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客觀】紀錄片-我的話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6:25
透過三隻小豬的故事,大寶、二寶、小寶所蓋的房子來比喻現在客語的傳承。作者從街頭開始訪問、並且紀錄故鄉楊梅的聲音—客語,客語本身因為多腔調,會因為到了一個地方、而腔調跟著被同化;在以前的年代,從小在客家村長大低,會因為帶著客家音,被閩南城市的人覺得自己是香港人或是不同地方來的人,加上朋友都講國語,漸漸不喜歡講了!中壢,以前是一個客家味濃厚的地方,今日,在這個城市裡面,客家母語慢慢的沒什麼人說了,卻又隨著大家開始重視客家的文化,語言的保留還有傳承,也開始發出了聲音。對於不是客語的使用者,卻因為現在用到的機會越來越多,藉此鼓勵家長慢慢接受、並且讓小朋友有一個嘗試。教學客語一直都是個難題,幸虧比起以前,現在多了許多新奇有趣的教學方式,像是唱歌、聽錄音帶、話劇演出,不但讓小朋友比較容易吸收,家長也慢慢地開始接納。儘管如此,主要有老人家的家庭,或三代同堂的,孫字輩的客家話都講的很溜,但就算學校方面有在教客語方面的課程,可是回家以後,如果家長或是家庭裡面沒有再用客語的話,其實也不會再進步。客語文化的傳承時而展露新芽,就像三隻小豬的故事一樣,不堪一擊的茅草屋,我們從中得到了啟示、卻也更常令人感嘆。
facebook
相關影片
【客觀】紀錄片-屋庄過家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8:10
導演在1970年時考上建築師,在台北作了三十年的現代建築設計,為了實現年少時想拍攝與客家建築相關影片的夢想,2003年時進入客家影像班學習攝影技術,從一位建築師轉換成紀錄片的編導。「身為台北客家人,對客家傳統建築卻是少有機會去接觸,所以我決定展開屋庄過家之旅,用攝影機將這段建築旅行的過程與心情紀錄下來。」談到當初規劃這部影片的行程時,導演表示,他想到當時在影像班傳授的彭啟原導演,彭導從事影像工作有17年的經驗,也走過大大小小的客家庄,對客家建築有很深的認識,所以決定在彭導的帶領下,一同展開屋庄之旅。他們從南向北行,走過「佳冬蕭屋」、「屏東內埔曾屋」、「美濃龍肚鍾屋」、「台中東勢月恆門圍龍屋」,最後到達彭導演的外婆家─「楊梅高山頂鄭屋」。彭導說過:「看建築,不是只有看硬梆梆的外殼而已。」導演感觸更深地表示,終於了解客家建築是與這塊土地是深深地結合著,客家人認真地在這塊土地上生活過日,做出有自己文化價值的屋庄。「建築是我一輩子的事業,作記錄片則是我的夢想,用紀錄片介紹客家建築給大家分享,是我未來的人生規劃;客家建築除了外在的形式可看,其中的內在意涵,是要自己去深刻體會的,我不會放棄,會繼續記錄下來的!」
【客觀】紀錄片-飄洋過海的家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8:25
