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客家新聞雜誌-第16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9:09

學當禮生 在客家地區的生命禮俗中,「還神」是非常重要的儀式,不論結婚、歲時節慶或是庄頭庄尾伯公,在年初的新年福與年底的還福都有還神祭典,不過由於儀式流程繁複,主持祭典的禮生又日漸凋零,加上傳統祭典不被重視,使得還神祭典逐漸簡化,甚至有消失的危機,美濃在地文史工作者謝宜文和高雄縣客家文化中心合作,開班授課培訓禮生和儀式人員,用系統化的文字描述和實際演練,把客家老祖宗的文化智慧傳下去。 傳統的還神祭典雖然禮節繁複,卻代表了老祖先答謝天恩的虔誠心意,而喚起年輕人對祭典儀式的重視,或許才能在這熊熊火光中,延續老祖先的智慧。 百年麻油香 麻油雞,是很多民眾愛吃的料理。但對於麻油,很多人可能不很了解,甚至不知道它是如何製作出來。在高雄縣大樹鄉,有一家超過一百年的麻油行,至今已傳到第四代,為了保留芝麻原味,他們到現在還是以燒柴的方式,按照古法煉製麻油,甚至成為了鄉公所認定的在地特色。究竟他們為什麼這麼堅持?到這家百年老店看看。 創業滿一百年那天,為了回饋鄉親支持,邱家人特地煮了幾百斤麻油雞,邀請大家盡量享受,希望濃濃的傳家味道,跟所有人分享之外,也分享大樹好麻油的歷史。至於香味四溢同時,保持原味的堅持,也在充斥機器化時代下,顯得更有意義。 勝興車站的八百壯士 苗栗縣三義的勝興車站,是縱貫線鐵路海拔最高的地方,假日常常吸引遊客駐足,原本就很有文化氣息的這裡,最近又變得有些不同,車站外、月台上,多了許多的鐵雕藝術品,而這些都是接受勞委會多元就業方案的員工,利用廢棄的鐵道材料做出來的,有的是大型的藝術品,有的是實用的公共家具或欄杆扶手,讓廢料有了新生命。這群業餘藝術家,大多原本是失業的工廠勞工,因為工資一天八百元,卻帶給勝興車站新氣象,當地人就稱他們是「八百壯士」。 民國87年9月23日,舊山線的最後一班火車,緩緩駛過,昏暗的燈光下,不捨的鐵道迷夾道歡送,見證這歷史性的最後巡禮。舊山線停駛後,雖然火車不再經過,但卻來了更多遊客,尤其是勝興車站,這個台灣縱貫鐵路海拔最高的車站,假日更是擠得水洩不通。 對於自己從小生長的地方,他們都有著一分深厚的情感,對於這麼動人的歷史古蹟和文化資產,他們引以為傲,雖然大環境不景氣,讓他們一度失去了方向,但是這群八百壯士,在這裡,反而發掘了另一面的潛力,自己成長了,也讓社區改變了。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相關影片
熱門排行榜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