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世紀的寶貝 第1集

林炳煥,1927年出生在屏東縣內埔鄉豐田村。 小時候家裡開理髮店,母親做生意,爸爸哥哥嫂嫂全部都是理髮師,身為家中老ㄠ的林炳煥卻有上學,讀到當時日治時代稱為高等科的學歷,他說「我讀書很聰明,只有算數不及格,歷史地理我都100分,最差95分,但是數學就沒超過50分了!」在現在所謂「豐田國小」讀了八年書,他說國小有柔道、劍道等防身的運動科目,在學校等公開場所,也不能說自己的母語,思想都要改造。 高等科畢業後,林炳煥考上糖廠研究所,研究化學,做了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他轉去考空軍,成為一名修理飛機的修護員,據他表示「當時修護員一個月一百多元,最高領到146元。」 對林炳煥而言,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台灣人在生活上普遍上與日本人是有差別,但是日本政府對於台灣的交通、水利與治安,卻做的很好。他印象中「日本派出所只有兩個警員,一個部長主管,一個巡察,晚上門開著也不會有人偷東西,因為沒什麼好偷,也沒有人敢當小偷,因為在日本時代當小偷被抓,刑責很重。」 台灣光復後,林炳煥失去工作,就在河邊採石頭,要不然就到山上盜採竹子來賣,或是到木材行做木工,鋸木頭。「當時大家生活都很困苦,沒有富有的人,當時在鄉公所所有公務人員都換人,換大陸來的,換不認識字的,只是在那裡蓋印章。」不過之後,林炳煥到新竹的一位表叔那工作。這位表叔在日治時代時,從台灣到大陸工作,光復後回台灣新竹當一名官員,所以林炳煥就到這表叔那當他的隨扈,直到民國三十六年發生二二八事件。「228事件一發生,全省就暴動了,因為受國民黨壓制受不了了,外省人都留3分頭都不敢出門,台灣人從身材走路就看的出來是台灣人,我三叔因為穿官裝,馬上幫他改裝,我就保護他回屏東,回故鄉就平安,我保護他們回屏東,到了屏東車站全部都有活動,我就是好動的人,我就跟叔叔說,我不保護你回去了,你自己回去,我去看熱鬧了,當時有分組參加暴動,我就去報名參加空軍組,因為日本時代我是修飛機的,之後我會被抓就是因為我有簽名。」 林炳煥回憶說「因為我有參加抗爭,有名冊所以被查到,就被抓去關,抓到潮州分局,關一個晚上,一直請人交保,沒有辦法,當時豐田村的王村長,在日本時代有跟我哥結拜,像親兄弟一樣,我媽就拜託王村長,想辦法保我,也都沒辦法,一定會槍斃,幸好王村長請與他有叔侄關係的一位將軍,幫我保出來,他就幫我把我的名字在名冊裡刪掉,然後就放我出來,所以他是我的恩人,我是重感情的人,我現在講這些就會想要哭,我現在會坐在這裡,就是因為當初的王村長,我一生都感恩他,保出來之後,我就有污點,當時情治人員會追蹤,監視有污點的人,我當時要去工作都沒人敢用我,連講話都沒人敢跟我講話,誰跟我講話,他們家都會有事,白色恐怖相當嚴重,相當恐怖,講難聽點就是相當惡毒。」 被保釋回家的林炳煥回到家中也不能做什麼,就想辦法,於是才會有撮把戲。「我第一次撮把戲在內埔的市場,娛樂大家一下,沒賣東西,當時20歲。」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相關影片
世紀的寶貝-第6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00
