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菸葉是製造香菸的的主要原料,菸草原產美洲,屬於副熱帶的重要經濟作物。台灣的菸草是在日治時代傳入的,種植在花蓮、南投、嘉義、雲林和高雄的山邊農地。 種菸草是利潤較高的作物,菸農詹金進老先生表示,當年種一季的菸草,可以建一棟兩層樓的洋房,因此,申請的人很多,但不是申請者就能栽種,必須符合專賣局的規定。專賣局許可後,會派人來做調查、訂契約,種植的面積、棵數、開花、採種都有明文規定,菸農需全數遵守,否則會被取消權利。不過,契約中也規定菸葉的收購價格,這是對菸農的保障。 菸農黃秀雲說,在二期稻作收穫後,也就是農曆八月播種,生長了四個月,靠近地面的菸葉,會逐漸由綠色變淡黃,表現出成熟的韻味,此時,中間的菸骨會長出小葉子,要利用時間將其摘除,這樣就不會分散養分。 通常每戶人家可分配到一甲兩三分地,如此大的面積,包括採收和「焙菸」並不是一戶人家所能勝任,所以,有了「換工」的合作方式。採收和「焙菸」都是採取集體合作式的「換工」,也就是先幾戶人家聯合起來,一起幫某家的工作,一戶完工後,再做下一家。如此可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也串起了人際間的熟悉與互助精神。 菸葉的優劣,完全要看烘焙技術,於是,造型獨特的菸樓,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菸樓都是土磈厝,煙燻時室內溫度和熱氣會上升,所以屋頂上需架設高聳突出的小閣樓,以便排出熱氣。菸樓底部是一座大灶坑,但升火的爐口設在屋背,再用鐵管將熱氣引接到焙菸室。菸葉採收後,先用「菸仔線」將葉子一片片串起,再平均置放於剖開兩半的桂竹緊緊夾起,再一排排的垂掛在焙菸室。 外景隊前往時,黃女士正在為焙煙而拜拜,祈求神明保佑,希望焙煙能夠順利,焙出好品質,賣得好價錢。焙煙前祈求神明保佑也是尋求安全感。早期焙煙的材料都是木材,火候的控制要非常精準,剛開始時只能小火,約在攝氏25度,逐漸升高到最後一天的72度。焙煙前後要七天,火勢不能中斷。火候要均勻,烘烤出的菸葉呈金黃色,才能被列為好品質。 詹老先生回憶說,舊式菸樓的年代,在燻菸時期,林北村幾乎「夜夜不夜」。滿滿一棟菸樓的菸葉,最少也要七天不能斷火,因此,菸樓灶門前總有人二十四小時輪流看火,或加木柴,或不時察看溫度,或時而開關天窗、地窗、氣窗等等。 守夜看火的人,上夜有親朋好友陪伴,一面喝茶聊天,一面討論燻菸情況。半夜興致來了,小酌一番,煮鍋粥打打牙祭。下夜則留下守候看火的人斜靠椅凳,歇息小憩。夜夜不夜的林北村,不必守望相助隊,不必相互巡邏,也很少聽到有宵小蠢動。 2002年,台灣加入WTO,島內的農業發展,掀起巨大的浪潮,菸農抗議請願,仍擋不住外國菸的進口,台灣百年菸業的生存,正在做最後的掙扎。不過,舊式焙煙的方法已被電腦控制的機器取代,原本廢棄的菸樓,經過社區居民的巧思布置下,轉換為兼具教育與休閒功能的生活館,濃郁的鄉村氣息,充滿館內的每一個角落。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相關影片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40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纏花與閩南春仔花相類似,都是用絲線纏繞紙板的手工藝術。但是對「春仔花」的印象都停留在結婚時新娘頭上所插的一朵紅色小花。春仔花因為樣式不同而代表身分有所差異。 而傳統客家社會對於女性成長教育除了要求三從四德外,也強調「針頭線尾」、「灶頭鑊尾」、「田頭地尾」、「家頭教尾」合稱為「四尾」或諧音「四美」的庭訓。「纏花」便是「四美」中的「針頭線尾」。此項女紅做得越漂亮越細緻,代表著此婦女的美德,將受到更大的重視。 客家「纏花」,將絲線「纏」的功夫發揮到淋漓盡致。除了新嫁娘必需自己親手用絲線慢慢纏出新娘花和頭飾(髮簪)及添丁的繡燈,新房的吊墜、供花;另外粄花、童帽及佛帽等都是細緻的作品。 吊墜是客家纏花中做工最繁複細緻,用於佈置新房,吊墜掛於床楣上,其造型有葫蘆、宮燈、花籃的樣式。 客家纏花的絲線色彩鮮豔多樣,例如:做百合花以桃紅色為花色,綠色為葉子色。在花瓣中還夾金箔紙叫做「帶金」,顯示出貴氣。 依當時社會狀況和個人取得方便來使用,早期常用蠶絲線,很多線材都可以拿來使用,好比包邊線。一個作品裡可運用多種線材。線材有時要剝開,把專注力集中在一條線上。一股線裡有30絲,最小可以用10到15絲,比一根頭髮稍為細一點,耗損量比較多。 客家是一個尊天敬祖民族,每天清晨的焚香上供,是一天的開始,上供時除了清茶外,也會供上鮮花,桂花、含笑、扶桑、樹蘭、夜合為主,因而此這五種花便稱為客家五供花,以纏花做的供花精緻度,代表著客家女子的婦德。 客家粄花則是用於紅粄上。傳統的祭儀中紅粄來祀神,將細緻的纏花插於喜氣的紅粄上祭天公,不僅增加祭品的美觀,也是敬天祭祖的虔誠與重視。 相傳這項纏花手藝,除了顯示婦德之外,早期生活不易,客家為了讓女子多一項討生活技術,所以只由母傳女而不傳子。 屏東師院美教系畢業的曾國棻先生,在念研究所時,以「春仔花」為專題報告,此時與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陳惠美老師結下師生之緣,打破傳統,鑽研纏花的設計。 曾國棻老師於2006年因研究「春仔花」,而啟蒙於陳惠美老師,2008年發表《台灣傳統纏花藝術之研究》畢業於華梵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畢,平日任國小美術老師,是國內第一位將纏花發揚的男弟子。 曾國棻先生撰寫碩士論文時,在「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向陳惠美老師學習做纏花的技巧。陳老師又介紹其認識在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專門研究客家服飾的鄭惠美教授,他們並尋訪各處客家文物收藏家所珍藏的纏花文物。在田野調查時認識了收藏家陳達明先生,在他的收藏室中見到第一座供花傳世實物,讚嘆做工精巧卻無從得知製作技法,因為「春仔花」和「纏花」的製作技巧類似,曾國棻和陳惠美老師傾心研究纏花更加繁複的纏的工夫。 來自不同領域卻是有著相同信念的人,構思如何讓纏花再度活起來。現今社會也開始重視即將失傳的纏花工藝,其中也不泛男性的研究者及收藏者。而現存的纏花傳世實物,大部分已是在民國初年的作品,這種用絲線纏繞的女紅,至少有百年以上的歷史。 曾國棻心中感嘆:纏花工藝在現今社會的流逝,有多少人能在講求快速效率的生活中,回過頭來細細欣賞纏花的文化之美。 2010年1月10日,在有心人士的推動之下,於宜蘭五結鄉(協和中路2巷51號)成立了「中華纏花藝術發展協會」,第一任協會理事長是陳惠美老師。希望藉著這個協會,能將客家纏花的工藝永遠傳承。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菸葉是製造香菸的的主要原料,菸草原產美洲,屬於副熱帶的重要經濟作物。台灣的菸草是在日治時代傳入的,種植在花蓮、南投、嘉義、雲林和高雄的山邊農地。 種菸草是利潤較高的作物,菸農詹金進老先生表示,當年種一季的菸草,可以建一棟兩層樓的洋房,因此,申請的人很多,但不是申請者就能栽種,必須符合專賣局的規定。