影片中描述一群來自東南亞國家的新台灣媳婦,從1995年的美濃外籍新娘識字班開始,到2003年底,正式成立了台灣第一個全國性的外籍新娘組織─「南洋台灣姊妹會」。她們串連起台灣南北的姊妹們,在各自所處的環境裡,積極與社區互動,除了讓台灣本地人能進一步瞭解她們外,甚至以行動證明,她們是真正屬於這裡的一份子!最早設立美濃外籍新娘識字班,主要是希望這些外籍新娘可以變成一個有自主性的族群,而非弱勢族群,進而可以對台灣社會做一些貢獻跟改變;如果學會中文或是地方方言,她們也可以與台灣人交流自己故鄉的文化,讓彼此都能更認識和包容對方的文化差異。在姐妹會服務兩年的導演說,其實剛開始來上課的姊妹們都非常地緊張和害怕,不知道該怎麼在這個語言不通又不熟悉的環境下生存;後來經由社團的課程,讓她們有學習和表達的機會,也發現她們很想為台灣多貢獻自己的能力,不是只是來分享社會資源的。「我覺得這些外籍新娘在社區中,扮演一個面相國際化很重要的角色,她們嫁來台灣並非身分就低一級,而是帶動社區國際交流的重要資源。」「南洋台灣姊妹會」也是鍛鍊新移民們組織社團能力的平台,在社團裡面她們可以充分地發揮自己的長才,同時也是跟整體台灣社會對話的一個空間跟機制。
【客觀】紀錄片-掌中人生
【客觀】紀錄片-副站長的白色交接環
【客觀】紀錄片-歸去阿婆屋家
【客觀】紀錄片-二甲.李
【客觀】紀錄片-校長夢工廠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8:00
位居花東縱谷的鳳林鎮,光是投身台灣教育界擔任校長就有86位之多,可稱得上是全台灣校長密度最高的小鎮,因而有著「校長之鄉」的美名! 2003年時,鳳林鎮將一幢日式的舊宿舍改建成「校長夢工廠」,作為校長們學習勤奮勵學精神的場所,「校長夢工廠」也因此承載了許多鳳林人的期待;促成建造夢工廠的宗旨,最主要是記錄鳳林鎮這100年來,從日治時代開始,那些日本移民跟台灣當時的二次移民,來到東部後山開發的過程與所有鳳林鎮人文發展的經過。有人說,這裡是「校長夢工廠」,也有人說是「校長夢工廠」;對於「校長夢工廠」這幾個字,都有著不同的詮釋與看法。影片中紀錄了三位鳳林鎮退休校長的夢想與生活,無論是「校長?夢工廠」或是「校長夢?工廠」,點點滴滴的生活經驗,都成為校長們心頭最溫暖的回憶!「校長夢工廠」原名為「鳳林支廳長官舍」,是當時鳳林國中校長的宿舍,經過修繕後,民國93年定名為「校長夢工廠」。為什麼這座改建的老房子稱為「校長夢工廠」呢?因為工廠是一個生產物品的地方,而這個工廠所生產的物品,不是物品,而是「教育的夢想」,故將此工廠取名為「校長夢工廠」,紀錄與紀念奉獻於鳳林鎮數十載之教育先進,將鳳林出產的校長們所築之教育夢想保存下來,以達承先啟後、樹立典範的理想能付諸實行。
【客觀】紀錄片-龍田~蛻變中的蝴蝶花園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55
台東縣鹿野鄉龍田村,在日治時代稱為鹿野村,民國三十四年台灣光復後,才改為龍田村。本片用蝴蝶一生的成長過程;卵、幼蟲、蛹、成蟲四階段做串連,並以人文、產業的豐富樣貌,呈現龍田村是一個充滿生命力、一直在蛻變的蝴蝶花園。龍田村是福佬、客家與原住民等各族群融合的村莊,不論在族群遷徙、人文及產業的變化上,都有說不盡的故事與生活回憶。在龍田村裡,有一座正在蛻變的蝴蝶花園正在建造,在當地居民和愛蝶人士的努力下,將這裡營造成一座蝴蝶漫天飛舞、充滿自然生態景觀的美麗社區,同時也發展出降落傘等觀光資源。龍田村除了蝴蝶花園,還有很重要的移民開墾史,日治時期日本開發台灣東部,曾在東部一帶設立了許多的日本移民村,引進了新的農耕技術和建築、水利、管理等方面的人才,日本人棋盤格狀的街道設計,也形成了一項相當大的特色。同樣的,日本人召募大批農業移民至鹿野一帶開墾種植甘蔗發展糖業,建立了龍田村,但成效不彰。後來又自西部招募漢人至此,企圖透過日本農業移民與漢人移民的力量,來開發這一塊區域。龍田村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奠定了基礎。台灣光復後,日本人離去,新的移民潮湧現,種植的作物也改為較容易種植、經濟價值較高的鳳梨,後來因為政府鼓勵種植鳳梨,讓村民在生活經濟方面變得好些了。後來政府鼓勵轉種茶葉,改種茶葉成功之後,舒緩了龍田村人口外流的壓力。民國九十年以後觀光休閒農業的盛行,也讓龍田村有了新的方向、新的風貌。