家在阿里山豐山村的清妹,是一位在山裡為人接生也為人送終的一位特別阿婆。這「特別」來自於清妹的這項技能是師徒傳授外,還是完全義務的服務,這樣的行為全是建立在偏遠山區人與人之間互助互信的基礎上。由於山村部落的醫療與交通都不發達,生產皆須仰賴接生婆,清妹是豐山村唯一的接生婆,曾經全村99%的孩子都從她手中迎接來到這世界。清妹回憶,那個年代哪有產房,哪有酒精,都是用老祖宗的古法來生孩子的。清妹說:「麻油最好用,小孩出生後在身上塗麻油,皮膚會好。」清妹接生婆的工作做到80歲退休,最後一位接生的孩子,目前已經快20歲了。除了為新生命迎生外,他也為老者送行,清妹常說:「一手接生、一手送終。」清妹的童年隨著養父母跟著日本人的焗腦班,穿梭臺灣深山,採樟取油,最後也嫁給焗腦人。二戰結束,國民政府接收臺灣,日本人將他們一大群焗腦工人滯留在阿里山區,為了活下來,清妹與丈夫、婆婆一家人便下山到現在稱為豐山村的地方住了下來。黃家的開枝散葉就是在這塊芒草、大石塊、細沙的荒地建立起來的。生與死如此兩極,卻是清妹的日常,讓她長出自己的體會與智慧,但在生命終了前病痛折磨下,卻也讓她對某些信念產生了質疑。
世紀的寶貝-第6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50
台上有人唱著「北管在臺灣的故事」,台下有人專注的看著這一切。台上是研究戲劇的女兒邱婷,而台下是身為北管老師傅的父親邱火榮。女兒說:「作戲與父親的相處變多,彌補了因長大而疏遠的親情。」父親說:「我沒有傳,放他們自由,因為這條路不好走。」邱火榮,自小生長在北管家庭,14歲投身子弟班教授北管音樂,吹、拉、彈、打無一不精,更因接觸西洋樂器樂理和京劇音樂拓展了自身的視野與涵養。在歌仔戲外台最鼎盛時期跑遍全臺戲班,同時也是臺灣最重要的布袋戲團「亦宛然」、「小西園」的後場頂梁柱。北管是歷史悠久的劇種,其文本劇本曲牌可追溯至明代,使用的語言為中原地區的官話。可惜目前演出形式僅剩純音樂演出或清唱,行當彩扮加上身段的演出(亂彈戲),在臺灣亂彈嬌(北管)劇團停止活動後,就不復見於舞台上。「亂彈嬌北管劇團」是由邱婷與父母親邱火榮及潘玉嬌一起創立,二老台上演戲,台下教戲,直到邱火榮發生一次小中風。雖然已無法上台演奏,邱火榮仍在各藝術大學傳統音樂學系、戲曲學校教導學生,並錄製影音教材作為保存及教學使用。對北管的熱情和面對即將失傳的擔憂,讓邱火榮對學生傾囊相授毫無保留。他的人生不僅是臺灣傳統戲曲的一部編年史,不停歇的腳步與身影,更是璀璨北管文化的重要推手。
世紀的寶貝-第62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4:45
在日新月異的今日臺灣,任何一種傳統行業只要能夠傳承三代,就堪稱了不起,但劉興星家族的傳統紙糊事業,至今卻傳承了五代,而且第五代還是年輕人,也就是他的二個兒子劉保志與劉邦英。如今二兄弟已完全接下老爸的事業,讓年過70歲的劉興星,退居到第二線。劉興星7歲就跟著父母做花燈,一做就是60多年,每年新竹縣新埔鎮的元宵節、中元節、天穿日、義民祭都是由劉興星挑大梁,要製作上百盞的傳統花燈。此外,為了活化紙糊這個傳統產業的生命力,他導入企業化的經營模式,從傳統手工改為電腦繪圖及設計,且將團隊分成設計部、施工部、彩繪部、化學部、園藝部等不同部門,早年更在對岸大陸設廠做代工。這一切的改變與轉折,都出自劉興星之手,才得以讓劉家的紙糊事業能夠延續興旺至今。紙糊工藝的材料很簡單,包括紙、膠水、竹片、竹竿、鐵架、燈泡與電線,但組合起來卻千變萬化,從神明、神獸、廟宇、屋舍、花燈,幾乎與人類生活相關的任何東西,都能在他們的巧手中變出來。儘管這項技藝如此神妙,但他們所完成的作品,最後幾乎都會化為灰燼消失,無法留流傳下來,因為這些作品都不是給活人用的,所以只能靠影像、靠這個家族的手,一代接一代的將技藝流傳下來。
世紀的寶貝-第60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40
