,來到竹東探究客家的傳統工藝-竹簾。新竹的山谷地勢相當適合竹林生長,該地區的竹子長得又高又直,因此吸引看遍全台竹林的莊文勇來到竹東設廠;近年來,國內竹簾工廠紛紛外移至大陸,莊老闆依舊秉持對竹子的熱愛,堅持繼續經營竹簾工廠,此外,莊老闆的一雙兒女克紹箕裘,慢慢繼承父親的事業,兒子莊博元負責工廠運作,女兒莊博惠專責產品設計和店面管理,傳承客家的傳統工藝。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相關影片
世紀的寶貝 第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15

有人說秀滿阿姨是客家戲曲界的楊麗花,扮相美身段佳,唱腔更是扣人心弦令人傾倒。今年七十一歲的她,在極盛時期,還曾在戲台上被台下喝彩聲中打賞的金牌打到,可見極受歡迎與喜愛。 秀滿阿姨,在1938年生於苗栗客家,她的母親,人稱阿玉旦,據說是當年紅透客庄無人不知的戲旦,可以說50歲以上的客家人,都聽她的戲長大的。秀滿阿姨說,母親的時代是沒有電視的,「我媽媽不是在電視上紅的喔!她是硬做到讓全省的人都認定」。阿玉旦有多紅呢?漫畫家劉興欽先生說過「阿玉旦勾了我的魂」。 10歲的秀滿姨盯著媽媽化粧可以看個十幾二十分鐘,她說:「11歲我就開始學打扮了,我小時候很有趣,我媽媽要是做苦旦,我就坐在旁邊一直哭,她要是做三八的,我就一直笑一直給她拍手,我跟媽媽去劇團,我就迷住要演戲,我就不回家不讀書。」跟媽媽很黏很親的的她,枕著我媽媽的手枕到20歲,每晚母女倆無話不談,「教我如何做人,出台怎麼演,三八的要怎麼演,苦的要怎麼演,一出台要笑,觀眾是買你的笑,演戲時打扮的美美的,像一個人偶,台下不要一直給人看到,才會高尚,她就會教這個道理。」 跟著一位嚴格的母親學戲並不輕鬆,台上唸錯了,媽媽在台上眼睛一瞪,下來就打了。有次忘詞了,一下台就被媽媽打一頓。不過秀滿的這一生,就被媽媽打過這一次。因為打過一次後,就無比認真到現在七十幾歲。這樣嚴教之下,秀滿取代了媽媽的角色,美麗的扮相吸引相當多的粉絲,在工廠上班的小姐,下了班洗了澡就看戲,戲看完了大伙也不離開,留在戲班睡覺,第二天再到工廠上班。 有一年母女在美濃演出那次,母親中風倒下,從此22歲的秀滿便撐起養一個家的責任。年輕的秀滿每回演完戲,就在蚊帳裡偷哭,心裡想著最好的媽媽生病,怎麼辦?哭一哭之後又一上台,這情形一直到媽媽走逝。秀滿阿姨回憶說「我媽媽生病後就沒人看戲了,到我26歲時還演內台」。當戲院開始播放電影時,戲院就不再請戲班來演戲了,沒落的戲班就開始做野台戲,所謂在室內空間演戲的內台戲就消失了。 秀滿阿姨28歲時曾在新竹台聲廣播電台主持演唱客家採茶戲節目,因導演黃天敏編排之戲以生角戲居多,聲音低沈的秀滿,開始改唱生角。31歲,秀滿姨開始改演小生,從小旦演到小生,從女人演到男人,不論是戲路、唱法、身段全部都不同,從旦到生,從嬌豔柔媚到英挺俊俏,下過一番功夫的她,在家裡的客廳突然站了起來,作勢幾個身段給我們看,哇,一身居家素顏下,仍英氣逼人,風采攝目啊! 1976年,38歲的她感到客家戲日益沒落,離開電台、戲曲界。 1986年,秀滿阿姨再度應採茶戲同業邀請復出演出。此後戲路日廣,遂向新竹「金龍歌劇團」、「永興歌劇團」租班演出,開始經營戲班。1992年,正式成立「黃秀滿歌劇團」迄今,以客家採茶戲為主要演出,活動區域多於桃、竹、苗三縣客家庄。 有次秀滿姨拿出一個皮箱,裡頭裝滿了媽媽的稿子,她說「我媽媽留下來就是這個,老闆教她的,寫給她的,她就傳給我!」秀滿姨的一生,可說是母親意志的延伸啊!