專賣局許可後,會派人來做調查、訂契約,種植的面積、棵數、開花、採種都有明文規定,菸農需全數遵守,否則會被取消權利。不過,契約中也規定菸葉的收購價格,這是對菸農的保障。 菸農黃秀雲說,在二期稻作收穫後,也就是農曆八月播種,生長了四個月,靠近地面的菸葉,會逐漸由綠色變淡黃,表現出成熟的韻味,此時,中間的菸骨會長出小葉子,要利用時間將其摘除,這樣就不會分散養分。 通常每戶人家可分配到一甲兩三分地,如此大的面積,包括採收和「焙菸」並不是一戶人家所能勝任,所以,有了「換工」的合作方式。採收和「焙菸」都是採取集體合作式的「換工」,也就是先幾戶人家聯合起來,一起幫某家的工作,一戶完工後,再做下一家。如此可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也串起了人際間的熟悉與互助精神。 菸葉的優劣,完全要看烘焙技術,於是,造型獨特的菸樓,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菸樓都是土磈厝,煙燻時室內溫度和熱氣會上升,所以屋頂上需架設高聳突出的小閣樓,以便排出熱氣。菸樓底部是一座大灶坑,但升火的爐口設在屋背,再用鐵管將熱氣引接到焙菸室。菸葉採收後,先用「菸仔線」將葉子一片片串起,再平均置放於剖開兩半的桂竹緊緊夾起,再一排排的垂掛在焙菸室。 外景隊前往時,黃女士正在為焙煙而拜拜,祈求神明保佑,希望焙煙能夠順利,焙出好品質,賣得好價錢。焙煙前祈求神明保佑也是尋求安全感。早期焙煙的材料都是木材,火候的控制要非常精準,剛開始時只能小火,約在攝氏25度,逐漸升高到最後一天的72度。焙煙前後要七天,火勢不能中斷。火候要均勻,烘烤出的菸葉呈金黃色,才能被列為好品質。 詹老先生回憶說,舊式菸樓的年代,在燻菸時期,林北村幾乎「夜夜不夜」。滿滿一棟菸樓的菸葉,最少也要七天不能斷火,因此,菸樓灶門前總有人二十四小時輪流看火,或加木柴,或不時察看溫度,或時而開關天窗、地窗、氣窗等等。 守夜看火的人,上夜有親朋好友陪伴,一面喝茶聊天,一面討論燻菸情況。半夜興致來了,小酌一番,煮鍋粥打打牙祭。下夜則留下守候看火的人斜靠椅凳,歇息小憩。夜夜不夜的林北村,不必守望相助隊,不必相互巡邏,也很少聽到有宵小蠢動。 2002年,台灣加入WTO,島內的農業發展,掀起巨大的浪潮,菸農抗議請願,仍擋不住外國菸的進口,台灣百年菸業的生存,正在做最後的掙扎。不過,舊式焙煙的方法已被電腦控制的機器取代,原本廢棄的菸樓,經過社區居民的巧思布置下,轉換為兼具教育與休閒功能的生活館,濃郁的鄉村氣息,充滿館內的每一個角落。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8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竹編是臺灣傳統的民俗技藝,早期百姓應用竹編器具非常廣泛,不僅在農田工作上有許多用途,也運用在日常生活上。看起來像鳥籠的竹編火囪,又稱為「火籠」,是客家人發明的暖暖包,寒冬時節,老人家用來取暖的。 在初冬的午後,微風中帶點涼意,我們和阿成伯約好在他的竹編店裡採訪。當外景隊抵達時,平時有睡午覺習慣的阿成伯,已經起床,坐在客廳裡(也是他的工作場所)好整以暇的等候我們。 我們走進客廳,一眼望去,三面牆都掛滿各式各樣細緻的竹編器具,以及他教學的照片和感謝狀;地面上擺著他的生財工具、剖好的竹篾,以及一些半成品。 阿成伯告訴我們,他祖父、父親都有做竹編,不過只是副業,倒是鄰居都是做竹編的。他二十幾歲才開始學,東學一點,西學一點,就學會了,主要是有興趣。他今年八十四歲,做竹編已經有六十多年了。有了這麼豐富的經驗,任何竹編製品都難不倒阿成伯。所謂一竅通百竅通,只要他用心看人做過一、兩次,他就會做了。 學習編火囪也是很偶然的,看人編了兩次,覺得很有意思,回來後就自己揣摩,熟能生巧,很快就學會了。他說,竹子的節有長有短,特性也有脆有韌,做什麼竹編必須選擇適合的竹子,做出來的才會紮實、漂亮。竹編作品的優劣,取決於選擇以及剖取竹材的過程,如果竹材削得成功,那麼作品等於就完成了一半。 做火囪要選節比較長、比較有韌性的五月竹或桂竹。做的時候,要用削好的竹篾編好底部,再放入訂製的耐熱陶碗,陶碗是用來放木炭的。木炭燃燒後,就成了小型的暖爐,在寒冷的冬天,可放在寬大的冬衣裡,也可放入棉被裡,很暖和。 火囪有一個提把,可以拎著它,到附近鄰居家串門子,非常方便、好用。晚上睡覺時放在棉被裡,暖和了就要拿出來,不然,睡著了,很容易打翻。萬一打翻了,外殼的竹子會燃燒,燙傷人,或燒掉棉被,引起火災,所以使用火囪絕對要注意安全。 客家人勤儉持家,一個火囪,從老祖母時代流傳下來,正常使用下,即使幾十年也不會損壞,很符合經濟效益。其實,火囪除了取暖外,還有其他功能。碰到梅雨季節,天氣潮溼,衣物曬不乾時,只要上面再加一個較大的竹編雞籠,就可以用來烤乾衣服,尤其是使用率較高的嬰兒尿布。還有在婚禮習俗上,火囪也是必備的陪嫁品,表示未來的婚姻生活溫暖、甜蜜。而且由於竹編的火囪,頗具巧思,有著美麗的紋路和造型,所以它也具有觀賞與收藏的價值。 阿成伯的表情有點落寞,他說,現在很少人來買火囪了,要買也要事先預定,而且客人買回去,不是當暖爐取暖,而是收藏,或擺在櫥櫃裡當裝飾觀賞,因為竹編的火囪,頗具巧思,有著美麗的紋路和造型。 暖暖包、電熱毯的問世,將老祖宗傳下來的火囪打進了文物館內。不過,許多老人家還是念念不忘這既符合現代環保觀念,又有紀念價值的火囪。 當我們揮別阿成伯的竹編店時,正是夕陽西下的黃昏時分。看著阿成伯用滿是皺紋的手向我們揮手,不禁感慨萬千,心中產生了一個疑問,竹編製品會不會隨著這些人的老成凋謝,而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中?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哨吶」,據載流傳於波斯、阿拉伯一帶,金元時期傳入中國,當時漢人不得為官,民間以自製嗩吶吹奏,以娛樂生活,之後演進為客家八音的主奏樂器。   彭衡通先生表示,父親是做木工裝潢,他喜歡拉弦,空閒時候常常和宗親們一起吹奏客家八音娛樂生活。而當時的樂器大多是就地取材自己製做的。 彭衡通在十七、八歲的時候就對拉弦有興趣。三十六歲時開始學八音,遇到一位長輩教他吹嗩吶,此時愛上嗩吶的高亢音色,有機會就在婚喪喜慶中吹嗩吶。 吹奏嗩吶有多種技法,如滑音、吐音、氣拱音、氣頂音、循環轉氣(長時間吹氣不斷)。當時宗親說學吹嗩吶並不簡單,要學會吹嗩吶,還要學會做嗩吶,才能找到一支最適合自己的嗩吶。 於是彭衡通開始學做最適合自己吹奏的嗩吶。   吹嗩吶最難的是學轉氣,學轉氣可以藉吹吸管來練習,在吸管下放一碗水,鼻子先吸氣,嘴含吸管緩緩一直吹氣,碗內會冒泡,吹到氣沒有了,碗內的水不會冒泡為止。 有人天生就很會轉氣,有人學了很久,都不會轉氣,也不會吹。彭衡通轉氣的功夫佳,連吹幾首曲子,嗩吶可以不離口。天份是很奧妙的。   2003年,「關西祖傳隴西八音團」的傳人,彭宏男老師向彭衡通先生訂購哨吶,當場試音並且糾正彭衡通先生製作嗩吶的缺點。因此機緣之後,他不斷的修正,成為現今製作嗩吶的達人。 製作嗩吶要精挑細選材料,做好後還要反覆試音,才能做出好嗩吶。 嗩吶分為:吹嘴、氣盤、芯子、管身、喇叭五個部分。   用蘆葦桿做吹嘴:吹嘴也叫做哨子,是嗩吶的發音器,哨子的好壞取決於蘆葦的選料,直接影響嗩吶的發音。 