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系統訊息

客人!歡迎光臨-第10集
著作者:三立電視台
片長:00:46:29

黑皮哥哥張善為從小就相當頑皮,兒時由阿婆一手帶大,張善為還記得阿婆帶著他到苗栗玉清宮當關聖帝君的契孫,希望關聖帝君可以協助管教。張善為很早就打算當藝人,曾在廁所練唱自己錄製DEMO帶,再一一寄給唱片公司,原以為全部都會石沉大海,後來卻收到模特兒公司的通知,對方告知可以幫他出唱片,但需要家裡協助出資,家中阿婆和父母為達成他出片的心願,籌資200萬幫他圓夢。日後,終於有個幫救國團代言歌曲的機會,代言結束後卻苦無通告,父親曾委婉地傳達可以幫他安排工作,張善為得知此事,更是鐵了心一定要在演藝圈發光發熱,苦求小虎隊經紀人苗姐簽下他,苗姐不停潑他冷水要他別再作夢。隨著張善為的堅持與努力,慢慢的從YOYO台的黑皮哥哥,麻辣鮮師的蝌蚪一角,和王仁甫搭檔主持完全娛樂,兩人一路從收視最低到坐穩娛樂新聞收視冠軍寶座。張善為的演藝之路,家人從懷疑到支持,到引以為傲。

facebook
第1頁 第2頁
相關影片
世紀的寶貝 第9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15

有人說秀滿阿姨是客家戲曲界的楊麗花,扮相美身段佳,唱腔更是扣人心弦令人傾倒。今年七十一歲的她,在極盛時期,還曾在戲台上被台下喝彩聲中打賞的金牌打到,可見極受歡迎與喜愛。 秀滿阿姨,在1938年生於苗栗客家,她的母親,人稱阿玉旦,據說是當年紅透客庄無人不知的戲旦,可以說50歲以上的客家人,都聽她的戲長大的。秀滿阿姨說,母親的時代是沒有電視的,「我媽媽不是在電視上紅的喔!她是硬做到讓全省的人都認定」。阿玉旦有多紅呢?漫畫家劉興欽先生說過「阿玉旦勾了我的魂」。 10歲的秀滿姨盯著媽媽化粧可以看個十幾二十分鐘,她說:「11歲我就開始學打扮了,我小時候很有趣,我媽媽要是做苦旦,我就坐在旁邊一直哭,她要是做三八的,我就一直笑一直給她拍手,我跟媽媽去劇團,我就迷住要演戲,我就不回家不讀書。」跟媽媽很黏很親的的她,枕著我媽媽的手枕到20歲,每晚母女倆無話不談,「教我如何做人,出台怎麼演,三八的要怎麼演,苦的要怎麼演,一出台要笑,觀眾是買你的笑,演戲時打扮的美美的,像一個人偶,台下不要一直給人看到,才會高尚,她就會教這個道理。」 跟著一位嚴格的母親學戲並不輕鬆,台上唸錯了,媽媽在台上眼睛一瞪,下來就打了。有次忘詞了,一下台就被媽媽打一頓。不過秀滿的這一生,就被媽媽打過這一次。因為打過一次後,就無比認真到現在七十幾歲。這樣嚴教之下,秀滿取代了媽媽的角色,美麗的扮相吸引相當多的粉絲,在工廠上班的小姐,下了班洗了澡就看戲,戲看完了大伙也不離開,留在戲班睡覺,第二天再到工廠上班。 有一年母女在美濃演出那次,母親中風倒下,從此22歲的秀滿便撐起養一個家的責任。年輕的秀滿每回演完戲,就在蚊帳裡偷哭,心裡想著最好的媽媽生病,怎麼辦?哭一哭之後又一上台,這情形一直到媽媽走逝。秀滿阿姨回憶說「我媽媽生病後就沒人看戲了,到我26歲時還演內台」。當戲院開始播放電影時,戲院就不再請戲班來演戲了,沒落的戲班就開始做野台戲,所謂在室內空間演戲的內台戲就消失了。 秀滿阿姨28歲時曾在新竹台聲廣播電台主持演唱客家採茶戲節目,因導演黃天敏編排之戲以生角戲居多,聲音低沈的秀滿,開始改唱生角。31歲,秀滿姨開始改演小生,從小旦演到小生,從女人演到男人,不論是戲路、唱法、身段全部都不同,從旦到生,從嬌豔柔媚到英挺俊俏,下過一番功夫的她,在家裡的客廳突然站了起來,作勢幾個身段給我們看,哇,一身居家素顏下,仍英氣逼人,風采攝目啊! 1976年,38歲的她感到客家戲日益沒落,離開電台、戲曲界。 1986年,秀滿阿姨再度應採茶戲同業邀請復出演出。此後戲路日廣,遂向新竹「金龍歌劇團」、「永興歌劇團」租班演出,開始經營戲班。1992年,正式成立「黃秀滿歌劇團」迄今,以客家採茶戲為主要演出,活動區域多於桃、竹、苗三縣客家庄。 有次秀滿姨拿出一個皮箱,裡頭裝滿了媽媽的稿子,她說「我媽媽留下來就是這個,老闆教她的,寫給她的,她就傳給我!」秀滿姨的一生,可說是母親意志的延伸啊!