世紀的寶貝 第8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9:00

現年76歲的賴碧霞是台灣山歌界的第一把交椅,也是台灣第一部客語電影「茶山情歌」的編劇、演員與歌曲演唱者。她的女兒說「我媽媽生病了,吃藥都沒效,但是麥克風放在她面前,她的病就好了!」 賴碧霞出生日據時代的1932年,從小喜歡唱歌,家住竹東,常跟原住民少女在一起玩,跟著她們一起唱原住民歌曲,就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她聽見砍樹工人一面工作一面哼著山歌,她突然覺得怎麼這些歌,每一首都這麼的親切又好聽,重要的是她聽得懂每一句歌詞,就大膽的去請教唱歌的叔叔們,這是賴老師對「客家山歌」的首次驚豔。這個驚豔,引發她的熱情,大大地影響她的一生…。 說起對客家山歌的熱情,賴老師提起一件拜師的往事──當年有一位官羅成老師,很會拉胡琴並熟諳歌曲的味道該如何詮釋,但是他不記歌詞,所以無法收學生。賴老師不死心啊,就每天到河邊洗衣服,把自己的衣服洗好了,就去幫官老師的老婆洗,邊洗衣服就邊聊天,聊一聊,賴老師就向官師母表明,想拜官老師為師,官師母也說自己的先生很固執不收學生,但回家後會幫忙說項,說了幾次之後感動了官老師,終於破例收賴碧霞為徒了。 之後憑著對歌唱的熱情,繼官羅成之後,賴老師又向賴庭漢、蘇萬松等老師學藝。自己也到處採集,聽到有人唱山歌就記下來,訪問老人家就錄音起來,事後再整理,並將搜集來的山歌編成書。日積月累的功力,讓她覺得愈是體會客家山歌的趣味與韻味,她說「以前說曹植七步成詩,我認為客家人3秒鐘就有歌」。 從那久遠的時代走來,除了為山歌創造傳奇外,其實賴老師本身的工作經歷也非常的特別。她曾經擔任過張學良將軍的接線生,因而學會了華語,奠下中文的基礎;她也曾擔任森永牛奶粉與味王味精的廣告播音代言活動,跟著宣傳車全省跑,日文歌、閩南語歌、客家歌都難不倒她;她更製作了一部客家電影「茶山情歌」,她在當中既演又唱,據說票房勝於「梁山伯與祝英台」。她最後是在廣播電台擔任主持人,主持「好家庭」與「九腔十八調」。 在廣播界服務十六年,退休後的賴老師不僅著手將以往的客家歌謠作有系統的整理出書立論外,對客家歌曲的傳承更有著極大的使命感,常常義務性的前往學校社團免費教學,如今可說是桃李滿天下囉!而不管去哪兒,每回陪伴在賴老師身邊的總是師丈趙恩林伯伯,幫她提這拿那的,老師化粧,他在一邊跟我們說故事,有次問他「會不會跟老師吵架啊?」師丈笑著直說「老夫老妻了,老夫老妻,你們趕快吃飯,別問了….」 對老師而言,師丈是她永遠的私人秘書,幫她整理行程、安排教學等事宜。因此,老師說「對這位老先生,心懷感激。」 賴老師是山歌天后的威名不容懷疑,到底她有多受歡迎呢? 拍攝賴老師紀錄片的過程中,影片的執行製作有天告訴我們,他的母親就是賴碧霞的粉絲,年輕時她曾洗碗洗到一半,突然聽到收音機裡傳來賴老師唱山歌,她就靠在牆邊把耳朵豎起,安靜又滿足的聽賴老師唱歌…。 唱歌若唱到讓人感覺到愉悅與安慰,我想這也是歌唱者最感到滿足的事吧!