彭衡通在新埔橋下採蘆葦,仔細檢視長長的蘆葦中哪一節可以做成吹嘴,然後截成約四公分一小段的蘆葦桿,再用紅銅線紮好,有時需要十幾根的蘆葦桿才能做好一個吹嘴。再用銅線紮蘆葦桿,但紅銅線代表著吉祥,所以一般都用紅色。   哨子紮好修剪後,要用口水含溼,直到口水裡有黏黏的感覺,用蘆葦做的哨子就會密合。做好的哨子要試吹,如果吹不出聲音或很費力,表示哨子做得太硬,可用刀片將哨子兩面刮幾次,再橫刮哨嘴的振動部分;如果太容易吹出聲音,表示哨子太軟,就要修剪哨子頭,但要邊剪邊試音,直到合口為止。 氣盤的主要功能是唇的依托,使吹者可以吹得比較久。以前用木頭做氣盤,現在用黃銅或紅銅做氣盤。 芯子是連接吹嘴與管身的部分,有調音作用,長短粗細影響嗩吶的音色和音準,上細下粗呈圓椎形。   管身看起來好像只是一枝有孔的木桿,製作的時候也是要嚴格要求尺寸,才能保證發音的準確度。   彭衡通表示:我們客家人喜歡就地取材,利用當地的木材做樂器。 嗩吶的管身用檜木、肖楠木都可以做,不過,老祖宗用茄苳木做管身,吹起來最好聽又耐用,也有用紫檀木做管身的嗩吶。 彭衡通先生多半使用新埔的茄冬木做管身,有時也用檜木、肖楠木。   排子班用的嗩吶,管身有一節節的階,客家八音用的嗩吶,管身平滑。   音孔:四四方方的茄苳木用車床刨成管身,接著鑽音孔,以前是用燒熱的鐵條鑽孔,現在用電鑽鑽孔,輕鬆多了。 目前客家八音和一般國樂內使用的嗩吶不同,客家八音所使用的嗩吶前面七個音孔,後面有一個音孔,其音孔的距離是勻孔。 氣盤和管身上的銅環(芯子),以前是用黃銅,現在沒有了;改用紅銅但紅銅會生銹,也用比較漂亮的不銹鋼,可是客家人不喜歡白色,用紅銅比較多,芯子和紅銅氣盤,都是彭衡通用銅版自己裁剪製作。 喇叭的部分則是向工廠購買。以前手工製的黃銅喇叭有接縫,但聲音柔和,但現在多是鍍銀喇叭,雖然一體成型,但聲音比較硬。 做一支嗩吶,最快要一週才能完成。 客家人從中原輾轉遷徙到台灣,將各地音樂融合,並保有客族的音樂風格,而形成「客家八音」。八音主要是在宴饗、迎賓與祭祀中演奏,而嗩吶的音色高亢、熱鬧,就成為主要的樂器之一。現在客家八音式微,七十一歲的彭衡通只在祭神和少數典禮中偶爾出場吹嗩吶。有知音同好訂購才會製作嗩吶,對他而言,生活中的樂趣大於商業價值。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6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花蓮縣吉安鄉南華村是典型的傳統農村,百年來水圳映照著烏桕與苦楝,初陽灑落,金黃色的葉片在風中搖曳,只要稍加注意,你就可以發現綿延的砌石田埂環繞的美麗村落,隱約中也透露出,早期人們以無比的毅力與刻苦精神開墾的痕跡。 砌石是南華村珍貴的文化資產,這個純樸傳統的農村,過去處處砌石圍牆環繞,低矮的石埠維繫著長輩們情誼、更拉近鄰居之間的距離,是一個非常具有特色兼具人情味濃厚的聚落。西元1971年左右政府積極推動的社區建設,將吉安鄉境內的村落排水溝、傳統砌石圍牆,以水泥取而代之,於是水流變成陰溝、圍牆讓兩旁行道樹不見了,空心磚築起了一道道封閉的高牆,也阻隔了人心。多年後,當初用來取代砌石圍牆的空心磚,卻因無法承擔風雨侵蝕而漸漸腐壞。居民的安全成為一大隱憂,更有孩童被塌落的空心磚壓到而受傷。 宋阿千老先生表示,砌石是為了當時生活而做,也沒有考慮什麼美觀、環保、生態保育,過了十年、百年才知道它經濟又耐用。 1950年代左右,砌石的工法技藝是當時南華村最搶手的行業,早在日治時代,村裡的人們就運用智慧就地取材,利用一顆顆堅硬的石頭相互交疊,堆砌起百年不倒的砌石田埂,來鞏固自家的農田。那時候採用古代工法以竹編的籠,放入石頭的砌石工法,這種工法雖方便,但是竹子容易腐壞破損,失去原有的防洪功能,因此1960年左右改用現代的鐵絲編成「籠」,這種鐵籠還是不敵大自然的力量,1980年左右採用鋼筋混凝土砌成,希望一勞永逸,但是經過了幾次風災暴雨,唯獨傳統砌石做成的石駁,仍在原地,屹立不搖。 古早匠師所砌的堤防有自然流暢的弧度、曲線;直角則整齊劃一,稜角清楚而自然,整座堤防看起來有自然之美;更重要的是,它可以阻擋強大的溪洪,保護堤下住戶的生命財產。 蕭民輝理事長侃侃而談,小時候石駁(砌石)是小孩子的遊戲天堂,他們會把石駁(砌石)當成藏匿小寶物的秘密基地,一起玩耍、一起捉迷藏、一起尋寶,這是他們兒時最美的回憶,也能看到石駁(砌石)中長出美麗的花草,魚蝦、小動物也可以在裡面生存,延續下一代。這是一個多麼美麗,又充滿童趣的美好畫面 經過幾次的水災,證明了傳統工法是對的,主要是要讓人們知道,不可以逆天行事,必須懂得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道理,所以南華村舉辦砌石技法的研習課程,希望能夠在老師傅逐漸凋零前,將這項特殊的技藝傳承下去。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5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立雞、立鴨象徵「成家立業」的意涵,也有「發跡」,做生意大賺錢之意。這種習俗幾近失傳。   據耆老表示:立雞、立鴨要立起來的目的是要討好鬼神祭祀及婚姻禮俗,因為「立」起來,會比一般把腳塞進肚子裡的雞鴨來得高,宛如鶴一般,於是祭拜的雞鴨取其「鶴立雞群」的象徵意義。 來到苗栗石觀音路旁的多元就業中心,謝月梅、彭鳳嬌、黃秀珍三位已開始煮大鍋水,準備雞、鴨、竹籤、油網等用品,特別做一次客家婚嫁習俗「立雞」或「立鴨」,心情仍然如年輕時,戰戰兢兢的工作,一定要把立雞、立鴨做得非常漂亮,才能祝福新人永遠幸福。 做「立雞」、「立鴨」,選擇雞鴨是首要的步驟,一隻雞或鴨至少在七台斤以上,兩隻大小要差不多,做起來才夠漂亮。土雞、飼料雞都可以;土雞比較好,立起來比較漂亮。頸部太細或完全剃掉頸部雞毛的就不能用,要留一小撮毛才好看;翅膀要伸得長長的,撐起來才漂亮。   雞、鴨要固定,才能站起來,通常使用桂竹做竹籤,竹籤不能太軟,否則會彎掉,也不能太硬,就不容易弄彎,削桂竹也是一項本事。 用竹籤插入雞鴨的頸部,再用月桃藤編成的繩子將翅膀及腳固定,再放入水煮熟,撈起來後,才能讓雞鴨站起來。如果是出嫁時要用,立雞立鴨的兩邊翅膀的竹籤就要拉掉了。 煮雞鴨的大鍋水要用清水,不能加調味料;用小火燒約煮三、四十分鐘,肉質軟硬適中,皮比較均勻;不能煮得太久,否則皮和肉會分開。若沒有熟透,娶親時放太久會臭掉。熬煮的功夫特別重要。 不過,祭拜祖先,不能祭母的,因為祭母的,比喻生女的。以前人重男輕女,都希望生兒子,所以會祭公的。 雞鴨煮好,用繩子或布巾把雞鴨撈起來,不能用竹籤或筷子,否則雞鴨容易破皮,等雞鴨涼了以後,再用油網裝扮一番。據耆老說,油網覆蓋在雞鴨身上,取其油網斑駁似羽的形貌,意義代表有緣來相會;又像是夫妻同蓋一件棉被,在婚姻禮俗上有祝福意思。母的雞鴨也是油網蓋頭巾,看起來像披婚紗。雞鴨的腳要用布巾綁起來,翅膀撫平,就像一對新人一樣,打扮很漂亮。 隨著時代的進步,在分秒必爭的社會裡,一切都在簡化中,客家婚俗也免不了這種時代潮流的沖擊,婚禮的形式一直在演變簡化中。製作手續複雜的「立雞」,當然也免不了成為時代的祭品。為了方便,現代的婚嫁習俗,改為其他材質的立體塑像,已不再用生鮮的雞鴨。      閩南人的婚禮中常看到的「帶路雞」、「潑面盆水」、「掛尾蔗」等習俗,其實是從客家婚禮中的「三寶」演變而來。   「帶路雞」是活母雞,要大要壯,一帶進新娘房就放在床下,如果當日會下蛋更好。帶路雞由女方母親準備,用一條長有九尺的紅帶子綁住雞腳,帶子兩端各繫一隻雞,放在花籃裡。