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世紀的寶貝 第18集

三月初,劉安明伯伯非常罕見地打電話來,問我:「請妳幫忙寫的文字,好了沒?」真是讓我太不好意思了,從年前知道劉伯伯終於要出版海的攝影集,他就希望海岸線的單元,我可以為他寫個幾百字的序言,而我總是拖延著..... 時間,是這模樣地快速前進著...猶記2008年初次見他,八十歲的他仍在拍攝,並預計將拍了十幾年的屏東海岸線,付梓成書。然而,2009年年初,劉媽媽中風,再見他時,他說「書,可能完成不了了,因為歐巴桑(劉媽媽)生病」。 沒想到,就在我們拍攝、剪輯完成,片子即將首播的前一天接到劉伯伯催稿的電話...現在,這本專輯,已然進入排版階段...當我驚覺到光陰的挪移,如此這般不著痕跡、快速地令人不知不覺而有所失落時,卻在劉伯伯一本又一本的攝影集裡,發現日子的樣子是可以如此鮮明且厚重的定格,他用一張又一張的照片,訴說著他與台灣一起成長的故事。 關於劉安明,有篇報導是這樣寫的:「談起台灣的攝影發展史,你就不能不知道劉安明;談起屏東的紀實攝影你更不能不認識劉安明。」 劉安明1944年開始接觸攝影,當時大兄劉安乾向日本人學習照相技術後,在潮洲開設了一家「本多寫真本館」,哥哥要到他店裡學習,那是一個用木頭做成箱型的大相機、玻璃當片基、光圈、快門都必須依賴經驗判斷並手動的時代。之後,潮洲另一家由日本人成立的照相館找他去幫忙,有一次日本航空隊訓練機失事墜落,他被叫去外拍,這是他第一次負責攝影,也是第一次外拍,在雙手顫抖下,拍成了生平第一張照片。 然而就在這家日本人設立的照相館裡發生了一件事,端午節那天,劉安明的父親包了粽子及拿了一袋米到店裡好謝謝日本師傅照顧兒子,父親回家後,劉安明卻見日本老闆的兒子拿起家裡送來的粽子,拋來?去玩耍,這種不珍惜的態度讓劉安明氣的決定離去,離去前又被老闆取笑無處可去....。 離開相館的劉安明,歷經少年兵等工作,躲空襲如家常便飯外,當年台灣物資之缺乏也令今日的我們,難以想像,但他仍說他運氣很好,躲過幾次的劫難,活了下來...。光復後,命運又讓他回到照相的行業裡。 當時的專業師傅很少,練就一身紮實功夫的劉安明,從照相、修版、沖片、印樣等工作皆一手包辦,精湛的技術讓他被多家相館競爭聘用,直到婚後,1955年回屏東,開了一家「真藝攝影」照相館。1956年,因為一位日本攝影同好提到台灣攝影落後日本幾十年,他又嚥不下這口氣而投身至鄉土記錄攝影,這樣一路跟著台灣的成長記錄下來...。關於紀實攝影,他沒有老師,關於構圖,他說他是看電影學來的,總在相館沒客人上門時,他背著太太偷偷溜到戲院看上映的美國片...看光線看鏡位...。問他,「偷偷去看電影,回來沒有被罵啊?」「有啊!回來都會被唸得很慘...但一得空,我又跑出來,不是去看電影,就是去拍照片。」 記得有次他提到早年拍照,是會被監視的,因為當時的政治氛圍見不得台灣底層脫序或襤褸的畫面,但他說他心目中所謂影像的真善美不是只有眼睛所見的美才是美,舉個例子:在街上有一位衣衫襤褸撿破爛的人推著車子,因為推不動,一位年輕人幫了他一把,這才是我心中所謂的美。 