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作客他鄉-第85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0:21

荷蘭,歐洲的後花園,也是風信子和鬱金香的故鄉,由於是緊鄰北海的低地國家,七百年前世居於此的日耳曼人便開始了與海爭地的生活,而生存的信念也造就了比海平面更高的幸福。荷蘭人雖然享受慢活,但吃魚卻像急驚風。還有,在台灣被列為違禁品的大麻,竟然在闔家光臨的運河花市處處有得買,透過當地的客家人了解到了荷蘭的自由、荷蘭的生活。在荷蘭陸路交通固然方便,水陸交通更是四通八達,見證了荷蘭人對抗自然的天性,荷蘭的駕照不僅難考還非常貴,很多人都花八千至一萬元考駕照,差不多是台幣四十幾萬,Judy在荷蘭的駕照是用台灣駕照直接換的,更是看見台灣和荷蘭的好關係。

facebook
相關影片
客家新聞雜誌-2009年-第131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公共電視台 片長:00:48:17

(一)他山之石(1)--愛爾蘭語復興 從2008年7月,客家電視台五週年開始,我們展開了一系列的「他山之石系列報導」,透過實地採訪,前進英國的威爾斯,以及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今年我們前進的腳步跨得更遠,要帶大家一窺歐洲歷時最久、規模最大的語言復興運動,了解一島兩國的愛爾蘭,在英國強勢文化環伺下,如何保存特有的語言及文化。 (二)他山之石(2)--愛爾蘭語電視台TG4 2008年時,TG4製作了一支僅13分鐘的超短電影,片名叫「我的名字是于明」,內容在講一個中國的學生,決定到愛爾蘭前,自學了半年的愛爾蘭語。沒想到到了愛爾蘭,大家卻都聽不懂他說的話,不是他說得不好,而是這個強調愛爾蘭語是第一官方語言的國家,竟然沒人聽得懂、也不會說。導演用有些誇大的方式,點出愛爾蘭所面臨的語言困境,我們以這個小故事為軸,用雙軌並進的方式,為大家帶出愛爾蘭語電視台TG4的成立、經營現況,以及所面臨的挑戰。 (三)他山之石(3)--愛爾蘭語的挑戰 要驗收語言復興的成果,「讓數字說話」或許是最好的方式,愛爾蘭語曾經瀕臨絕跡,但一直衰退的語言使用人數,從1980年代開始有顯著的變化,呈現逐漸成長的趨勢。1981年時,全愛爾蘭有101萬人會說愛爾蘭語,十年後、1991年變110萬,到了2002年更大幅成長到157萬,而最近一次2006年全國普查所公布的數字為,166萬人會說愛爾蘭語。但其實愛爾蘭還是有超過一半的國民,不會講自己的母語,所以學者以及國會議員不免提出批評,認為政府的語言政策,似乎有調整的必要。

作客他鄉-第173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51:11

波蘭克拉克夫的聖瑪麗亞大教堂旁邊的建築,混和烽火台、公共安全與報時的功能,不管是火災或是敵人入侵,都會有一個號角手負責吹號角告訴大家。二戰後,波蘭為了強化普及國民教育,學校多半為公立或免費。而在波蘭的克拉克夫有歷史悠久的亞捷隆大學,古今人才輩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和天文學家哥白尼都是校友之一。在這也可以找到全波蘭僅存的私人圖書館書店,店主希望每個人都有閱讀波蘭古籍的機會,所以開始了借閱圖書的方式經營書店。波蘭的奧斯威辛有二戰保存下來的勞動集中營,集中營最初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圖殺猶太人,而是「勞動帶來自由」,被抓的人在這裡勞動,幫納粹政府賺錢。對波蘭人來說,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可被忘記,所以希望大家能更敏銳的思考我們周遭發生了什麼事,了解人們仍在苦難中,並在自我獨立的過程中,學會擁抱孤單。波蘭有一個地底鹽礦城維利奇卡,裡面除了可以體驗在地底下的壓力、了解當時挖礦的配備器具與情形,裡面更有用鹽礦建造而成的聖金加地下教堂。遠嫁波蘭的小馬,因為怕讓家人擔心,所以常報喜不報憂。她說,在波蘭的廚房,容不下第二個女人,不管輩份,只要這是誰的廚房,對女主人來說,其他人都是客人,就算是自己的親戚。波蘭人較男主外女主內,不過現在比較不一定了。