世紀的寶貝 第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30

有人說丑角最高的境界是一站上台還沒做什麼,台下就開始笑了起來。 據說曾先枝先生,就是這樣的大角兒。 曾先枝,與他相熟的的人都稱他為阿枝叔或是曾老師。1932年在桃園龍潭出生。11歲那年,媽媽帶著他回娘家看舅舅演戲,下戲後媽媽跟舅舅說,不如這孩子就留下來跟著你…。戲,就這般地與阿枝叔結下緣份。 21歲的阿枝叔,進入竹東「竹勝園」戲班,擅演採茶戲丑角,結識妻子賴海銀女士,賴海銀,屏東內埔人,原本只是愛看戲,阿枝叔到內埔演戲時,透過介紹,兩人就訂婚結為夫妻,並回到舅舅的勝春園,在北部的客家庄巡迴演出。海銀阿姨就跟著先生邊跑江湖邊學戲,直到後來也能與阿枝叔併肩演戲。海銀阿姨回憶過去跟著戲班到各處演內台戲時,說「在戲園演戲的時候我們都起得很晚,什麼都不用做,只有洗臉才會碰到水,手啊不碰濕的,三餐吃飯都有人煮好,晚上又有點心準備好,吃飽把碗筷收進去,就有人會洗好,我們也都不用動,只知道時間到了,要演戲了就上台,下戲了,臉擦一擦,洗個澡就睡覺了…」。 曾先枝、賴海銀夫婦生有六個女兒一個兒子,因為到處演戲,每個孩子的出生地都不一樣,海銀阿姨依稀還記得老大在大湖出生、兒子在湖口戲園…但講到後頭就幾乎有些遺忘了,體貼的阿枝叔也提到,每逢海銀阿姨生孩子,他就每天一早就煮好燒酒雞放到床頭,晚上回來又洗衣服…。回憶起這些年輕的往事,兩人都洋溢著喜悅,那是一種同心的味道。 第二個孩子出生,為賺更多錢,這對夫妻也開始走江湖唱山歌賣膏藥。最小的么女夷敏是唯一跟過父母跑江湖的孩子,她表示孩提時對家的印象是黑黑的,因為家裡養了各式各樣的各種動物,這些動物都是爸媽在撮把戲時,一起表演的絕佳配角,三歲的她也要上台,一條蛇就圍在她的脖子上,以招來更多買膏藥的人群。 阿枝叔也曾與人合組「小美園」戲班,並為應付當時一年一屆的地方戲曲比賽,開始自力編寫劇本,歷經幾屆後,對於三腳採茶小戲與客家大戲而言,他已然成為一位能夠自編自導自演的客家戲曲老師。1987年又在鄭榮興教授的盛情邀約下,曾先枝加入「榮興客家採茶劇團」擔任導演及丑角演出,獲第四屆客家戲劇比賽的最佳導演獎。也曾在台灣戲劇專科學校及台北市社教館延平分館客家戲劇班從事教學的工作。 擔任丑角半世紀,台上娛樂觀眾,台下的他卻是非常嚴肅的父親。已中風三年餘的他,目前仍努力不輟的寫著劇本,海銀阿姨說他常常晚上已經躺在床上了,但一想起劇情,即使身體不怎麼方便,仍然興沖沖的一階一階慢慢下樓到書桌前,繼續未完成的劇本…。 阿枝叔寫了一手好字,努力的背影就如他對自己的期許:身段學的來,就上台表演,身段學不來,就一輩子跑龍套。