「九」諧音「久」,是希望女兒嫁出去後和女婿和好相處,白頭偕老、長相廝守,要像雞隻一樣,百子千孫,子孫滿堂,俗稱「好命」。   結婚後數日,歸寧返回女方家作客。辭歸時,帶回雛雞兩對,也稱為「帶路雞」,意寓新人將來會像雞一樣繁衍子孫,使家族人丁興旺。 立雞在祭祀時使用方法:   另有部分客家人早期的掛紙儀式中有「瘞(ㄧˋ:埋藏)血」,作法是將雞或鴨的鮮血點在金白錢(黃股紙)上,帶到墓地上用小石掛在墓碑頂(這是客家人將掃墓稱掛紙的原因)。   作法上和古時把血埋入土中的作法不同,應運歷史變遷而簡化的方式,心意在於向祖先表示所供奉的牲禮,確實是活體宰殺,而非病死的牲畜。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挽面是中國民間流傳的美容技法,開始於隋朝。早年中國的習俗,女孩子在結婚前才可以挽臉,稱為『修容禮』,這種修容禮通常由一位「好命」的長輩替準新娘挽面,又稱「開面」,才會「有人緣」、「得人疼」,婚後幸福美滿。這項傳統技藝至今,歷經了1600多年,尚未被遺忘。 早年民間的習俗只有已婚女性才能夠挽臉,因此準新娘,在結婚前一天一定會去挽臉,讓自己容光煥發而且容易化粧。 陳甘妹溫和的說:挽面的時候有點疼,但是不能喊痛,尤其是新娘子更是忌諱喊疼,以免影響美好婚姻。挽面的婦人為了讓客人忘記疼痛,自創吉祥話,祝福女子生活幸福。陳甘妹一邊替客人挽面還安慰著說:「愛美就不能流眼淚!新娘水噹噹『雙雙對對,萬年富貴。』」 1930年出生的陳甘妹,從小看著親戚們以挽面為副業,在環境的造就之下,自然學會挽面。當她7、8歲的時候,拿挽面的工具看著母親學動作,才十幾歲,就學會功夫。 1970年陳甘妹搬到花蓮住,家族繼續替客人挽面,母親也做到近七十歲。母親覺得甘妹的技術純熟了,就讓她獨立去賺錢,那時挽面一次五元。 剛到花蓮的時候,人家問陳甘妹會做挽面嗎?她有自信的回答:「你沒有給我做過,怎麼知道我會不會呢?」陳甘妹表示:「環境造就我啊,一回生兩回熟。」 陳甘妹的媳婦羅成艷,從大陸嫁來台灣,看婆婆做挽面,覺得很有興趣,就學起來了。這正是用心的人在生活中耳濡目染之下,求得生存之道的最好寫照。 羅成艷以經驗談到:每個人的膚質不同,先要仔細觀察客人的臉,才能克服技術問題。修臉時首先注意眉毛,眉毛高低不齊,要修剪對稱。挽面可以放大臉部毛細孔,容易拔除臉部汗毛,汗毛就不易長出來。 在挽臉之前先以絲瓜水清潔臉部,再以香粉(又名:膨粉、白粉)敷於臉上,接著將棉線摺成三段絞纏,一端以嘴咬著,兩手分持兩端,線呈交叉狀,雙手一拉一放,一鬆一緊,臉上的汗毛就被絞入棉線,連根拔除,最後拍上化粧水及敷上面霜。 「挽」的功夫很重要,要挽得乾淨又不疼痛,挽的力道要適中,其次是細棉線一定要貼緊臉部,動作要乾淨俐落。挽面一次,效果持續兩週。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挽臉,有些人挽臉後會出現皮膚紅腫、過敏甚至脫皮等現象。 陳甘妹說:因為我是老師傅,大家對我就很放心。她的客人除了新娘之外,年紀最大的有九十六歲,最年輕的是跳舞的小朋友;因為挽面後比較容易上粧,現在有些男人和化粧師都來挽面。 陳甘妹最安慰的是,現年(2010年)才5、6歲的小孫女也會幫她挽面,有板有眼的動作,像一位老師傅。 挽面的好處: (1)按摩臉部促進血液循環。 (2)促進皮膚新陳代謝、有美白效果。 (3)皮膚有光澤有彈性。 (4)去角質、去粉刺、使臉部光滑細緻。 (5)容易吸收保養品、容易上妝不易脫妝。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相傳豆腐是西元前164年,由中國漢高祖劉邦之孫淮南王劉安所發明。劉安在八公山上燒藥煉丹的時候,偶然以石膏點豆汁,從而發明豆腐。 2000多年來,隨著中外文化的交流,豆腐不但走遍全國,而且走向世界。今天,世界人民都把品嘗中國豆腐菜看作一種美妙的藝術享受,它就象中國的茶葉、瓷器、絲綢一樣享譽世界。說來也許令人難以相信。 一般來說,做豆腐的原料是黄豆、绿豆、白豆、豌豆等,但是用花生作為原料的卻不多見。現在就讓採訪小組去拜訪屏東的鍾家,看看他們是如何做花生豆腐的。 花生豆腐是屏東縣內埔鄉東勢村研發出來,已有90年的歷史,原因是客家人很會做米食,早期碰到梅雨季或颱風天,無法下田耕種的時候,客家婦女會將周邊可以取得的材料如花生及在來米拿來做豆腐。一開始家家戶戶的婦女都想做,但卻形成忙的人無法做,功夫不好的人不敢做,功夫好、做得好的人就成了他專業,以前是以物易物,後來到市場賣花生豆腐,久而久之就變成這一行翹楚。 內埔鄉的水很特別,來自於海拔超過3千公尺的北大武山,蘊含清新甜美的殊勝甘泉,更吸引公賣局來這裡設廠。尤其製作花生豆腐,配合這裡的水相得益彰,有加分的作用。在內埔鄉會製作花生豆腐的有20、30位師傅,但是能夠維持古法沒幾位,因為製作手續非常繁複,從花生、在來米研磨到成品端出給客人吃要幾個小時,還不包括處理原料的時間。 大清早,天還沒明亮,進入鍾家廚房,耳裡聽見一種擎擎拍拍的聲音,及霧濛濛的水蒸氣瀰漫著四周,鍾先生汗流浹背,大力的攪拌著大鐵鍋裡慢慢滾沸的豆腐泥。 台灣光復年間,鍾耀華先生(第三代)的祖父到父親(鍾春增)都做花生豆腐,當時他才25歲,為了感念父親堅定的心,也接下傳承祖業的責任,鍾先生以含蓄的口吻說,鍾家世代都是賣傳統花生豆腐,從未想過做其他行業。 林玉英(鍾耀華之母)表示:他們堅持純手工製作,燒柴火控制火候,可是賺不了多少錢。鍾耀華先生嘗試過用機器製造豆腐,做出來的豆腐失去花生豆腐原有的古早味,顧客不再上門,最後還是決定用柴火燒,慢工出細活,做出來的豆腐才是最好吃的。 鍾先生採用老花生來作花生漿,老花生和生花生無關於豆腐的口感,而在於老花生不去皮熬煮後的紫色比較濃豔。當紫色豆腐糊在鍋內滾沸時,此時要適時控制柴火,用小火慢煮,以免燒焦。 攪動漿汁也是一門學問,鍾先生手持長鍋鏟,用適恰的力道不斷攪拌,再憑多年眼到、心到的經驗觀察,在豆腐糊的最佳狀態下盛裝起來。 花生在研磨時不能去皮,帶皮花生有豐富的植物性鐵質,遇到高溫就變成紫色,以前農業社會不懂得花生不去皮的好處,後來經中國南京中醫大學及嘉義大學的研究報告,才知道花生不去皮是正確的吃法。 為了保存古早味,師傅用純手工製作,耗時又費力,但是在鍾耀華堅定的神采上,可以證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2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竹子,是亞熱帶地區的特產,也是台灣早期物資缺乏的年代,最經濟、最天然的家具製作素材。它具有生長快速,且韌性強的特性,所以實用性非常廣。 竹管家具主要為竹椅、竹桌、菜櫃、乳母椅等等…,其使用的材料,一般挑選較為成熟的桂竹為材,主要架構是以不同粗細的竹圓桿材,竹管及細枝,利用鑿削、鑽洞、鑽孔、烘烤、彎曲等技巧配合榫接技術製作組合而成。 現年86歲的(西元2010年)程名加老師傅,從事竹管家具已有70年,以純熟的技藝,經年累月磨出又厚又硬的繭,見者莫不嘖嘖稱奇。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跟隨他30、40年的小尖刀、木槌、刨子,這些成為師傅多年以來隨身必備的重要工具。 程老師傅的家族做竹管家具已有六代, 他表示,小時候只聽父親(程朝忠第五代)提起祖先從第一代至第四代,在清朝時期就開始做竹管家具。