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客庄好味道-第1集
著作者:公視基金會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59

主持人涵沂帶觀眾來到台中東勢鎮,拜訪屢獲國際大獎的客家廚師-廖慶星老師。廖師傅今日的料理是高接梨涼麵及橫山梨燉雞,嚴選完美食材,並傳授涵沂一些料理小撇步,譬如鹽水和果酸可以延長蔬果類抗氧化,使它們不易變黑。 涵沂接著拜訪冠軍客家小炒得主阮氏秋的婆婆,涵沂跟著年高八旬的婆婆來到傳統市場挑選食材。一一準備食材,精選具有微甜香氣的魷魚,黑毛豬五花肉,香酥的油蔥,金黃蝦米和翠綠的芹菜等。芹菜的挑選更是嚴格,一大把芹菜只挑選其中嫩梗,所以食材費用相當高,最後一盤香氣四溢的客家小炒上桌了。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相關影片
世紀的寶貝-第3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4:21

徐能發從民國八十八年開始耕種有機田地,至今在苗栗縣苑裡鎮大安溪的北岸火炎山的山腳下,已有兩甲多的有機田地,十多年來,徐能發從育苗、插秧、割稻跟碾米等田事全都一手包辦,著實讓人深感佩服。 徐能發耕田最特別的是所有耕田的機具都有、所有田事都一手包辦,他提到以前耕田時沒有自己的機具,做什麼都要排隊請人幫忙,而有一期種稻時颱風很多,颱風一來,稻子還來不及收割就被打個精光,那一期就沒有收入了,因此為了改善這個問題,徐能發才決定投入資金買機具,這樣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耕種流程,也不用怕外來機器所帶來的汙染。此外,徐能發所種的稻子也留的比一般人的小叢,他認為若稻子太大叢,會擠在一起沒空間好成長,這樣發的新芽很多會變無效的芽,最後結穗也會長較多發育不良的穀,而徐能發的稻子一叢就十幾二十枝,雖然看起來鬆鬆的縫隙很大,但是這樣就比較通風,較少病蟲害,肥料也就施得較少,不過就跟人一樣,吃太好太肥反而較多病;因此,小叢、少肥、看起來黃黃醜醜的稻子,反而較強健,每粒穀也較飽滿,到最後自然跟大叢的就不會差多少,這就是徐能發所說的插小叢不像大叢借米的原因。 透過鏡頭的記實,我們可以從小雪、大寒、立春、早冬、驚蟄、立夏、夏至及小暑等不同時節來觀摩徐能發的種稻過程,並從過程中瞭解到他認真投入耕作的態度,這些或許就是他能奪得民國九十八年全國十大經典好米競賽冠軍的原因;再者,徐能發更是比賽以來,第一個用有機米得獎的農民,因為一般種植有機米不能使用化學肥料和農藥,因此外觀大多會比起一般的米較為吃虧,所以能得獎實在不簡單。

世紀的寶貝-第31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9:15

位於屏東縣內埔鄉的陽濟院老街,過去是繁榮之地,從西元一九四八年開始,連續開設四家戲院,分別為內埔戲院、文化戲院及東寧戲院,晚期則有清河戲院,當時的戲院可說是大人小孩的天堂,在這裡他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與人生。當時的電影雖有配上中文字幕,但老人家多半不識字,因此在播放電影時,旁邊另有一位人員為電影做翻譯、配音的人,稱為「辯士」,客家話又將其稱為「傳話的人」。 從小住在內埔的李喜棟,家境貧窮,因此從小就常到戲院幫忙戲院老闆做些寄放車輛、載影片等雜役,貼補家計;十五歲時,李喜棟就拜別了母親,拜戲院老闆為師,從機師的工作做起,跟著私業團到屏東萬丹戲院、台東新港戲院、池上戲院與花蓮富里戲院進行演出,每次的時間為期十天到兩個月不等。而在戲院的工作之中,辯士的工作相對來說是較為輕鬆、薪水優渥的工作,勇於挑戰的李喜棟也在老闆的詢問下,第一次嘗試了辯士的工作,並獲得好評;當時年僅十八歲的他已在戲院習得機師的技術及一些辯士的工作,由於開始當學徒的前三年並沒有沒有收入,只有剃頭錢,因此李喜棟拜別了原本的師父,來到了關山,跟著其他的師傅開始做傳話及踩街的任務。李喜棟提到,以前的人說「機師顧,辯士土」,意指當機師的人要顧好機器;當辯士的人在台上則不可照本宣科的說話,偶爾要說一些很土或撒嬌的話才可以吸引觀眾;辯士在傳話的過程中除了即時翻譯角色的對話外,在沒有對話的畫面裡,辯士也需向觀眾解釋角色的時代與背景故事,藉此讓觀眾更全面瞭解整個電影的情節;因此,要勝任辯士工作,每天都必須花非常多心力重覆閱讀劇本,熟悉角色性格、背景故事,且需練習不同角色的口吻與發音,必要時也需加油添醋,來製造即時的效果;而辯士這份工作,也為李喜棟帶來不少的女人緣,李喜棟笑說,當年在來回各地巡演時,甚至要爬牆偷搭客運才走得了。 在民國五十一年,隨著台灣電視公司的開播,電影市場逐漸萎縮,內埔的四家戲院逐漸關閉,李喜棟也在三十歲的那年,離開了電影娛樂界的工作,結束了他十八年的辯士人生,李喜棟認為,或許是因為自己在娛樂性的地方出生,因此不論工作多苦多煩悶,他總是會讓自己保持心情愉悅,並以樂觀的態度面對任何事。最後鏡頭跟著李喜棟走入內埔清河舊戲院,看他指著看板、舞台布幕、機房、放映機、茶水等從前的位置,並細說從前的戲院工作,可見雖物件不在了,但他對於老戲院的情感依舊宛在。