世紀的寶貝 第6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00

2007年五月初的午后,鍾老回到教書四十餘年的龍潭國小音樂教室,一群合唱團小朋友正在練唱「魯冰花」。他坐在教室後,望著他們稚嫩的臉龐;他穿梭課桌椅間,拿起桌上小朋友閱讀的課外書籍,饒富興味的看了又看…..。身後的孩子唱著「當青春剩下日記 烏絲就要變成白髮 不變的只有那首歌 在心中來回的唱….」。 「魯冰花」這故事,從電影到電視劇,不僅風靡一群已步入前中年的人,也吸引現代的年輕人,而鍾老寫這小說的時間卻是在民國四十九年。四十七年前的故事可以影響這麼久與這麼多年,這恐怕就是文學的魔力與魅力吧! 鍾老在文壇被譽為「傳火炬的長跑者」,因為他擅寫長篇小說,以家族故事加上週遭聽聞的朋友故事,為日據、光復初期的台灣,寫下大時代底下的故事,補遺了那段被殖民、被壓抑的台灣經驗。 他說「小說是虛構的、騙人的」,但它卻是讓他「豐富與廣泛地體會人生是什麼?人是什麼?感動又是什麼?」的東西。 成長於日治時代,日語是啟蒙語言,他讀日文雜誌小說、翻成日文的西洋文學,光復後二十歲又從頭學注音符號,讀白話文、用白話文開始思考與寫作,對他來說學習本應如此──看書,看很多書…..。 他曾說:「我寫的文章稍早候寄來寄去沒有人要,退稿,這邊退,那邊也退。心裡很難過的放在抽屜裡。後來魯冰花開始在報上連載,成了名作家,台灣第一個長篇連載,變名作家,那邊來邀稿,這麼也邀稿,我就把退稿拿出來,人家退的啊,就拿出去!以前被人退的稿,寄過去。寄過去,感謝的信就來囉!上頭寫說是本刊的光榮喔!你聽得懂嗎?風水輪流轉」。這段話講起來,有看盡世間百態的味道。 他曾是一名小學音樂老師,一到寒暑假就埋頭寫作;他曾是報社副刊的總編輯,拉拔相當多年輕的晚輩,開心的為他們找平台發表;他是一名小說家,寫盡自己的一生,著作等身,二十三部長篇、四本短篇、兩本雜文…..及難以計數的翻譯及編著。 八十幾歲的他,在沙發坐著坐著,不知不覺眼睛就閉了起來……。2007年春天,師母生病,他日日陪她一起在房裡用午餐,兩個老人加起來快兩百歲、兩個人一起渡過六十年光陰,他用白話文寫成的第一篇文章是「我的另一半」,那時師母剛懷第一胎,這篇稿子拿到相當於半月薪俸的稿費,因而開啟他走上寫作的路子;他也曾立志為妻子寫一篇長篇小說,可惜寫了十幾萬字就停筆了…. 2008年12月上午到鍾老家探望,鍾老為師母泡牛奶,幫師母戴假牙,拿衛生紙為師母擦眼角,還拿了個大鬧鐘為師母量脈搏,「喔,二十五下,不用吃狹心症的藥….」鍾老如是說。忙完這些事,兩夫妻又忙著招呼我,只見鍾老走進走出,先是咖啡、二十年藏的蘿蔔乾泡的茶湯、日本的紅玉葡萄酒,一個個輪流端進來,我喝著喝著,突發奇想的覺得這三種飲料背後的國家,不就是影響鍾老一生的三種異文化嗎? 經歷日據、光復與民主的台灣三部曲,鍾老曾說自己人生的主題是:「做台灣歷史的見證」。這見證怎麼做呢?就用手上那枝筆!

世紀的寶貝 第5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10

2007年的李喬,七十四歲了。 這一年,我們問七十四歲的他,還想做什麼? 他說:我一直想用三腳採茶戲的方式來演民間故事,但希望由年輕人來做;另一個是我寫的電影劇本…有機會拍成電影…那是一部乙未抗日的故事。 時間來到2008年,「1895」上映了,這是以李老師所寫的故事為基礎,拍出的一部電影…。 李喬本名李能棋,1934年出生苗栗大湖鄉的蕃仔林,他說自己來自深山,很孤獨,很多病痛,成長過程看到很多的窮困痛苦疾厄。而在他的眼中,父親荒謬地受到二二八事件的牽連,雖然沒死,但常年缺席卻帶給家庭相當大的衝擊與影響,因而他一直不太能諒解父親,也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思想與父親有所相連。然而李老師的作家好朋友鄭清文卻說,李喬筆下的作品,第一常出現的角色就是父親,第二就是媽媽,第三是自己。靜宜大學中文系講師許素蘭也說「李喬熱心於社會改革,期望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這樣的性格,多少是受父親影響。 人生的影響與轉折是耐人尋味的,自師範學校畢業後,李喬擔任教師,從國中教到高中。奇妙的是,高中教師檢定他參加了三次,前兩次都因為作文不及格而未被入取,但這位當年作文不及格的老師,往後卻成為一名作家。二十八歲這年,他開始以『李喬』之名發表小說,展開他著書立言的一生。 1997年起,李喬受邀進電子媒體,在大愛電視台主持『客家週刊』,推展客家文化;2000年策劃及主持公共電視台『文學過家』,推動客語台灣文學。1981完成小說『寒夜三部曲』第一部《寒夜》,由公共電視改編成第一部客語文學連續劇,在2002年3月播出。 作家李喬、媒體李喬之外,李喬同時也是一名父親,他曾說在他的歲月裡深覺對不起自己的孩子,因為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伴,然而孩子眼中的父親,李喬又是什麼樣子呢?女兒說我們總是從樓上下樓時,看見他在桌前不斷寫東西的背影,有時天色已昏暗,女兒們為他開亮電燈,父親仍絲毫不覺….。兒子舒中說父親不喝酒,朋友送酒,就被堆在書桌下,舒中偷來喝,父親也沒察覺。雖然好像李老師都不察孩子們的事情,但大女兒說她記得第一次離家到台中讀書時,父親為她買了皮箱,然後在皮箱上仔細地寫上她的名字。李老師甚至覺得,四個孩子是不是都受他的影響,從事著似乎不太賺錢的工作。 從擔任教職到參與社會運動,從拿筆的作家到掌握發言權的媒體人,李喬不時轉變身份與角色,貼近社會的脈動,與時俱進,至今,七十六歲仍筆耕不綴。 台灣大河小說家鍾肇政評其小說:「非哭過長夜的人,不足以語人生;在那接受、凝視與發掘苦難的過程中,李喬不僅領略了人生況味,而且對人性的醜惡鄙劣,也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 這是我們認識的作家李喬,李喬同時也是一名父親,他曾說在他的歲月裡,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孩子,應該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伴,然而孩子眼中的父親,李喬又是什麼樣子呢?父親李喬對於孩子又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讓我們試著從「作家李喬」、「媒體李喬」看見「父親李喬」。