父親(程朝忠第五代)也是在日治時開始做的,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招牌,都是朋友介紹朋友、客戶介紹客戶來訂貨的。 西元1939年,程師傅14歲的時候,由於家境並不富裕,也沒上過學校,就開始跟著父親(程朝忠)學做竹管家具,學習製作7至8個月以後,就獨立完成第一把乳母椅,賺到了第一筆錢,直接交給父親(程朝忠)當家用,街坊或親朋友好友都稱讚他做出來的手藝在崙背鄉無人可比,老師傅也從來不知道什麼是辛苦或有想改行的念頭,應該做的事,就要很歡喜的想辦法完成,只要「認真」,不需要做很多年才能出師。 西元1945年,程老師傅(20歲)離鄉背井到台北工作,台北的家具樣式多,讓他大開眼界,看了以後,就自己埋頭研究,學到許多不同的製作方法,現在不用畫草圖,就可以算出需要竹子的尺寸、數量和種類。 後來塑膠椅出現在國內,純手工的竹管椅在價錢上根本無法與之競爭,因此生意一落千丈。幸而當時國內有人開拓了外銷美國這條路,才不至於失業,但是卻得離鄉背井到台北工作。程老師傅回憶到10多年前還有5、6家在做外銷美國的生意,可是現在大多關門了。老闆想去大陸設置工廠,問他可否一同前往?他當面回絕老闆好意,並說不習慣那裡的生活。 西元1981年程老師傅回到雲林縣崙背鄉繼續製作竹管家具,舊雨新知跟隨腳步紛紛前來下單訂貨,常常工作到三更半夜,累得腰都挺不起來。 由於懷舊的心理,以及竹管家具比較耐用,而且美觀實用,縮小比例後,又可以當作裝飾品擺設或收藏,因此竹管家具又有新的契機。但是由於工作比較辛苦,又沒有專門的商店收購買賣,收入不固定,一般年輕人都不願意學習,所以,除了需要有心人的教導與推廣外,鄉鎮市公所也要成立運銷合作社,這樣,竹管家具才能賡續下去。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1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這次的調查可以說是一波三折,採訪的前一天,剛好碰上蘇花公路大崩塌,無法通過。為了不失約,我們只好繞到中部橫貫公路,長途跋涉到花蓮。吳健二夫婦看到我們依約前來,也很高興,佩服我們的敬業精神。 大豆,在台灣俗稱為黃豆。我們日常飲食習慣以大豆製品為日用食物,以補充植物性蛋白質。傳統食品中的豆腐、豆干、油豆腐、豆皮、豆奶、醬油、豆豉都是以大豆為原料。豆類食品具有熱量低及營養成分高的特點。 將大豆浸泡後,磨漿,濾去豆腐渣,就是豆漿了,把豆漿煮沸,在其表面會凝固成一層脂肪含量較高的薄膜(皮),這層皮就是豆皮。 吳健二 1941年出生,28歲時開始跟弟弟學做豆皮,到現在,已經做了40多年了(2010年)。 吳健二表示:在年輕時,除了新年期間,幾乎每天3點多就起床,年復一年,如果不是找不到更好的工作,為了生活、養育兒女,老早就不想做了。哪會習慣,一想到要起床,就會害怕。 做豆皮時不能吹電風扇和冷氣,因為要把煮好的豆漿,再移到一盤盤的長方形鐵鍋內,再用小火煮。每隔幾分鐘就用長竹筷往淺盤挑起一層熱騰騰的豆皮,掛在準備好的竹竿上陰乾。若是動作不夠快,或是溫度不夠,豆皮就不能凝固,也容易裂開。 傳統做豆皮的方式,已不符合時代的需求,絕大部分的豆皮工廠,都轉為半自動機器生產,並且改用瓦斯來燒煮豆漿了。而吳老先生夫婦還是堅持遵循古法,用木柴燒煮豆漿。 吳健二頻頻的搖頭,我們工廠小,無法和大工廠競爭,只好就地取材,能省就省。另外,以前人比較重視年節,有許多拜拜的事,常用豆皮當材料做食品拜神。現代人為了貪圖方便,都改拜水果,豆皮的需求量就減少了。 吳老先生兩個兒子小時候都有學,也幫忙過,後來他們嫌做豆皮太累,選擇到台北去工作。他表示:以前是農家子弟,辛苦事做慣了,身體也比較承受得了。 看著吳老夫婦不斷的將高溫的豆漿倒在鐵盤中,凝結後再撈起,一直循環著這樣的工作流程,似乎很單調,但他們專注的精神、熟練的手法,都啟發我們做工作時應具備的態度。 當我們採訪完後,買了一些吳健二夫婦剛做好不久的豆皮,聞著豆皮散發出的豆香,我們根本忘記了回程還有遙遠的路程。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30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鏘鏘鏘」、「鏘鏘鏘」……。在日治時代,以及國民政府遷台初期,聽到這樣的聲音,表示替人補鍋的人來了,他們通常會敲打鍋子。補鍋子的人一個月至少會來一次,婆婆媽媽們會趕緊跑入廚房,把有破洞的鐵鍋、水壺,拿出去給補鍋人修補。不過,這種畫面、這種聲音,已經四十多年未曾再聽到過了。 從小記憶中,家中燒柴火煮飯,一個個鍋子、一個比一個黑,有的鍋內還會有補丁的痕跡,有時在灶裡燒柴火時,還會聽到「淒淒」的滴水聲。這是因為當時社會普遍貧窮,鍋子有了破洞也捨不得丟掉,反正修修補補也可以再用一段時間。 身為曾家第二代的補鍋人曾乾金回憶說,他13歲就跟著父親學補鍋子,聽說他父親是在頭份學這一行業的,當然會做這行業,是因為當時鐵鍋(生鐵鑄成或鋁製)容易破損,才有了補鍋這種商機。 過去我們常聽到「一支柴刀養活一家人,一支髮剪成家立業,一支鐵錐賺了一個老婆」,有人東敲敲西敲敲,敲到三代5、6口人成家立業,可見,這行生意在過去應當不錯。 補鍋子要有哪些工具呢?讓我們拿起牆角的「老傢伙」來個表演,說說老故事。 曾乾金先生說,年輕時,我們都有出庄補鍋的經驗,簡單的就是拿著小手提包,裡面放一些鐵槌(榔頭)、各種鉗子、還有補釘,麻煩一點的就需要加手風車、煤炭、鍛爐、鐵沙之類的東西,每次出庄,一天下來就補了好幾10個鍋子,有時地上排著一整排的待補鍋子,像一條長長的人龍。 補鍋這小小的動作,可不要小看它喔!它在當年,1天可賺進廿斤白米呢!曾先生說,在他父親那一代,大部分都是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來做生意,到了他手上就有用錢來做生意,像他補一個洞就收五塊錢,到了後來就10塊、20塊,再後面一毛錢也沒有了,因為人民生活越來越富裕,鍋子壞了就換新的,所以這行業沒落了,他小兒子雖然也有學到補鍋的技藝,不過也沒有工作可以做! 一聲聲熟悉的叫賣,一支支黑透的鍋子,一股股的熱風,一陣陣的敲打聲,雖不是音樂殿堂的百人演奏會,但它的確是鄉土生活裡令人安心的聲響…… 車水馬龍的街景裡,曾老先生補鍋補了40多年的眼睛,不時留連在已然老舊的工具裡,帶著一份濃濃的情感,以及一份難以言喻的落寞。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傅文材是傅繼雍的父親,也是碾米廠的創始人。傅文材自幼失去雙親,送給農人做兒子,十幾歲就開始在碾米廠工作,之後就創設了米廠。米廠在西元1981年左右時,成為糧食局指定工廠,他於93歲高齡時辭世,米廠由第二代傅繼雍繼承。1959年碾米廠由內埔圓環遷至現址內埔村東成路,與內埔開庄伯公相鄰。   傅繼雍表示,當時遷移米廠時最大的工程,莫過於移動龐大的精米機具。他延請專業師傅分段拆解機具,將完好的部分搬來內埔組裝,打穀處原本是木製的,但因為長期被米粒撞擊,內部已經破損,因此改成金屬管路。金屬管路雖然不易損壞,但產生的碎米會比較多;傅繼雍利用碎米做成飼料,勤儉的精神,讓他開發出另一條商機。傅繼雍描述父親在日治時期米廠的經營狀況:當時有「限期出售」的規定,米廠不能屯積米糧,在下一季來臨之前要將米全部出售,米商就要仔細計算進米量的多寡,以免賠本。到了國民政府的戒嚴時期,米運送買賣也不能跨越縣市,如果要,必須向相關單位申請「路條」,才能通行。