【客觀】紀錄片-相思火炭世代情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8:00
影片描述苗栗縣內僅存的四座客家炭窯,藉著鏡頭,一同了解燒木炭人家的生活回憶。高齡七十五歲的王德盛,是苗栗造橋的客家人,十六歲時跟著父親從事燒木炭業,終日辛勤揮汗的工作,換得一家子的溫飽;在一甲子的堅持下,他仍遵循傳統燒炭的方式,並以燒出好木炭為榮。嚴格來說,他應該是第三代以燒木炭為業的,遠在日據時代,他的阿公為了家庭生計,在日本人「重勞動者,多配米糧」的宣導下,從事燒木炭業;而他的父親直接從阿公手中接下此業,現在,傳到他的手上。炭樹入窯,全靠人工作業,從窯腳底下架起約一尺的高度,讓熱氣流通,較大根的樹枝疊在底層,小枝的樹枝疊在上層,但在燒窯的過程中,底下有一節樹枝不會完全炭化,就叫作馬腳,那時候交通不便利,樹枝買在哪邊,窯就建在哪邊,生產火炭的時候,就用人力或是牛車、三輪車的方式運輸出去。「阿公應該有四、五十年的時間都在燒木炭,父親則是整個人生都在從事這一行。」在童年的記憶中,只要放學或是假日,都是跟著父親到山上工作,父親的堅持和付出,讓他迄今仍深深被感動著。在時代的變遷下,燒木炭這項傳統產業逐漸由盛轉衰,受到生存與傳承的挑戰;但無論如何,王德盛或是其他燒木炭人家的堅持與情感,讓這項即將走入歷史的傳統產業,還能持續發光發熱地運作著。
【客觀】紀錄片-異.鄉.人(上)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55
導演在閱讀鍾理和的《原鄉人》後,被其中的內容深深感動,也促成拍攝這部作品的思考與原發動機。循著對客家文化的感動,他帶領一群年輕人共同參與2004年的美濃黃蝶季節,一同參與他們的活動;影片中還拜訪推動「美濃愛鄉協進會」的前輩及地方耆老,並進一步瞭解年輕一輩返鄉(入鄉)的苦與樂。透過鏡頭,觀眾可以和這群年輕人一同穿梭在純樸的鄉野間,體會他們貼近家鄉時的滿足和悸動,也可以和片中人物及紀錄者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進行一段尋索鄉關何處的心靈之旅。導演先從鍾理和的《原鄉人》一詞出發,展開對客家族群的尋根之旅,片中的受訪人物就表示,對美濃故鄉的情感,就像是一種鄉愁,彷彿是原鄉人的血液,要流返原鄉時才會停止沸騰,同時也表達對家鄉文化的認同感是非常強烈的。美濃出身的客家人,其實有一種非常特別的祖堂文化,他們會把祖宗的教訓和期待,當作自己的生命哲學,譬如祖先期待後輩要好好作人、出人頭地,這種氛圍就會一直縈繞在客家後代中,也影響他們日後謹言慎行、凡事腳踏實地的人生觀。再將鏡頭帶到推動「美濃愛鄉協進會」的年輕人身上,受訪者表示,進入協會工作後,雖然待遇沒有很優渥,但內心卻很平靜,漂泊感也沒那麼重了;現在他們期望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的年輕人回到美濃這片土地,一起為故鄉打拼!