世紀的寶貝 第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10

2007年秋末,山凹一處工地裡,一座伙房的樣子隱然成形,七十五歲的黃師傅身手靈活的爬上屋頂,專注地看著徒弟疊瓦片,並自己動手做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他又爬下來望著遠處的山勢,精神奕奕地跟太太解釋前方山脈的地理走勢… 嫻熟客家傳統建築四十餘年的黃炳榮師傅,隨著現代的腳步,努力勤奮又用心的他,也能蓋起軸線與施作完全不同的大廟、靈骨塔。這位白天工作、晚上畫圖的老師傅,走過台灣半世紀,這片土地上一棟棟典雅的建築都有他的足跡。 一開始認識黃伯伯時,他笑開整個臉迎接我們,開心的跟我們聊天….,開心的帶我門去看他蓋的廟,開心的攤開一張張他親手繪的圖….總覺得他就是對後生晚輩的疼愛。直到「世紀的寶貝」節目開播前,重新再看黃伯伯的片子,才發現,任何時候,他都是如此的開心,不管是談自己過去兩手空空做學徒的故事,還是談自己對蓋廟、建靈骨塔的經驗,更或者是談自己已然生病的肉體…。 是的,他總是這麼的開心… 「認真與用心」是黃伯伯個性中很鮮明的地方,他不僅認真的對待每一件工程,對於年輕建築師向他請益傳統建築的手法與知識,他也用心不藏私的教導;生病後,他樂天安靜地看待自己的生命,然後改變原本操勞的生活習慣,每日持續散步與運動,認真地治療身體,這些都是因為他心目中有個未完成的夢想… 有天他帶我們到住家對面的一片空地,他用手比劃著「這裡要起五間房子,一個兒子一間,另一間就是要蓋文物館,把老建築做成小尺寸的模型,再把這幾十年來收藏的老東西,一併放在這文物館。」 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說「古物不要隨便丟掉,留給以後,讓後代可以看,知道自己的祖父、曾祖父做什麼工作,很辛苦,但他們會想,會想要打拼。」感覺蓋文物館是阿榮伯心頭上一個很大很大的夢想,問他那什麼時候要動工啊?他又開心的說等身體好一些了,就做。 2008年六月下旬,在辦公室裡突然接到黃伯伯的電話,與他聊了一會天後,跟他約好過幾天工作忙完,再去看看他。沒想到幾天後竟傳來黃伯伯去逝的消息。我回想起他打來的電話,他關心地問我片子裡傳統建築的名稱,漢字會不會寫…該如何寫…。他用這方式與我告別,讓我無限感動與感激。 我想,在天上的阿榮伯,身體應該都不痛了,而他笑逐顏開的臉龐與認真的身影,已深印在心頭,成為我往後生命的提醒與激勵…。