昔日米廠和農家之間,有互助會的制度,當時是以穀繳息,而不是用錢;那時裝米使用的麻布袋,價錢很高,也有人用它來繳互助會的利息。現在米袋是用塑膠做的,可以重覆使用,所以很少人用麻布袋了。 以往農家也可以在收割前先向米廠預支現金,收割後再向米廠繳米,這期間米價上漲,米廠就可以賺取其中的差價了。穀價有時會變動,農家們要趁價格好的時機趕快出售,稱為「搶新」,遇到搶新的時候,礱米機從傍晚運轉到凌晨。另一個忙碌期,則是外銷米要趕船期,這時期的工時也都相當長,機具運轉不停。 傅繼雍表示,10幾歲就開始做這一行,農業社會裡不曾想過換行業,可是政府給的薪水到現在都是一樣,現在想換行業,但不知道能換什麼了。這裡是糧食局指定工廠,做的是公糧,以前要繳田賦,現在政府有保價收購,但保證價格比一般市面價格便宜,所以農民要繳的意願也比較低了。傅先生說,每年有兩季收成。第一季4、5月收割,第二季是10月收割,收成之後,政府聯合幾個工廠輪流到這裡,或去他們的碾米廠試碾,因為碾米廠分南北兩家,此為北區,收割的稻米和碾的米粒也不一樣;以稻穀2千公斤放進機具,打完之後得到多少糙米、多少碎米,穀殼(粗糠)有多少?最主要是計算糙米有多少公斤,以此做為固定比例,算得很精細。這裡的公糧和私糧都有,但是因為公糧的保存要比較久,所以烘得比較乾燥,顏色比較不透明,而私糧比較亮白透明。碎米可以做成飼料或釀酒。剩下的穀殼可以改良土質、做成飼料和燃料,許多工業燃料改用穀殼,環保且效率好。工廠裡將礱穀機和碾米機互相連接,雖然省了搬運的人力,但是兩機合為一體,使得機具成為尨然大物。傅繼雍在機具上貼了對聯:「順順序序,粒粒晶瑩。」他自我期許:依序做事,不疾不徐,才能碾出晶瑩的好米粒,以及廠房口一幅對聯寫著「文遠交商通貿易、材能內外展鴻圖。」首字組成為「文」、「材」兩字,這是為了紀念他的父親。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8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在物質缺乏的年代,客家甩肉丸是南部客家庄內遇到婚嫁喜慶必備的物品,因為客語中的「丸」字發音與「緣」字相同,所以客家肉丸有象徵「緣份」、「團圓」的意思。它不是一種普遍性的行業,但卻是婆婆媽媽必須會做的一門小手藝。 早期客家家有喜宴時,前一天,當院子搭起布棚,四處貼紅掛綵後,八音響起,村子裡左鄰右舍的婆婆媽媽們就來了,穿起圍裙,捲起衣袖,圍著盆子中調和好的碎肉糰,開始動手甩打起這道酒桌上大家最愛的食品。 傳統甩肉丸,是用手工做的,以豬肉的後腿肉,加上紅蔥頭一起剁碎,放入些許的地瓜粉,用雙手攪拌,手中心放點醬油,再拿起肉丸在手心不斷甩打,打到形狀像橄欖形,再放進蒸籠裡以文火去蒸熟。 甩肉丸這種客家美食,現在的年輕人大都不會製作,只有少數上一代有傳承給子女。此外,也只能夠看到老一輩人在市場賣,讓懷念傳統美食的客人解解饞。不過,現在製作甩肉丸都是仰賴機械,而原有的傳統手藝也幾乎失去了。 慶幸的是,我們在在食品博士藍群傑先生的家傳中,找到百年前的客家美味。他說,他曾祖母是清朝時代的人,那時候就已經會做了。以前祖母傳給媽媽,媽媽就傳給女兒,就這樣一代代傳承下來。他們六堆地區,傳下來至少有300年了。他們在過年過節、祭拜祖先時,一定會有這道菜;有時候人家辦喜事,會要求外燴做這道客家菜,意思當然是討個吉利,表示圓圓滿滿。 南部的客家人是說甩肉丸,北部客家人是講蒸肉丸,南北所用的材料也差不多。差別的地方在於南部是用掌心放一點點醬油,將調好的肉餡,拿起適當的量,在手中來回甩,甩到紮實為止,所以用這種動作來命名,稱為甩肉丸。比較起來,北部的肉丸就比較簡單囉,一樣是將調好的肉餡,加醬油、酒、味精和鹽,用手掌去捏就可以了。 藍教授又說,甩肉丸有一個很重要的佐料,就是蔥白,蔥前面那一段白的,把它跟肉一起剁碎,搭配起來,就有一種蔥的香味,又有鮮甜味,這是最特別的地方。用蒸的有一個好處是,可以先保存所有的營養成分、所有的甜味,最後再拿來煮湯。左堆、佳冬、新埤這邊是用來煮湯;內埔、竹田、萬巒、高樹、美濃等地是直接拿來炸,或是直接蒸來吃。 2000年後工商業發達,小家庭的生活物質多樣化,這項甩肉丸手藝就越來越少人做了,所以傳承就成了問題。不過,藍教授卻樂觀的說,其實要傳承有一個方式,就是活動有意思、有新鮮感,讓學生有意願來學習。一個加工技術的學習,如果能夠成功,總之有學習就有觀念,這是他們目前要推廣的部份。 雖然是簡簡單單的客家傳統美食,這種手藝,所幸有社區媽媽會做。如果沒有這些婆婆媽媽如此熱心的做,不知道什麼時候,甩肉丸這項客家人的傳統技藝,就會在歷史的洪流中湮滅了。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當我們聽到廟堂裡傳來「伏俯,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高升…」的清亮聲音時,就知道今天是某位神佛的生日了。這清亮的聲音就是廟堂禮生的吟唱。 禮生主要在祭祀聖廟及先賢祠堂主持吟唱「起跪」「進供」,宣讀疏文及讚文的工作者,是非常久遠及傳統的一項工作。 有多年當禮生的胡集浩先生說,他父親一生都在廟堂工作,每到神佛生日,就擔任禮生,他也就跟著父親在廟堂裡長大,天天看父親的工作,時間久了,自然就懂得一些禮生的要領。 我們向神佛祈求平安,或這一年中所進行的工作,向神佛寫明報告吟讀後火化,這方面的祈求方式,都是以「疏文」來上奏。如果神佛生日,就用「讚文」來吟讀,主要內容是「慶讚」「恭祝」之意,就好像人間做喜事說好話一樣。 在現今社會裡,禮生給予人的印象是「文高不可測」,所以大都由地方上知書達禮的耆老,來擔任禮生的職務。胡集浩先生解釋,在廟堂的禮生工作,大部分是長時間接觸、口傳而來,尤其在吟唱部份,都以「漢文」詞書為基礎,吟唱的發音也是用「官話」,所以做禮生的,一定要懂得「漢文」。 現代的禮生已漸漸失去傳統禮生的功能,大部分以白話方式進行國民禮儀,服裝方面則以西裝為主,進供物品及進行的禮儀也簡化。那這樣是否當禮生的就變質了呢?的確,傳統禮生的行業,已漸漸消失,目前能看到的禮生,大部分都是六十歲以上的年長者,在這資訊發達的時代,禮生這門功課卻談不上資訊,更缺乏文字細述。 胡集浩說,傳統的禮生要求比較多,也比較複雜,長袍馬褂那是基本的,重要的是,身為一個禮生,要能了解眾神的來歷,如何請神,如何進行禮儀規範,更能指引信眾,引導儀式的順暢,完整的進行三獻禮或九獻禮,或祭祀工作。 傳統客家生命禮俗中,禮生、八音、供品(全豬、全羊),儀規,是基本的配置,其中又以客家八音不可或缺。客家八音在客家人各種祭典裡都有,像孔子誕辰紀念日,首先就是暖場熱鬧,祭祀中就配合禮生的吟唱進行。 胡先生說,古禮的傳承是件苦差事,從他父親到他也只不過兩代人,而他兒子也沒走這行,現在只有在社區大學教一些年長學員,希望能傳承下去,不敢想能夠完全傳承下去,只能教一個算一個,教一雙算一雙。 不過,現在所謂的「禮生」,除了是廟堂的司儀外,也指代理喪家執行司禮,又稱襄儀,為協助司儀執行下達的口令、程序,比如說,獻花、獻果之類的事。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6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轎子是中國古代一種特殊的交通工具,據史書記載,轎子的雛形遠在夏朝時期就已經存在。從先秦到兩晉時期,轎子只流行於皇室貴族。