【客觀】紀錄片-異.鄉.人(下)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20
鏡頭跟隨年輕人的腳步,一同參與黃蝶祭生態公園的植樹活動,在活動中可以充分地感受到居民為了讓環境更美好,團結付出力量的感動;但也在拜訪地方耆老的訪談中,發現客家族群所要積極面對的文化課題。像是在美濃工作的農民或是工人,會覺得自己的身分很卑微,他們背後有一種很深沉的自我否定,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但反過來想,究竟是什麼樣的社會價值觀,讓作為一個農民、一個工人,真的這麼被人看不起呢?背後隱藏的,是一種很深沉的悲情。身為客家女子,也有一種特別的形象,就是要乖,不要反抗,嫁人後要做人家的好媳婦,可能要先犧牲自己,維持整個家族的生產機制;其實這也是大眾對客家女子既定的期待和印象,反過來說,這種文化是對女性的壓抑;隨著社會風氣的開放,希望新一代的年輕人,能夠慢慢地認識自己,改善生活的質效和態度。鏡頭回到文學作家鍾理和先生筆下的美濃,有著南台灣客家寶石的美稱,蘊含豐富的人文色彩與秀麗的自然美景,他的文字下,不僅敘述紀錄該地人事物的生活文化,也讓更多人了解這片美麗的世外桃源。雖然近幾年來,美濃隨著社會經濟發展,造成年輕人大量外移與環境生態上的改變,但在許多文化工作者與相關單位的努力下,每年都有舉辦黃蝶祭、笠山文學營等相關活動,積極地推廣和保存客家特有的文化古蹟和文獻資料。
【客觀】紀錄片-她們的歌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55
在「她們的歌」中,導演描述一群在台灣生根的新台灣媳婦,如何在她們的新家園中,唱出屬於她們的歌,努力過著自己的新生活!儘管有歡笑、有淚水,這群新台灣媳婦依然堅定地前進,編織自己與家庭的新夢想;就從紀實的影片中,一起瞭解這群台灣新移民的夢想與生活故事。談到拍片的動機,國謙表示,客家人是很注重繼承家族的族群,近年來卻大量增加這些來自大陸、東南亞的外籍新娘,她們的語系和血緣都跟本地客家人不一樣,到底這些傳統的客家人有沒有認同她們,把她們當作是家裡的一份子?一位美濃客家庄的婆婆就表示,有人會說,娶外籍新娘會發生哪些事情,但是要用將心比心的方式對待彼此,「我們疼惜她們就像是自己的女兒一樣,不疼惜的話,相處會比較辛苦,搞不好她們還會想離家出走,這都是可以避免發生的事情。」導演實地走訪美濃客家庄和東勢鎮的大茅埔後,發現無論是來自何處的外籍新娘,剛嫁到台灣時都會忐忑不安,只要彼此的語言能溝通後,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這些離鄉背井的外籍新娘,都為了家庭無怨無悔地付出,遠嫁到台灣,不是為了享樂、享福,而是希望有個老實的丈夫、平平安安的好歸宿,她們默默辛勞的付出,反而讓公婆疼愛有加。
【客觀】紀錄片-家屋世代情
【客觀】紀錄片-南庄.詩.人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8:00
在苗栗南庄這塊平易近人的土地上,住著一位九十多歲,每天到菜園澆水和種菜的阿鼎伯母,南庄的攝影師─李湞吉先生,用鏡頭捕捉南庄的故事,阿鼎伯母也是他的拍攝對象之一;然而在拍攝阿鼎伯母的過程中,卻令這位攝影師想念起已過世的母親。「我一直覺得自己是生命的旅人,即便從台北回到故鄉南庄,不陌生也不一定熟悉,也許在某種程度上,家鄉的名字在心裡也是一首詩。」在他的作品中,除了看到深刻的歲月之外,還看到人與土地的感情是多麼地微妙與細膩,那種互動與共生,在快門的瞬間下,黑白成形。住在南庄的詩人邱一帆,用客語詩寫故鄉、親情和他所觀察到的一切,作品「鄉下个老伯姆」,就是描寫下老伯母簡單純樸的生活。「一個人在同各地方待久了,一定會對該地方產生感情,在了解熟悉這樣的環境後,或許那個地方,也是你的故鄉了!」畫家盛正德,以中港溪為主題,畫出一幅幅美麗的南庄風情,在深沉的色系裡,還蘊藏著以詩佐畫的心境。「我生命裡面還某些缺憾,或者是說某些執著還阻擋我回去,時間的流逝,滄桑與寂寞,也許是另一個將故鄉,詩化到心理的方法。」而本片的導演,是一位對「詩」好奇的旅人,帶著攝影機用「故鄉與詩化」的心情,將這三位藝術家對客家文化的感情,逐一串連起來。