世紀的寶貝 第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10

隨著西樂的引進及時代的改變,現在它不再吹出喜樂,而是出現在喪家了! 彭宏男,民國三十一年,出生在八音世家,四歲便能自拉自唱、五歲就隨團演出,國中畢業,老師來到家裡希望他能去考師範學校,但他覺得自己不是帶孩子的料,就接手父親的棒子,一路吹啊吹,打啊打、奏啊奏…到今日。 念舊的他,在日常生活裡一覽無疑:掛滿家族老照片的牆面、對影中人如數家珍的敍述、吹奏著一支百年嗩吶、至今仍使用八音的古老記譜形式「直行工尺譜」記曲牌教學、拒絕演奏新編曲目或流行樂。家裡的防潮箱裡保留大批演奏、表演用的手抄本,內容涵蓋北管、八音、採茶與小調…,這些古老的珍本,他說他很願意提供給學術界,但絕對不賣,因為「寧賣祖宗田、不莫忘祖宗言」。嗯,沒一會他又拿出一本舊舊的本子,上頭寫著出外表演的費用是二十元,翻開另一頁,寫著「雞一隻….」。翻閱的同時,時光彷彿停止了,只見過往歲月,悠然地眼前流過…。 生活單純的他,除了八音演奏就是八音教學,再不就是用他那難得一見的娟秀字跡與流暢文筆書寫著古譜。不過老師有項絕活,就是到河邊砍草取莖,製作嗩吶的哨嘴。為了示範給我們看,他帶著攝影師與導演來到河床旁的廣大草地,熟門熟路的在草叢堆裡穿梭,身影時而看見,時而隱身,時而拿起刀子這邊一砍那邊一吹,沒一會一束草莖就拿在手上,回家後七弄八弄,一個有模有樣的哨嘴就成形,這可是只送不賣的絕妙手工精品呢! 彭宏男與哥哥彭金春,兩人不僅是兄弟,在「關西祖傳隴西八音團」裡更是搭檔的好伙伴,與彭宏南結褵四十幾年的愛珠姨,是客家戲劇界的老生,兩人不僅是生命相伴的夫妻,更是事業互佐的重要角色,然而愛珠姨說剛開始彭老師是不教她的,她是由妹妹帶著去跟別的老師學,老師看了她有些入門了,才願意開始深入的教導,但問彭老師這件事時,他卻說:也沒什麼教啦!就是帶出門嘛!現場就打起來教啊!嗯,這對夫妻真是有趣啊! 彭宏男或許代表著傳統與老舊,但他對古譜古曲的堅持,卻讓我們在超現代的時空裡,有幸聽聞那恍如昨夢的餘音,讓我們對過去的生活與生命,興盛與衰微,有一些想像,對未來也有一些踏實的基礎。

世紀的寶貝 第2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30

打開惠丹阿婆的老相本,整整齊齊一張張跳舞的照片,鑲嵌在一本本的相簿裡,從幼稚園到現在七十幾歲的模樣,看得出來,是一段好美麗的生命歷程…。 再打開惠丹阿婆的服裝與道具間,真是令人震憾與感動,那整整齊齊乾乾淨淨一落落的舞衣與道具,那是每場表演的光彩與炫爛,也是她一路走來,一針一線製作、縫補與熨燙出來的成果。有一天,她一邊綘著蓮花道具,一邊說「這些東西在舞台上的效果很好!」 跳舞阿婆周惠丹在民國五十幾年的苗栗,就開起舞蹈教室跳舞、教舞、編舞,為了與時俱進,每年都帶教室的助教出國表演與拜師習舞,甚至聘請更資深的老師來教舞,很難想像舞了一輩子的她,竟是一位沒有經過所謂正統舞蹈教育出身的舞者呢!然而,她優美的舞姿、身段令人難忘;她熱情與至今仍努力不懈的態度,真真是讓我們汗顏與由衷的尊敬。 在教室裡,惠丹阿婆是老師與學生們的嚴師,她銳利的眼光精準地注視著舞者的一投足一舉足,她糾正、指導舞者姿態的聲音不帶情感亳不猶豫,但是在台下,她又是那為舞者設計、製作、穿戴、整理舞衣的溫柔媽媽。或是在廚房裡,為孩子準備晚餐、與孫子一起跳繩的活潑、健康、開朗阿婆。 七十幾歲還跳舞,她不是曾經歷日治時期與台灣正努力成長的歲月嗎?那時並沒有舞蹈學校啊!但她在那時候就學芭蕾呢!