到唐代,肩輿(轎子的古名)除了供帝王乘坐以外,也只是婦女和官員的交通工具。要到宋代,轎子才成為普及的交通工具。 黃敏雄老師傅說,古代的轎子,大致有兩種形式,一種是不上帷子的涼轎,也叫亮轎或顯轎,一種是上帷子的暖轎,又稱暗轎。一般轎子分為「官轎」、「新娘轎」,又稱為「花轎」、「員外轎」。從轎子的大小、色彩、繡花,可辨別官階、身分之高低,尤其繡有龍形之官轎是「皇帝」獨有的轎子,絕沒有第二頂。明清時期的一般官吏,得用藍呢或綠呢作轎帷,所以有「藍呢官轎」,「綠呢官轎」之稱。 和馬車等其他舊時交通工具比較,轎子的速度較慢,但更為平穩舒適。轎子也有利於穿行狹窄曲折的巷道。另外由於雇人來運輸,也可以顯示乘轎人的社會地位。1950以前的台灣,在交通不便的地區,有錢人的代步工具是轎子,但現在人們已不用這種使用人力代步的交通工具了。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汽車發明以後,除了在特殊場合,如某些傳統婚禮場合,還能看到一些罕見的花轎外,轎子已經被淘汰,使得靠編轎子謀生的人,失去了競爭力,紛紛改行,這行業的師傅就更少了。 轎子在現今社會裡,沒人拿來當交通工具,做轎子的老師傅也沒生意可做,但也有小部份腦筋動得快的老師傅,將人乘的轎子改成迎神賽會的「神轎」,維持生計,黃老師傅說:「這也是轎子啊,只不過一個是人坐,一個是神坐,也一樣是轎子。」 做神轎,主要是廟裡的執事來訂貨,會照著訂貨人要的尺寸、規格、形狀來做,編織各類花形,就須靠這些老師傅的經驗去編織。 黃師傅說,神轎依神明的性質可以分為文轎和武轎兩大類,武轎是王爺、千歲等神明所乘坐,這類神轎的後方插有五方營旗,此外媽祖也坐文轎,但有一個特別名稱:鳳鸞。武轎則專為如關帝爺般武將出身的神明所配置,從外觀上來看,文轎、武轎最大的差別,文轎有轎頂,武轎就沒有。 神轎用料多選檜木、樟木或烏心石所雕刻的圖案,大多由雕刻師自由配以花鳥、麒麟等吉祥圖案,鳳則是鳳鸞必有的,轎內外的雕刻極盡華之能事,顯示出對神明的崇高敬仰。文轎較重,約兩百台斤左右,抬轎時一組要八人,並需有二至三組人員替換,文轎較重是因為有轎頂,且整座都是原木雕刻,是最精美的神轎。 一種技藝可能在時代洪流中隕落,也可能在現實生活做改變,就像人轎變神轎、竹子變竹炭,再先進科技的東西都需要有人性,技藝可能會改變,但當中仍有相當的趣味、巧思與智慧、態度,可以讓後代人學習。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5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木馬不是馬,它也不是兒童的遊戲玩具,而是西元1910年的日治時代,日人建造阿里山森林鐵路奮起湖段,以採取森林中珍貴的木材,原先砍伐地點都在鐵道附近,木材由人工搬運,後來砍伐的木材離集散場愈來愈遠,人力不堪負苛,才發明以「拖木馬」搬運木料。 在苗栗南庄出生,也在南庄深山工作的溫運來先生,年輕時就拖過木馬,由於工資比一般工人高出許多,所以一做就十幾年。 溫運來老先生說,我父親做拖木馬時,我才3、4歲。他在四十歲左右開始做。我今年七十四歲,十五歲就跟著哥哥去拖木馬,到20歲我就會自己拖。當時一般工人一天的工資是70、80元,拖木馬卻有兩百多元。 日治時代,日本人有計劃的開採台灣林木,運回日本建造神社和房子。二次世界大戰時,由於需要更多物資,開始大量砍伐台灣林木,換取槍砲彈藥。國民政府來台後,為了增加國家財政收入,砍伐林木更加嚴重。當時砍伐的林木,因深山的交通不方便,還是用木馬運送。 溫先生表示,拖木馬所需的工具有斧頭、橇子、鋼線、落頭鋸、五齒鋸、油罐、蜉蜞釘,還有自己做的木馬。木馬最好是自己會做,拜託人做也可以,但是人家會說閒話。你就要自己學,看人家怎麼做,幾次後就會了。 製作木馬是有技巧的,木馬頭到尾長7尺,上面要1尺,底要一尺半,要稍微有些斜,如果直直的,木馬會翻掉。做馬板的木頭,樹紋一定要直的,由前而後,拉起來才會順暢。中間的吃力比較少,就不需要很多橫桿,但桿子要硬,不是一般的軟木,它的榫子一定要用橫的,直的榫頭,木馬板子會裂開,這叫倒頭榫。 木材有大有小,搬上木馬和綑綁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樹太大,就要用落頭鋸剖開,或是截成幾段。一般一百斤內的木頭,一人扛一邊搬上木馬。像五、六百公斤以上的,就要用撬子了。小支的木頭不用蜉蜞釘就會鬆掉,要將鋼線繞到木馬底部,絞緊木頭才拉。 木馬跟汽車一樣,也有方向盤,但是比較簡陋。它是在放在木馬的木材前,釘一根粗木頭,當作方向盤,轉彎時,一推粗木頭就可以了。 從木馬的製作、木頭的排疊綑綁、木馬道的鋪設,每一個環節都需要有豐富的經驗。 拖木馬是相當危險的工作,每砍伐一片山林,就可能會傷亡好幾個人。以前人說大陸的老虎,台灣的木馬,大陸的老虎那麼多,那麼兇。台灣的木馬,人先走,後面兩三千斤跟著來,一不小心,就會被碾死。 拖木馬除了經驗外,也要有技巧。像那邊上坡,這邊下坡,你就要用腦筋,一下就讓木馬衝上去;下坡完全要用肩膀去擋,木馬沒有煞車,煞不住時,就拉去撞山壁。 和做許多工作一樣,拖木馬也有職業病,加上危險性高,所以許多人做不了多久就改行了。拖木馬的,越到中午越拚命,做得氣息很急促,看到水就像看到命一樣,喝水喝到內傷,最後像哮喘般。 民國70年開始,森林保育觀念抬頭,政府宣布有條件砍伐山林,80年後全面禁伐,工寮、木馬道也湮沒在荒煙蔓草中。 最後溫先生指著老舊的木馬,這是我以前用的,留下來沒有丟掉,給我兒子看,說我以前娶他媽媽,就是用這個賺來的。拖木馬拉得半死,才娶你媽媽,才生下你們。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在日常生活中,竹子是應用最廣泛的植物,也是我們最熟悉不過的。然而,竹子不是砍下來就可以使用嗎?從沒有聽過要煮過,那為什麼要煮過呢?這是我們採訪人員很想知道的,也是我們今天要採訪的重點。 世界的竹類分為三大區,亞太竹區、美洲竹區、非洲竹區,大約有1200多種品種。竹子是常綠植物,生長快、繁殖力強,對中國歷史文化影響也很深,尤其是文人所用的毛筆、詩書文簡、竹樂器,為中國文化歷史和文獻做出很大的貢獻。但竹子也能製造出竹箭、弓弩具殺傷力的武器,作為戰爭使用。 竹子在民間的生活中,運用十分普遍,不管食衣住行育樂,無所不用,難怪科學家會說:「竹子是地球上最有用的植物。」 范硯博先生表示,不要看它是一根不起眼的竹子,它可是對人類有很大的貢獻呢!他那間辦公室就是竹子蓋起來的。台灣曾經是竹業大國,民國60年代,光是苗栗地區的製竹廠就超過100家。 范源發老先生說,台中以北生長的是桂竹,台中以南孟宗竹較多,所以處於北部的苗栗地區都用桂竹來加工。從山上砍下來的竹子,用人工扛到停車處,再運下山到我這邊。 范硯博先生進一步說明,他們家經營竹業己經36年了,他父親二十六、七歲時開始從事竹業生意。這個煮竹的爐灶,就是他父親那時建的,到了他這一代,也幫父親一起經營竹業加工生意。 走進這家竹業廠,映入眼簾的是,一堆堆的竹子及聽到霹霹啪啪的竹爆聲,走近一看,原來超長鍋爐下正燃燒竹子,鍋內正煮著一根根的竹子。真是奇怪,有聽過烤竹筒飯、煮竹筍湯,沒聽過煮竹子的,到底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呢? 范源發老先生解釋說,山上砍下來的竹子,經過蒸煮20分鐘後,竹子從綠變黃,經過煮過的竹子,比較不會受到蟲蛀、耐久,不容易腐壞。經過加工雕塑後,可製作各類型家具或蓋房子,幾十年也不會壞。 