直至今日,劉伯伯至今仍使用單眼相機,並沒有用現在流行的數位相機,因為他覺得「數位相機慢一拍,不夠快」。在「慢速」的等待中,「快速」地攝取畫面,他,一位八十幾歲的老人家,用照片告訴我們,台灣有今天的進步,是一位又一位辛勤的農民,奠基起來的;他也用相片揭露當年聯考制度,讓孩子失去什麼...。 關於這樣一位伯伯,我想再多文字都無法訴盡,讓我們一起透過影像來接近他吧!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相關影片
世紀的寶貝-第6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00
家在阿里山豐山村的清妹,是一位在山裡為人接生也為人送終的一位特別阿婆。這「特別」來自於清妹的這項技能是師徒傳授外,還是完全義務的服務,這樣的行為全是建立在偏遠山區人與人之間互助互信的基礎上。由於山村部落的醫療與交通都不發達,生產皆須仰賴接生婆,清妹是豐山村唯一的接生婆,曾經全村99%的孩子都從她手中迎接來到這世界。清妹回憶,那個年代哪有產房,哪有酒精,都是用老祖宗的古法來生孩子的。清妹說:「麻油最好用,小孩出生後在身上塗麻油,皮膚會好。」清妹接生婆的工作做到80歲退休,最後一位接生的孩子,目前已經快20歲了。除了為新生命迎生外,他也為老者送行,清妹常說:「一手接生、一手送終。」清妹的童年隨著養父母跟著日本人的焗腦班,穿梭臺灣深山,採樟取油,最後也嫁給焗腦人。二戰結束,國民政府接收臺灣,日本人將他們一大群焗腦工人滯留在阿里山區,為了活下來,清妹與丈夫、婆婆一家人便下山到現在稱為豐山村的地方住了下來。黃家的開枝散葉就是在這塊芒草、大石塊、細沙的荒地建立起來的。生與死如此兩極,卻是清妹的日常,讓她長出自己的體會與智慧,但在生命終了前病痛折磨下,卻也讓她對某些信念產生了質疑。
世紀的寶貝-第6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50
台上有人唱著「北管在臺灣的故事」,台下有人專注的看著這一切。台上是研究戲劇的女兒邱婷,而台下是身為北管老師傅的父親邱火榮。女兒說:「作戲與父親的相處變多,彌補了因長大而疏遠的親情。」父親說:「我沒有傳,放他們自由,因為這條路不好走。」邱火榮,自小生長在北管家庭,14歲投身子弟班教授北管音樂,吹、拉、彈、打無一不精,更因接觸西洋樂器樂理和京劇音樂拓展了自身的視野與涵養。在歌仔戲外台最鼎盛時期跑遍全臺戲班,同時也是臺灣最重要的布袋戲團「亦宛然」、「小西園」的後場頂梁柱。北管是歷史悠久的劇種,其文本劇本曲牌可追溯至明代,使用的語言為中原地區的官話。可惜目前演出形式僅剩純音樂演出或清唱,行當彩扮加上身段的演出(亂彈戲),在臺灣亂彈嬌(北管)劇團停止活動後,就不復見於舞台上。「亂彈嬌北管劇團」是由邱婷與父母親邱火榮及潘玉嬌一起創立,二老台上演戲,台下教戲,直到邱火榮發生一次小中風。雖然已無法上台演奏,邱火榮仍在各藝術大學傳統音樂學系、戲曲學校教導學生,並錄製影音教材作為保存及教學使用。對北管的熱情和面對即將失傳的擔憂,讓邱火榮對學生傾囊相授毫無保留。他的人生不僅是臺灣傳統戲曲的一部編年史,不停歇的腳步與身影,更是璀璨北管文化的重要推手。