【客觀】紀錄片-神氣家族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20
神氣家族,是一個人人都可以當「乩童」,並與神明關係異常密切的家族。在神氣家族中,「擲筊」、「問神」等與神明心靈交流的方式,成了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出自於這個家族的年輕女導演,對於家族中過度信神的不尋常現象,曾經感到疑惑與不諒解,於是,她想透過影像及鏡頭的真實紀錄,為自己過去的震撼與疑問,尋找一個出口。篤信一貫道的阿媽,每天最愛作的事情就是拜拜、一直不斷地拜拜,其實阿媽有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她會用神明的方式來教孫子,常常拿一些在地獄受罪的鬼告誡孫子不能做壞事;嬸嬸,一位福佬媳婦,白天在民俗村當服務生,晚上回到家後,就會變成神明的替身,嬸嬸說,是神明指示她做替身的,所以每次家裡有神明來的時候,都會有很多的客人來看神明有什麼要指示的,不過嬸嬸現在的修行還不夠,還不能說話,只能和大家用比的。但在某次阿媽和小叔叔的吵架過程中,又有更驚人的發現。那天小叔叔跟阿媽吵架時,阿媽一直大哭大鬧,大家還以為是被神明附身,阿公還擲筊問神明,結果沒有被附身啦,就是她自己在鬧情緒。阿媽曾說過,她心裡很苦,所以希望從宗教上得到寄託;我想,或許老人家希望家人重視她的意見,而不是被忽視,所以才會上演被神明附身的小插曲,希望借由助神明的名義,表達自己的想法吧!
【客觀】紀錄片-我的話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6:25
透過三隻小豬的故事,大寶、二寶、小寶所蓋的房子來比喻現在客語的傳承。作者從街頭開始訪問、並且紀錄故鄉楊梅的聲音—客語,客語本身因為多腔調,會因為到了一個地方、而腔調跟著被同化;在以前的年代,從小在客家村長大低,會因為帶著客家音,被閩南城市的人覺得自己是香港人或是不同地方來的人,加上朋友都講國語,漸漸不喜歡講了!中壢,以前是一個客家味濃厚的地方,今日,在這個城市裡面,客家母語慢慢的沒什麼人說了,卻又隨著大家開始重視客家的文化,語言的保留還有傳承,也開始發出了聲音。對於不是客語的使用者,卻因為現在用到的機會越來越多,藉此鼓勵家長慢慢接受、並且讓小朋友有一個嘗試。教學客語一直都是個難題,幸虧比起以前,現在多了許多新奇有趣的教學方式,像是唱歌、聽錄音帶、話劇演出,不但讓小朋友比較容易吸收,家長也慢慢地開始接納。儘管如此,主要有老人家的家庭,或三代同堂的,孫字輩的客家話都講的很溜,但就算學校方面有在教客語方面的課程,可是回家以後,如果家長或是家庭裡面沒有再用客語的話,其實也不會再進步。客語文化的傳承時而展露新芽,就像三隻小豬的故事一樣,不堪一擊的茅草屋,我們從中得到了啟示、卻也更常令人感嘆。
【客觀】紀錄片-豐源圳傳奇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30