世紀的寶貝-第2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50

黃陳貴月女士為桃園中壢百年壽衣老店的第三代接班人,自二十八歲嫁入黃家後就開始跟著婆婆學習縫製壽衣,至今已超過六十餘年。在漢人文化中,往生,不代表結束,而是「回老家」,因此,壽衣又可稱為「見祖裝」或「老嫁妝」;此名稱的由來是早期女性只有在結婚、懷孕坐月子時才會穿上裙子(或一塊大布),因此在往生(見祖)時,也需要穿上裙子,以代表對祖先的重視。 男女壽衣的件數及配備有些許不同,如男性壽衣共有十件,女性壽衣共有十一件,除此之外壽衣更包含荷包、手套、鞋子及過山褲等配件,每件物件都有自己的穿法與意義,如為往生者穿著壽衣時,必須在荷包內放入銀紙,再將荷包綁在褲頭上,綁好時要剪一截留下來,代表往生者要將一些財產留給子孫;此外,女性壽衣另有戒指、手環、耳環等配件,意指在陰間時能當個好命婆享福,以上這些都代表子孫對往生者的祝福,以及往生者對子孫的疼惜。爾後,壽衣功能性也越來越多元,只要逢閏月、生病或父母六十一歲大壽時,皆可讓父母穿著壽衣,以增添福壽。 在訪談過程中,黃女士提到由於她的姊姊早婚、母親一手殘廢,因此所有的家務工作從小就落到了黃女士手中,當時年僅十七歲的她,不但需要照料自家人的三餐與家務,連同大伯的兒子、舅舅的女兒以及姑姑的孫子也都得一併照料,因此,黃女士刻苦耐勞、堅毅不撓的精神,或許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慢慢被磨練出來的吧! 除此之外,喜歡熱鬧又熱心助人的黃女士在晚年時,每週都到桃園縣南區老人文康活動中心擔任志工,竭盡所能關懷老榮民,直到八十二歲才在子女的勸說下從志工工作退休。黃女士的女兒也提到從小他們對於母親縫製壽衣的文化禮俗並沒有太多的興趣,而從母親身體年老、出現疾病,且經歷了多次大大小小的手術後,他們也從這些過程中慢慢去瞭解壽衣的文化禮俗,並依據禮俗為母親買好壽衣、煮麵線蛋,藉此為母親增添福壽;黃女士則是以非常坦然樂觀的態度去面對自己最後的人生旅途,爾後不論黃家壽衣是否會繼續傳承下去,或是終止在黃女士這一代,黃女士一生無私的奉獻已經為這一代的黃家壽衣,寫下一個令人敬佩的歷史紀錄。

世紀的寶貝-第14集
著作者:公視基金會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50

民國四十八年,台灣發生了嚴重的八七水災,這場洪水把苗栗銅鑼的土地刮去一層,再也長不出任何東西,二十七歲的黎傳明與友人決定到東部闖天下,想說那兒盛產香芧應該有工作可以做。
出遠門的這天,是選好的日子,農曆五月二十日,黎傳明與友人坐車到三義火車站,再坐晚上十二點的光華號火車到高雄,到了高雄,天亮了,在南台灣耀眼的陽光下,突然遇到一位銅鑼的鄉親,問他要上哪去?這麼一問,讓黎傳明的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惘,隨口說要到關山找一位長輩,這麼巧,這位長輩就是這位鄉親的父親…。終於,當黎傳明再爬上公路局的巴士,一路搖晃到台東時,心,彷彿吃下一顆定心丸。
從小黎傳明就跟阿公及叔公一起玩,聽著他們講那一代的故事,阿公在山上種香茅、茶葉維生,不管是製茶或是煉香茅油,一旦開工都是日夜不能停下來的工作,所以阿公那一代只會做、只會省,賺的錢都放在箱底。不懂投資、沒有門路也沒有朋友,這樣節省下來的錢在農業社會,可以買很多的田。但是日本戰敗,國民黨接收台灣,錢完全泡沬化時,阿公辛苦幾十年省下的錢全沒了,阿公哭泣的淚水,深深刺激到黎傳明,覺得做為人的可憐。
到關山後,黎傳明先為鄉親工作,之後自己也買了地,落地生根了起來。回憶起剛時台東的景況,他提到有次老三生病,半夜揹起孩子走山路到渡船頭,要渡過卑南溪到街上求醫,一路上孩子昏死過四次,他把孩子倒栽蔥搖醒,又繼續上路,中途又央求騎機車的人載他到醫生那,所幸醫生聽到他用客家話大叫,才開門。不過孩子經過打針後,卻造成青蛙腿,一直到有次衛生署得知台灣有很多因注射不當而造成青蛙腿的兒童,才派了一批人到美國進修學習,回家後把這些孩子的青蛙腿醫治妥當。
移民台東種香茅,讓黎傳明得以在此安身立命養家活口,生養七個子女,四男三女,目前兩個在台東,三個在桃園,一在新屋,一在屏東。他不僅當村長,還在台東地區擔任二十幾年的調節委員會的工作,常要協調村民間的糾紛,問他有無協調不來了沒?他說當然有。不過據說他實在太熱心了,以致常常公親變事主。他自認自己有音樂細胞,所以山歌、北管、採茶戲或是做詞,都難不倒他,聽說有時唱山歌唱一唱,還跟人吵起架來,因為一拉一唱常常不同調。
2008年,七十三歲的他,仍然到山上的梅子園裡採梅子、下山就釀梅子,他說對於這樣的人生,他很滿意,因為吃飽了,就可以唱山歌!

熱門排行榜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