作客他鄉-第17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21

波蘭-弗洛茲瓦夫,波蘭前三大教育重鎮,鄰近德國邊境,過去屬於德國第六大的文化商業城,二戰後割讓給波蘭,使各種種族互相交會,形成多元文化的風格,或許也因為這樣,大家會互相尊重、互不侵犯。過往的歷史苦難,讓波蘭人有保守悲觀的民族性格。以前共產時期時,課稅是以窗戶的多寡來課的,並且有人做壞事時,整棟人會受到連坐法,所以現在有時仍可以看到有奶奶坐或趴在窗戶邊。另外早年居民以文化藝術為手段,加速民主化的進程串連,克拉克夫有龍、華沙有小美人魚,然而弗洛茲瓦夫有小矮人,小矮人是紀念橙色革命,為了反抗共產主義,諷刺在共產主義下,並沒有想像中的優渥。在波蘭,努力工作,能賺到更多錢;不工作,就沒有錢。如果你想要什麼東西,就努力工作去獲得,這樣你就能找到解決的方法;如果你不想要,你就只會找到藉口。所以與其抱怨不如改變。在波蘭,喝啤酒是最主要的社交方式,如果週末能跟家人一起把酒言歡則是生活中最棒的享受。在波蘭的每座城市至少都有一家相似的牛奶吧,牛奶吧是波蘭平價的傳統食物快餐店,共產時期,是政府補貼工人的國營食堂,也是現今政府補貼餐館幫助窮苦人民的食堂。受訪的鄉親秉持著客家人「再苦也不能苦教育的傳統」的精神,帶著全家到波蘭定居,而孩子說他在波蘭受教育最大的收穫是「對自己負責任」。

熱門排行榜
客家新聞雜誌-2009年-第140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公共電視台 片長:00:48:12

(一)跨洋尋夢--留尼旺的客家人(上) 留尼旺島位在非洲東南邊印度洋,是法國的海外省分,面積2512平方公里,比台北縣市加起來約略大一點,人口約有70萬,主要為非洲、法國血統的居民,留尼旺約有兩萬多華人,以廣東梅縣和順德人為主,客家人就占了一半以上。有人說,客家人是東方的猶太民族,隨著大環境的變遷,隨著洋流到世界各地,尋找一片安居樂業的淨土,一世紀過去,留尼旺的客家人,早已扎根於此,也過著頗為富裕的生活,但族群文化的外衣卻一層層的剝落,僅能在些許的圖騰烙印中,尋覓殘存的客家氣息。 (二)活的宗祠博物館 新竹縣新埔鎮保留多座宗祠、家廟,密集程度為台灣之冠,新竹縣文化局打算串聯六姓宗祠,打造「宗祠博物館」,但目前半數以上宗祠皆年久失修、損毀嚴重,硬體的整修是目前最為迫切的問題,但除硬體修復之外,文化局也希望把人找回來,恢復祭祀,培養經營管理及維護的團隊,並挖掘出各家族的歷史故事,恢復客家人對宗族的重視以及宗祠的文化價值。 (三)「地下錢莊」金色中港 農曆七月的中元普渡一直是相當重要的民間信仰儀式,祭典中大量使用的紙錢,更承載了人們對未知的敬畏與對未來的祈願。苗栗竹南中港地區曾是台灣金銀紙製造重鎮,小小的聚落極盛時有380多家工廠,被稱為全國最大「地下錢莊」。但是因為不敵他國廉價工資的競爭,加上環保意識抬頭,金色中港漸漸褪色,不過也有人因此而看到金銀紙代表的文化意涵,希望讓這特別的版畫,繼續訴說故事。老產業終究敵不過現實,漸漸外移轉型,純手工終究敵不過機器慢慢凋零消失,但這些從竹子變化出來,最後成為信仰依靠的金紙,不止訴說人們的心願,也訴說了一個地方甚至一個時代的文化故事。