藉由今天的活動-紀念豐源圳水祭,讓大家了解豐原圳的歷史,並且紀念先人開鑿水圳的心情,也希望客家文化的傳承,就像豐源圳的水一樣,綿延不斷,永久流傳下去;光復後陸陸續續很多客家人搬來這裡,差不多在四十二、三年的時候,連續好幾年都是旱災,加上政府在那時期剛光復,很多工作正在整理,只好民眾自己開挖水圳,在過四十四年六月初六祭拜後第三天就正式開工,主持開發的鄉長採用分攤方式,按照田地的大小來分配開發,但那時候民間生活已過不下去、卻還要挖水圳,在這個工程背後有著非常艱難的一段故事。對瑞隆、瑞源、瑞和三個村來說,這條圳完全是農家人的命脈,豐川圳的水是從中央山脈、新武呂溪下來的支流,而且都沒有汙染,所以讓水圳完工之後,稻穀一年一年增多,並且利用豐源圳的水力發動開碾米廠,但是七、八十年代轉變非常大,一轉變老式碾米廠就落後了,到現在沒有半家。然而,最近這幾年開始種植有機米,目前在鹿野鄉種植的稻米都是用豐源圳的水灌溉,而且所生產的有機米在國際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在台灣、台東鹿野也有那麼好的米!現在要做的是:配合生態方面、傳承客家文化,再造計畫,好山好水豐源圳,好好保存萬萬年。
【客觀】紀錄片-後生,here we are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55

導演參加了寶島客家電台辦的夏令營活動,在那次的活動中,認識了三個還在大學唸書的年輕人,並鏡頭記錄這三位有趣的年輕人與客家之間的關連。住在新竹湖口,在客家庄長大的王品凡,認為所謂的客家特色,就像是生活周遭最自然的氛圍,上了研究所後,因為想接近他喜歡的女孩子,到寶島客家電台當義工,在跟電台長輩的談話中,驚訝客家文化是非常有趣的。「國父孫中山,很少人知道他是客家人;太平天國的洪秀全,也是客家人,那種驚訝讓我覺得,客家文化裡面,應該有很多很好玩的事情。」林志學曾任文化大學客家社(哈客社)的社長,讀國貿系的他發揮所學,用創意經營社團。「哈客的諧音就是『客家』的發音。」他笑說,常常跟社員以及自己的幹部說,成立客家社,主要是給自己一個重新學習客家文化的機會,不必刻意想得太沉重又複雜。王世金從小就愛看客家大戲,他不僅是看戲而已,考上大學以後,還加入戲班,參加演出。「從戲劇裡面,體會很多人生的道理,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演到幾歲,或許將來去當客家鄉土教材的老師,現在的經驗就會是很好的教材。」從三位年輕人的想法中不難發現,他們會用生活與興趣的方式,表達自己對客家文化的關心,客家文化對這些年輕人來說,其實不是那麼沉重的負擔,他們分別站在不同的角度,充分發揮自己的創意和能力,在客家文化中找到自己生命的定位。

【客觀】紀錄片-舞台.人生
著作者:懷寧傳播公司 片長:00:47:45
劉惠月是台中東勢的客家人,屆齡四十歲的她,不只是客家電台的廣播人、客家文化戲曲的演員,也是一位作麵師傅。「剛開始參加戲劇研習班,只因為覺得自己是客家人,想要學些客家話,唱些客家的歌謠。」她接觸後才發現,客家戲不是很單純地就會唱歌而已,也要學會客家戲的身段;原本個性比較安靜的她,在研習班逐漸克服自己的障礙,還練出純熟的戲劇技巧;她說,只要敢面對大眾,無形中會增加自己的自信心:「在舞台上得到的掌聲越多,台下就要付出更多的精神;舞台上一秒鐘的精采,是台下排練上百遍的成果。」此外,她也兼任客家廣播電台主持人的工作,談到第一次的工作經驗,她說當時很緊張,不知道要說什麼,所以手一直在發抖;前幾次還會把要說的話,都寫在紙上記下,直到現在熟悉了環境,還會覺得一個小時的節目過的太快了!幾乎將大半歲月都奉獻給客家文化的她,也不免談到傳承的重要性:「我現在要四十歲了,未來會五十歲、六十歲…,現在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越來越多,我希望這些年輕人能走出來,不管客家話講得好不好,或者有沒有客家文化的概念;我希望可以慢慢退到幕後,幕前盡量讓年輕人走,我們在後面扶持他。」舞台上動人的演出,就像是台灣文化一站站的串連,舞台下的劉惠月,用生命一分一秒的串連她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感情。
熱門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