世紀的寶貝-第62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4:45
在日新月異的今日臺灣,任何一種傳統行業只要能夠傳承三代,就堪稱了不起,但劉興星家族的傳統紙糊事業,至今卻傳承了五代,而且第五代還是年輕人,也就是他的二個兒子劉保志與劉邦英。如今二兄弟已完全接下老爸的事業,讓年過70歲的劉興星,退居到第二線。劉興星7歲就跟著父母做花燈,一做就是60多年,每年新竹縣新埔鎮的元宵節、中元節、天穿日、義民祭都是由劉興星挑大梁,要製作上百盞的傳統花燈。此外,為了活化紙糊這個傳統產業的生命力,他導入企業化的經營模式,從傳統手工改為電腦繪圖及設計,且將團隊分成設計部、施工部、彩繪部、化學部、園藝部等不同部門,早年更在對岸大陸設廠做代工。這一切的改變與轉折,都出自劉興星之手,才得以讓劉家的紙糊事業能夠延續興旺至今。紙糊工藝的材料很簡單,包括紙、膠水、竹片、竹竿、鐵架、燈泡與電線,但組合起來卻千變萬化,從神明、神獸、廟宇、屋舍、花燈,幾乎與人類生活相關的任何東西,都能在他們的巧手中變出來。儘管這項技藝如此神妙,但他們所完成的作品,最後幾乎都會化為灰燼消失,無法留流傳下來,因為這些作品都不是給活人用的,所以只能靠影像、靠這個家族的手,一代接一代的將技藝流傳下來。
世紀的寶貝-第60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40
劉燕明今年62歲,說他是臺灣生態紀錄片的祖師爺一點也不為過。這次他來到了南投信義鄉,人車搭著流籠通過濁水溪,要爬上南投丹大的深山,找一種台灣最難見的動物《台灣山羊》。為了要拍山羊,一行人翻山越嶺駐足在山羊出沒的路徑附近等待著山羊。等待了3天,山羊沒拍到,還好拍到了一隻水鹿,到了第4天終於拍到了一隻台灣山羊。劉燕明是臺灣第一個用16厘米攝影機拍鳥的人,後來也完成了臺灣第一部生態紀錄片《淡水河水鳥歲時記》,從此踏入了生態攝影之路,臺灣前三部生態紀錄片皆出自他之手,不但多部紀錄片入圍金馬獎,更是代表臺灣拿下國際生態影片大獎的第一人。因此若從1984年,他蹲在關渡拍候鳥算起,至今已逾30年了。在臺灣,劉燕明雖已是聲名遠播的國寶級生態攝影大師,但神奇的是真正見過他廬山真面目的人並不多,實際接觸過他的就更少了,所以外界對於他的了解,大多都僅止於他的紀錄片和文字報導。但實際上劉燕明留了一臉的大鬍子,拍熊鷹時住在樹上很多天,還搞壞了滿口牙齒。也許很多人對他的想像是體型壯碩的大鬍子大叔,身手矯健,揹著沉重的攝影機爬山越溪,可以如履平地等等。但是,這些想像顯然與事實相距甚大。他是大鬍子沒錯,但卻沒想到身材如此嬌小,且竟能扛起沉重的攝影機上山。他為拍熊鷹爬上30公尺高的樹屋,一個人住在裡面,竟然一住就是一個月,還拍了4年。更沒想到他的處女作紀錄片拍的不是生態,而是寺廟藝術,而且至今對於當年拍過的寺廟,仍然記得清清楚楚,如數家珍。劉燕明從不爬山運動,但照樣能夠爬上3000公尺的能高山去拍水鹿,而且他的生態攝影雖然是獨立作業,但背後卻能擁有一堆貴人相助,有獵人、農夫、牙醫、公務員,就是沒有學者專家。因此,劉燕明的一生真的是令人驚奇連連啊!