客家新聞雜誌-2009年-第134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公共電視台 片長:00:52:26

(一)聚焦西馬(1)勞動‧壓迫‧民主 馬來西亞兩千多萬人口中,華人占了約26%,客家人約有130萬人,是除了中國及台灣外,客家人最多的國家。200多年前中國人為尋找一線生機,橫跨南中國海來到赤道邊緣的異域,即使歷經英國殖民、日本侵略及馬來西亞政府不平等的待遇,他們仍以生命和汗水開闢出繁衍後代的家園,落地生根後的他們,能否為自己及後代子孫創造更為公平,更安身立命的環境,就端賴他們能否繼續發揮堅強的力量,重現先祖遠渡重洋的精神。 (二)聚焦西馬(2)母語‧國語‧認同 大馬的華文教育大部分屬於半津貼的國民型學校或私立學校,這些學校所需的經費,大部分就由華人自行籌募,因此經費的問題常常影響到辦校的成效。而到了高等教育時,因為大馬政府限制各種族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對於華人私立中學的文憑又不予承認,因此許多年輕人必須離鄉背井到國外讀書,而人才也因此流失。 在大馬特殊的政治現實下,華人以單一華語普通話來試圖建立單一華族認同,讓華人的力量可以和馬來人主導的不平等政策抗衡,面對生存壓力而犧牲了多元語言,卻也讓馬來西亞流失了寶貴的多元族群文化。 (三)小學嘴巴革命 經費拮据、人手不足的鄉間小學,卻企圖推動有機餐飲!新竹縣和興國小已經連續三年,每個星期五,學校提供完全有機的午餐,在師生共同精密控制下,還幾乎達到零廚餘。現在連鄰近早餐店也受感召,一起配合執行健康飲食運動。究竟他們如何克服障礙?如何築夢踏實完成這場嘴巴革命?

客家新聞雜誌-2009年-第131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公共電視台 片長:00:48:17

(一)他山之石(1)--愛爾蘭語復興 從2008年7月,客家電視台五週年開始,我們展開了一系列的「他山之石系列報導」,透過實地採訪,前進英國的威爾斯,以及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今年我們前進的腳步跨得更遠,要帶大家一窺歐洲歷時最久、規模最大的語言復興運動,了解一島兩國的愛爾蘭,在英國強勢文化環伺下,如何保存特有的語言及文化。 (二)他山之石(2)--愛爾蘭語電視台TG4 2008年時,TG4製作了一支僅13分鐘的超短電影,片名叫「我的名字是于明」,內容在講一個中國的學生,決定到愛爾蘭前,自學了半年的愛爾蘭語。沒想到到了愛爾蘭,大家卻都聽不懂他說的話,不是他說得不好,而是這個強調愛爾蘭語是第一官方語言的國家,竟然沒人聽得懂、也不會說。導演用有些誇大的方式,點出愛爾蘭所面臨的語言困境,我們以這個小故事為軸,用雙軌並進的方式,為大家帶出愛爾蘭語電視台TG4的成立、經營現況,以及所面臨的挑戰。 (三)他山之石(3)--愛爾蘭語的挑戰 要驗收語言復興的成果,「讓數字說話」或許是最好的方式,愛爾蘭語曾經瀕臨絕跡,但一直衰退的語言使用人數,從1980年代開始有顯著的變化,呈現逐漸成長的趨勢。1981年時,全愛爾蘭有101萬人會說愛爾蘭語,十年後、1991年變110萬,到了2002年更大幅成長到157萬,而最近一次2006年全國普查所公布的數字為,166萬人會說愛爾蘭語。但其實愛爾蘭還是有超過一半的國民,不會講自己的母語,所以學者以及國會議員不免提出批評,認為政府的語言政策,似乎有調整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