世紀的寶貝 第1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9:00

林炳煥,1927年出生在屏東縣內埔鄉豐田村。 小時候家裡開理髮店,母親做生意,爸爸哥哥嫂嫂全部都是理髮師,身為家中老ㄠ的林炳煥卻有上學,讀到當時日治時代稱為高等科的學歷,他說「我讀書很聰明,只有算數不及格,歷史地理我都100分,最差95分,但是數學就沒超過50分了!」在現在所謂「豐田國小」讀了八年書,他說國小有柔道、劍道等防身的運動科目,在學校等公開場所,也不能說自己的母語,思想都要改造。 高等科畢業後,林炳煥考上糖廠研究所,研究化學,做了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他轉去考空軍,成為一名修理飛機的修護員,據他表示「當時修護員一個月一百多元,最高領到146元。」 對林炳煥而言,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台灣人在生活上普遍上與日本人是有差別,但是日本政府對於台灣的交通、水利與治安,卻做的很好。他印象中「日本派出所只有兩個警員,一個部長主管,一個巡察,晚上門開著也不會有人偷東西,因為沒什麼好偷,也沒有人敢當小偷,因為在日本時代當小偷被抓,刑責很重。」 台灣光復後,林炳煥失去工作,就在河邊採石頭,要不然就到山上盜採竹子來賣,或是到木材行做木工,鋸木頭。「當時大家生活都很困苦,沒有富有的人,當時在鄉公所所有公務人員都換人,換大陸來的,換不認識字的,只是在那裡蓋印章。」不過之後,林炳煥到新竹的一位表叔那工作。這位表叔在日治時代時,從台灣到大陸工作,光復後回台灣新竹當一名官員,所以林炳煥就到這表叔那當他的隨扈,直到民國三十六年發生二二八事件。「228事件一發生,全省就暴動了,因為受國民黨壓制受不了了,外省人都留3分頭都不敢出門,台灣人從身材走路就看的出來是台灣人,我三叔因為穿官裝,馬上幫他改裝,我就保護他回屏東,回故鄉就平安,我保護他們回屏東,到了屏東車站全部都有活動,我就是好動的人,我就跟叔叔說,我不保護你回去了,你自己回去,我去看熱鬧了,當時有分組參加暴動,我就去報名參加空軍組,因為日本時代我是修飛機的,之後我會被抓就是因為我有簽名。」 林炳煥回憶說「因為我有參加抗爭,有名冊所以被查到,就被抓去關,抓到潮州分局,關一個晚上,一直請人交保,沒有辦法,當時豐田村的王村長,在日本時代有跟我哥結拜,像親兄弟一樣,我媽就拜託王村長,想辦法保我,也都沒辦法,一定會槍斃,幸好王村長請與他有叔侄關係的一位將軍,幫我保出來,他就幫我把我的名字在名冊裡刪掉,然後就放我出來,所以他是我的恩人,我是重感情的人,我現在講這些就會想要哭,我現在會坐在這裡,就是因為當初的王村長,我一生都感恩他,保出來之後,我就有污點,當時情治人員會追蹤,監視有污點的人,我當時要去工作都沒人敢用我,連講話都沒人敢跟我講話,誰跟我講話,他們家都會有事,白色恐怖相當嚴重,相當恐怖,講難聽點就是相當惡毒。」 被保釋回家的林炳煥回到家中也不能做什麼,就想辦法,於是才會有撮把戲。「我第一次撮把戲在內埔的市場,娛樂大家一下,沒賣東西,當時20歲。」