竹子有大有小、有直有彎,都一樣可用嗎?當然竹子有老有嫩,有直有彎,彎的還要用火烤加工,把它弄直。首先要放入煮鍋裡去蒸,煮過後,才加工製作各類型的物品。傳統行業有它的智慧技藝,也不知道誰發現竹子煮過後,有這麼大的功效。 范硯博說,現在廉價進口貨的竹製品很多,但製作粗糙,價格當然比較便宜,他們難以對抗,所以他們只能轉型,將竹子改做精緻的產品,開創MIT的品牌。 竹,四君子之一,風吹時彎下腰,之後又挺起莖桿,展現出堅韌的生命力,竹業也經過寒冬之苦,如今山不轉路轉,他們再提起精神,發揮竹業的智慧,就如雨後春筍般的再造第二春。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米篩目源自廣東梅州大埔客家地區,因為兩頭成尖尾型,在大陸地區稱為老鼠粄。老鼠粄跟隨客家先民渡海來台,不知何時開始,老鼠粄漸漸就被喚成米篩目。 米篩目是客家米食之一,之所以會稱它為米篩目,因為它是用米磨成米漿,做成粄糰後,再放在米篩上搓揉,經過米篩上的目,而形成一截截的條狀物。由於「篩」的閩南語近似「苔」,所以有米苔目的俗稱。 劉阿婆表示,一般農家人一定要會做這種粄。她年幼的時候,看媽媽、嫂嫂在做,當女兒的不去幫忙還可以,反正還有嫂嫂會做。到了結婚,當人家的媳婦時就不行了,怎麼說也不能夠輸給別人。別人會,她也要會。 做米篩目的手藝,大部分來自家庭傳承,例如,媳婦向婆婆學習,就這樣一代一代的傳下來。而米篩目也是農業社會中,常拿來招待工人的點心。像她在田裡工作的時候,看到嫂嫂送米篩目來當點心,就覺得有得吃,又可以休息,心裡特別的高興。 傳統米篩目製作過程簡單,但是很累人,尤其是在搓刷的時候,都要用很大的內力,把米篩目搓得有韌性,而且粄母溫度又很高。粄母是很燙的,倒進去之後一起搓,然後將米糰用力搓過米篩目粄的洞眼裡,讓穿出洞眼的雪白米條,掉落下面的熱鍋滾水中,煮成米篩目。整個過程做完後,整件衣服都濕透了。 做米篩目的方法雖然簡單,不過在做的過程當中,要忍受高溫,那為什麼還要這麼辛苦的做米篩目呢?劉阿婆說,因為以前人生活都比較苦,捨不得花錢去買,所以用自家的米來做出點心,就不用花很多錢去買。 做米篩目一定要用在來米,不能用別種米,因為其他的米會黏稠,而且在來米比較清爽,吃了比較不會脹氣,就有精神工作了。 有人開玩笑說,米篩目是媳婦的懶惰粄,是不是說做米篩目,並非我們想像中困難呢?的確是如此,因為米篩目的料理很簡單。米篩目的料理方式分為甜、鹹兩種。甜的只要加糖水、冰塊就可以了;鹹的料理方式,則隨各地區及個人的口味,佐料會有所不同。將米篩目加上豬肉、蝦米、蔥爆香,配上韭菜煮成,就是一碗令人垂涎三尺的米篩目。 蕭芳纓女士補充說,也有些人喜歡吃炒的米篩目,先加入蔥、豆瓣醬、豬肉或蝦米爆香,再放入韭菜和米篩目一起快炒,就成為一道香噴噴的炒米篩目。在屏東地區,有人以煮粄條的方式,再加上豬血、豆瓣,這是南部地區特殊的吃法。 現代人講究快速、方便,讓米篩目從家庭的點心,變成大眾化的商業美食。原本有著媽媽愛心與味道的米篩目,逐漸在家庭生活中消失,成為難得一見的絕活。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2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3

拓本是保存文物的方法之一,也是印刷術發明的前驅。學習寫書法除了臨摹外,更可借由拓碑感受碑文的筆觸,對書法會有更深的體悟。但隨著時代變遷,書法已逐漸沒落,拓碑技術在台灣也成為一種冷門的行業。 本來外景隊是要採訪拓碑大師傅茂金先生,可惜他老人家已在2009年故去,令人感到遺憾,幸好他的得意門生徐菊英女士願意接受我們的採訪,也幸好在1992年,我們曾經採訪過傅大師,記錄了他對拓本的寶貴意見與心得。 徐菊英女士親切的接受訪問,她說,傅老師常說要寫出一手好書法,一定要學習拓碑。為什麼呢?拓碑是逐字去拓,在過程中,慢慢的領略字的神韻。懂得訣竅後,寫起書法來,自然就如魚得水了。 傅茂金是台中東勢人,1942年,跟隨石岡劉曉邨秀才門下學習書法以及拓碑,我們在1992年曾拜訪過傅大師,因而留下這段珍貴的影片。他說,拓碑是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去拓。跟臨摹不一樣,臨摹就是大概看一下,看過就可以寫上去,這其間當然有一些差距,假如我們用拓碑的時候,每一個字的角度,一撇的撇尾都會知道。所以,臨書十字不如拓一個字。 拓本法原來是用墨、拓包去拓叫濕拓,第二是臘拓,墨與臘去調和讓它變硬去磨,傅老師發現一個新法,用碳酸紙,打字的複寫紙,用這個時間會節省,磨的時候既明顯,輪廓也很快的顯明出來,時間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省時省力。濕拓的底較黑字較明顯,很有立體感,臘拓跟乾拓就沒立體感。 徐菊英女士說,他跟傅老師學習的是濕拓,所使用的工具,有宣紙、著色用的墨汁、水、增加碑面與紙張黏著力的白笈水、清潔刷、捶碑刷、膠帶、海綿、墨盤跟拓包。 徐女士話鋒一轉說,拓碑的時候,不能選下雨天、也不能大太陽、又不能有風,這些都會影響拓碑的品質,一般人會覺得太麻煩了,台灣沒有幾個人在做,台中地區就只有她一個,目前國立台灣美術館的碑林,需要拓碑的保存,她是唯一一個能進入碑林拓碑的人,所以她也盡量跟學術單位配合,辦理研習活動,希望能讓這個技術流傳下去。 書法、碑文是前人的墨寶真跡,我們在學習書法與認識書法歷史時,常看到鄭文公碑、張猛龍碑,其實就是將古人所寫的字,刻在石片上稱為碑,拓碑則能留下珍貴的石刻史料,它不僅是一種複製的技術,也是一種藝術的表現,有鑑賞與收藏的價值。 雖然現今攝影技術發達,但始終無法取代傳統拓碑保存文物的傳神傳真,如此珍貴的技術,卻也抵抗不了時間的洪流,面臨即將失傳的危機。

大眼睛看大狀元-第21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05:05

米花來自中國廣東省陸豐縣,是客家人特有的米食。陸豐的客家鄉親渡海來台,米花也隨著他們的腳步來到了台灣。現年九十八歲的廖玖阿婆說,她在大陸廣東陸豐時,從小就在耳濡目染下,很快就會自己炒了。那時家家戶戶都會,尤其到了過年時,炒米花的聲音伴著香味而來。 炒米花所用的材料,主要是把吃剩的飯曬乾,再和鹽一起炒,變成一粒粒白白的米花,有客人來時拿出來煮茶,這就是今天擂茶裡面的米花。在大陸時是用沙炒,因為炒米花要用細鹽,但是在早期的大陸,食用的鹽是粗鹽,因為熱度沒辦法平均,容易燒焦,不適合炒米花,只好用細沙。 廖阿婆的兒子彭鑒曉老先生補充說,他是在大陸出生的,小時候,他母親在大陸都用沙炒,他有看過。到了他13歲,全家搬來台灣,才改用鹽來炒,比較輕鬆,因為沙子澀澀的鹽比較滑 比較好炒。媳婦張玉枝說,用鹽炒,有少許鹹味,口感比較好。 炒米花用的工具很簡單,用一般的家庭大鍋、鍋鏟、篩子就可以炒米花。材料是用三餐的剩飯,拿到鍋裡來炒成米花。夏天時,天氣熱,隔夜的剩飯,很容易餿掉,炒成米花,一方面不會浪費,二方面是為了方便保存。米花和現在我們常吃的米香是不一樣的,米香的材料是白米,放入壓力爐內,滾動壓力爐進行加熱,在熟化過程,米粒便逐漸膨脹,當壓力爐打開前,會先將爐內壓力洩放,因此產生爆炸聲響。這現象在台灣烹煮米香的小販,會在壓力爐打開前,喊著:「要爆了!」所以被稱作爆米香。

熱門排行榜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