熱門排行榜
阿滿姑的雜貨店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4:59
佳冬三山國王廟前的老聚落,在以前的社會,只要有聚落的地方,就一定會有雜貨店。佳冬聚落有3間歷史悠久的雜貨店,老街的《源豐雜貨店》 於2015年歇業,僅存啟南路上的《金隆興商店》與溝堵路上的《金和興商店》。《金和興商店》是素蘭阿婆先生的爺爺開始開的,素蘭阿婆〜萬建人,22歲嫁到屏東佳冬,經營雜貨店。爺爺不在了,就傳給阿滿姑,阿滿姑走後就傳給素蘭阿婆,已是第3代,約有100多年了。附近的鄰居要買東西都會說:『去阿滿姑的雜貨店那裏買!』若說《金和興》大家反而比較不知道。但因人口外遷,雜貨店的生意本是門庭若市,現在卻是寥寥無幾。素蘭阿婆自製客家的鳳梨豆醬與農曆7月應景的芋粄受到好評,生意極佳。素蘭阿婆也自製醬油與豆鼓(豆麴),連旅居國外的鄉親都會來購買,帶回美國。農曆11月初,素蘭阿婆與女婿製作著豬膽肝,全盛時期可作1000多個,有些人會到素蘭阿婆那裏批貨,拿到其他地區賣,也有人假藉著她的名義,賣豬膽肝,但其中的味道差距太大,因此要買豬膽肝的人都會直接到素蘭阿婆的雜貨店購買。農曆12月時,素蘭阿婆準備著過年必備的年糕,當年糕作好後,大家一窩蜂的來購買,可見素蘭阿婆的手藝是一等一的。現在便利超商的進駐,許多的雜貨店不堪生意的清淡而歇業,素蘭阿婆的一生,在這雜貨店中,保留著傳統手作的客家味。
客家新聞雜誌-2009年-第11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公共電視台 片長:00:49:40

(一)老地名的故事 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可以從認識地名開始。台灣有許多特殊地名,尤其是在客家庄,因為客家先祖居住的地方大多都是山區或是丘陵地,在很多地方也就出現了不少與山勢地形有關的地名,像在多山的苗栗縣三義鄉就有一個地方叫做「崩山下」,而在新竹縣新埔鎮、也有因地勢險惡或因過去的生存條件艱辛而產生的有趣地名,例如「跌死貓」及「閻王溜」等等,這些地名背後都有著生動且有趣的故事。因為有故事,在地人總能滔滔不絕,「蔭溝」居民也從不在乎外人是否會以「陰溝裡翻船」一詞來戲稱自己家鄉。然而近機場與高鐵站的芝芭里,在外來人口進駐下,未來不但傳統客家農村的樣貌將漸漸消失,或許連名字也會和台灣許多客家庄一樣,被人遺忘了其中的歷史內涵。 (二)繪本畫家 劉睿龍(大苺羊) 帶您發現隱身都會中的客家身影,一位來自高雄美濃的「大莓羊」劉睿龍。他將飼養的柴犬「茄子醬」化身為可愛的圖樣,開始於部落格,希望藉由這些可愛圖案能給更多孩子正面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能「創造」屬於華人的可愛角色。 (三)大埔藝術村 嘉義縣大埔鄉,位在嘉義縣的東南邊,相傳清康熙雍正年間,大量的客家移民來此開墾,自成一個聚落,客家先民沿用大陸祖居地來取名。不過,後來因為興建曾文水庫,淹沒了河谷地及農田,使多數居民被迫遷移。又因為鄉內有 90% 以上的土地是屬於國有或保安林地,土地開發受到限制,也因此讓這裡還保有世外桃源般的美景。近年來,由嘉義縣政府主導,提出藝術造村計畫,邀請多位藝術家長期駐村,讓人看到大埔這個地方所能開啟的藝術能量。 (四)南庄獅鼓陣 庄頭做熱鬧,如果有當地的團體加入,更能展現在地特色跟文化。苗栗南庄有一個獅鼓陣,創辦人劉乾鑑在14年前因為興趣跟朋友集資,成立一個醒獅團,後來還到當地的國中小學,號召有興趣的小朋友一起加入,讓青少年有發洩精力的正當休閒管道。帶您看看團長劉乾鑑如何讓獅鼓陣從無到有,以及如何從低潮中,走向每年平均有40幾場演出的規模。 (五)櫻花達人余易政 這幾年台灣掀起賞櫻潮,每到春天,國內知名的山區,像是陽明山 阿里山等等,都會湧入大量人潮,欣賞櫻花盛開的美景。其實30年前,台灣就有一個農民,因為警覺傳統農業需要轉型,因此開始大量種植櫻花樹來販賣。櫻花農余易政,他種植櫻花樹的面積有八甲,大約兩萬多棵,還不斷研發新品種,累計有20幾種。時序進入春天,苗栗南庄櫻花盛開。枝頭上的花朵,無論稀疏或是茂盛,都充滿如詩如畫的美感,真的是「淡妝濃抹總相宜」。從對面的山頭遠眺,櫻花的角色,就好比一張圖畫紙,在青翠的淡黃的底圖上,點綴著鮮紅的色彩。不過那片櫻花林也未免太大了吧,在台灣可說是難得一見。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