熱門排行榜
阿滿姑的雜貨店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4:59
佳冬三山國王廟前的老聚落,在以前的社會,只要有聚落的地方,就一定會有雜貨店。佳冬聚落有3間歷史悠久的雜貨店,老街的《源豐雜貨店》 於2015年歇業,僅存啟南路上的《金隆興商店》與溝堵路上的《金和興商店》。《金和興商店》是素蘭阿婆先生的爺爺開始開的,素蘭阿婆〜萬建人,22歲嫁到屏東佳冬,經營雜貨店。爺爺不在了,就傳給阿滿姑,阿滿姑走後就傳給素蘭阿婆,已是第3代,約有100多年了。附近的鄰居要買東西都會說:『去阿滿姑的雜貨店那裏買!』若說《金和興》大家反而比較不知道。但因人口外遷,雜貨店的生意本是門庭若市,現在卻是寥寥無幾。素蘭阿婆自製客家的鳳梨豆醬與農曆7月應景的芋粄受到好評,生意極佳。素蘭阿婆也自製醬油與豆鼓(豆麴),連旅居國外的鄉親都會來購買,帶回美國。農曆11月初,素蘭阿婆與女婿製作著豬膽肝,全盛時期可作1000多個,有些人會到素蘭阿婆那裏批貨,拿到其他地區賣,也有人假藉著她的名義,賣豬膽肝,但其中的味道差距太大,因此要買豬膽肝的人都會直接到素蘭阿婆的雜貨店購買。農曆12月時,素蘭阿婆準備著過年必備的年糕,當年糕作好後,大家一窩蜂的來購買,可見素蘭阿婆的手藝是一等一的。現在便利超商的進駐,許多的雜貨店不堪生意的清淡而歇業,素蘭阿婆的一生,在這雜貨店中,保留著傳統手作的客家味。
客家新聞雜誌-2009年-第11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公共電視台 片長:00:49:40

(一)老地名的故事 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可以從認識地名開始。台灣有許多特殊地名,尤其是在客家庄,因為客家先祖居住的地方大多都是山區或是丘陵地,在很多地方也就出現了不少與山勢地形有關的地名,像在多山的苗栗縣三義鄉就有一個地方叫做「崩山下」,而在新竹縣新埔鎮、也有因地勢險惡或因過去的生存條件艱辛而產生的有趣地名,例如「跌死貓」及「閻王溜」等等,這些地名背後都有著生動且有趣的故事。因為有故事,在地人總能滔滔不絕,「蔭溝」居民也從不在乎外人是否會以「陰溝裡翻船」一詞來戲稱自己家鄉。然而近機場與高鐵站的芝芭里,在外來人口進駐下,未來不但傳統客家農村的樣貌將漸漸消失,或許連名字也會和台灣許多客家庄一樣,被人遺忘了其中的歷史內涵。 (二)繪本畫家 劉睿龍(大苺羊) 帶您發現隱身都會中的客家身影,一位來自高雄美濃的「大莓羊」劉睿龍。他將飼養的柴犬「茄子醬」化身為可愛的圖樣,開始於部落格,希望藉由這些可愛圖案能給更多孩子正面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能「創造」屬於華人的可愛角色。 (三)大埔藝術村 嘉義縣大埔鄉,位在嘉義縣的東南邊,相傳清康熙雍正年間,大量的客家移民來此開墾,自成一個聚落,客家先民沿用大陸祖居地來取名。不過,後來因為興建曾文水庫,淹沒了河谷地及農田,使多數居民被迫遷移。又因為鄉內有 90% 以上的土地是屬於國有或保安林地,土地開發受到限制,也因此讓這裡還保有世外桃源般的美景。近年來,由嘉義縣政府主導,提出藝術造村計畫,邀請多位藝術家長期駐村,讓人看到大埔這個地方所能開啟的藝術能量。 (四)南庄獅鼓陣 庄頭做熱鬧,如果有當地的團體加入,更能展現在地特色跟文化。苗栗南庄有一個獅鼓陣,創辦人劉乾鑑在14年前因為興趣跟朋友集資,成立一個醒獅團,後來還到當地的國中小學,號召有興趣的小朋友一起加入,讓青少年有發洩精力的正當休閒管道。帶您看看團長劉乾鑑如何讓獅鼓陣從無到有,以及如何從低潮中,走向每年平均有40幾場演出的規模。 (五)櫻花達人余易政 這幾年台灣掀起賞櫻潮,每到春天,國內知名的山區,像是陽明山 阿里山等等,都會湧入大量人潮,欣賞櫻花盛開的美景。其實30年前,台灣就有一個農民,因為警覺傳統農業需要轉型,因此開始大量種植櫻花樹來販賣。櫻花農余易政,他種植櫻花樹的面積有八甲,大約兩萬多棵,還不斷研發新品種,累計有20幾種。時序進入春天,苗栗南庄櫻花盛開。枝頭上的花朵,無論稀疏或是茂盛,都充滿如詩如畫的美感,真的是「淡妝濃抹總相宜」。從對面的山頭遠眺,櫻花的角色,就好比一張圖畫紙,在青翠的淡黃的底圖上,點綴著鮮紅的色彩。不過那片櫻花林也未免太大了吧,在台灣可說是難得一見。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