世紀的寶貝 第7集
著作者:客家電視台 片長:00:48:30

有人說丑角最高的境界是一站上台還沒做什麼,台下就開始笑了起來。 據說曾先枝先生,就是這樣的大角兒。 曾先枝,與他相熟的的人都稱他為阿枝叔或是曾老師。1932年在桃園龍潭出生。11歲那年,媽媽帶著他回娘家看舅舅演戲,下戲後媽媽跟舅舅說,不如這孩子就留下來跟著你…。戲,就這般地與阿枝叔結下緣份。 21歲的阿枝叔,進入竹東「竹勝園」戲班,擅演採茶戲丑角,結識妻子賴海銀女士,賴海銀,屏東內埔人,原本只是愛看戲,阿枝叔到內埔演戲時,透過介紹,兩人就訂婚結為夫妻,並回到舅舅的勝春園,在北部的客家庄巡迴演出。海銀阿姨就跟著先生邊跑江湖邊學戲,直到後來也能與阿枝叔併肩演戲。海銀阿姨回憶過去跟著戲班到各處演內台戲時,說「在戲園演戲的時候我們都起得很晚,什麼都不用做,只有洗臉才會碰到水,手啊不碰濕的,三餐吃飯都有人煮好,晚上又有點心準備好,吃飽把碗筷收進去,就有人會洗好,我們也都不用動,只知道時間到了,要演戲了就上台,下戲了,臉擦一擦,洗個澡就睡覺了…」。 曾先枝、賴海銀夫婦生有六個女兒一個兒子,因為到處演戲,每個孩子的出生地都不一樣,海銀阿姨依稀還記得老大在大湖出生、兒子在湖口戲園…但講到後頭就幾乎有些遺忘了,體貼的阿枝叔也提到,每逢海銀阿姨生孩子,他就每天一早就煮好燒酒雞放到床頭,晚上回來又洗衣服…。回憶起這些年輕的往事,兩人都洋溢著喜悅,那是一種同心的味道。 第二個孩子出生,為賺更多錢,這對夫妻也開始走江湖唱山歌賣膏藥。最小的么女夷敏是唯一跟過父母跑江湖的孩子,她表示孩提時對家的印象是黑黑的,因為家裡養了各式各樣的各種動物,這些動物都是爸媽在撮把戲時,一起表演的絕佳配角,三歲的她也要上台,一條蛇就圍在她的脖子上,以招來更多買膏藥的人群。 阿枝叔也曾與人合組「小美園」戲班,並為應付當時一年一屆的地方戲曲比賽,開始自力編寫劇本,歷經幾屆後,對於三腳採茶小戲與客家大戲而言,他已然成為一位能夠自編自導自演的客家戲曲老師。1987年又在鄭榮興教授的盛情邀約下,曾先枝加入「榮興客家採茶劇團」擔任導演及丑角演出,獲第四屆客家戲劇比賽的最佳導演獎。也曾在台灣戲劇專科學校及台北市社教館延平分館客家戲劇班從事教學的工作。 擔任丑角半世紀,台上娛樂觀眾,台下的他卻是非常嚴肅的父親。已中風三年餘的他,目前仍努力不輟的寫著劇本,海銀阿姨說他常常晚上已經躺在床上了,但一想起劇情,即使身體不怎麼方便,仍然興沖沖的一階一階慢慢下樓到書桌前,繼續未完成的劇本…。 阿枝叔寫了一手好字,努力的背影就如他對自己的期許:身段學的來,就上台表演,身段學不來,就一輩子跑龍套。

熱門排行榜