劉燕明今年62歲,說他是臺灣生態紀錄片的祖師爺一點也不為過。這次他來到了南投信義鄉,人車搭著流籠通過濁水溪,要爬上南投丹大的深山,找一種台灣最難見的動物《台灣山羊》。為了要拍山羊,一行人翻山越嶺駐足在山羊出沒的路徑附近等待著山羊。等待了3天,山羊沒拍到,還好拍到了一隻水鹿,到了第4天終於拍到了一隻台灣山羊。劉燕明是臺灣第一個用16厘米攝影機拍鳥的人,後來也完成了臺灣第一部生態紀錄片《淡水河水鳥歲時記》,從此踏入了生態攝影之路,臺灣前三部生態紀錄片皆出自他之手,不但多部紀錄片入圍金馬獎,更是代表臺灣拿下國際生態影片大獎的第一人。因此若從1984年,他蹲在關渡拍候鳥算起,至今已逾30年了。在臺灣,劉燕明雖已是聲名遠播的國寶級生態攝影大師,但神奇的是真正見過他廬山真面目的人並不多,實際接觸過他的就更少了,所以外界對於他的了解,大多都僅止於他的紀錄片和文字報導。但實際上劉燕明留了一臉的大鬍子,拍熊鷹時住在樹上很多天,還搞壞了滿口牙齒。也許很多人對他的想像是體型壯碩的大鬍子大叔,身手矯健,揹著沉重的攝影機爬山越溪,可以如履平地等等。但是,這些想像顯然與事實相距甚大。他是大鬍子沒錯,但卻沒想到身材如此嬌小,且竟能扛起沉重的攝影機上山。他為拍熊鷹爬上30公尺高的樹屋,一個人住在裡面,竟然一住就是一個月,還拍了4年。更沒想到他的處女作紀錄片拍的不是生態,而是寺廟藝術,而且至今對於當年拍過的寺廟,仍然記得清清楚楚,如數家珍。劉燕明從不爬山運動,但照樣能夠爬上3000公尺的能高山去拍水鹿,而且他的生態攝影雖然是獨立作業,但背後卻能擁有一堆貴人相助,有獵人、農夫、牙醫、公務員,就是沒有學者專家。因此,劉燕明的一生真的是令人驚奇連連啊!
熱門排行榜
台灣長史物_第1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 片長:00:48:02

台鐵新竹站火車司機員楊永蔚熱愛攝影,五十歲的楊永蔚是南投縣魚池鄉人,在台鐵服務26年,現在是新竹-基隆電聯車的火車司機員,也是火車攝影家,用相機記錄著台灣鐵道文化,從高中時就迷上攝影的楊永蔚,剛開始自己在暗房中學洗照片,直到進入台鐵工作,才有機會買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始成為業餘攝影家。民國69年進入台鐵,從基層的「號誌工」作起,轉任機關車助理及司機後,長期接觸機關車頭,對於火車有著無限的熱情,最初以機關車為攝影題材,陸續拍攝鐵路設備、機關車頭、列車、鐵路支線、火車站等系列,以及舊山線火車照片集,因為拍過許多人沒拍到的鏡頭,因此廣受採用,所拍攝的照片曾被廣泛的做成海報、時刻表、旅遊書、學校教材,他也把珍貴的鐵道照片及結成冊賣給鐵路迷,薄利多銷賣了300本後,去買了現在上班會隨身攜帶的五萬多元的二手Contax像機,他開玩笑的比喻萊卡的相機是相機界的賓士,contax是BMW,Canon、Nicon則像是相機界的toyota;楊永蔚用相機紀錄故鄉魚池921大地震前的面貌,捕捉社區重建前的珍貴畫面,成為當地人爭相收集的文化資產,也因為這一次,意外獲得家人、長輩們支持,更加篤定攝影之路。民國86年CK101開始復駛時楊永蔚就開始追火車,楊永蔚常常一追就是快一個月,風靡的程度到達會計算火車到達的時間與地點來拍攝最美的畫面,他認為春、秋拍照時最美,目前最大想要出一本火車照片集,但面對現在的火車站邁入現代化的設備,卻沒有老火車站拍起來的感情讓人感動而較少拍攝,自己也曾想要買一台數位相機來研究,不過感嘆追拍鐵道的景氣已經過了,覺得自己要活在掌聲中。楊永蔚所拍攝的許多鐵道作品,被廣為作成儲值卡、甚至鐵路局網站、雜誌都選用過,中華郵政發行「老火車站」郵票,新竹郵局配合推出「內灣風情」個人化郵票,內灣線十個車站,其中七個站是用他的照片;攝影多年來,楊永蔚仍是一台老相機走遍台灣鐵道,無數的作品展現他的攝影成果,也為台鐵變遷留下永恆的影像紀錄。在「台灣長史物」拍攝期間,我們發現不是客家人的楊永蔚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原因是楊永蔚30年前在苗栗銅鑼上班時才學客語,接著又在苗栗經人介紹認識太太因此現在客語說得好,同事們都認定他是苗栗的客家人。在台鐵上班十多個小時的他,常常帶著相機捕捉鐵道風情。讓【台灣長史物】帶你去看楊永蔚如何用老相機走遍全台灣鐵道,為台灣鐵道留下一些珍貴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